與此同時 ,Omdia 認為 ,HERE 仍然處於自動駕駛汽車市場地圖服務能力的前沿,該領域有望提供巨大的收入機會。本文審視瞭 HERE 最近贏得 Lyft 業務的勝利,以及 HERE 如何獲得簡單的現金收益以外的更多價值。

逃離諾基亞平臺

很少有公司能夠像 HERE 那樣進行自我轉型。最初該公司名為 Navteq, 專門提供車載地圖/導航和便攜式導航服務 。2007 年 ,Navteq 被諾基亞以 81 億美元收購,當時,諾基亞認為智能手機將迎來定位服務的新時代。諾基亞關於位置服務的預測是正確的,但其手機業務卻因糟糕的操作系統和相對iOS/Android 顯得非常薄弱的應用生態系統而受到重創。

由於資產大量流失,品牌資產陷入困境,諾基亞在 2015 年以僅 31 億美元的價格將其地圖業務部門(更名為 HERE) 剝離給瞭德國汽車廠商奧迪、寶馬和戴姆勒。隨後 ,HERE 實現瞭所有權多元化,獲得瞭來自芯片供應商英特爾,一級供應商博世 、Continental 和 Pioneer, 電信運營商NTT和三菱等其他 OEM 的投資占股 ,HERE 現在更能代表互聯汽車價值鏈。

盡管通過不同的所有者進行瞭過渡轉型,並增加瞭新的股東,但 HERE 出人意料地保持瞭敏捷性 。HERE 並沒有滿足於僅成為一傢領先的地圖服務提供商——該領域過去曾經由 Navteq 和 TomTom 兩傢公司壟斷,但現在面臨著來自蘋果、Google 、MapBox、微軟、Telenav 等公司的激烈競爭——而是擴大瞭自己的雄心壯志。雖然它在地圖服務和導航方面的核心競爭力仍然很強,但 HERE 已經采取瞭進一步措施,以繪制具有更細粒度的高清地圖,例如道路高度變化和彎曲程度以及實時的交通和事故信息 。HERE 還擁有以其他公司很少能做到的方式進行數據收集、保存和分析的能力 。HERE 是 ERTICO 的 SENSORIS 項目的發起者之一,該項目意在將不同的汽車診斷故障代碼 (DTC) 轉換為所有 OEM 都能理解的代碼,這可能對自動自動駕駛至關重要。此外 ,HERE 還宣稱自身是一個一流的數據交換平臺 ,OEM、 市政當局和其他利益相關者可以在這裡進行數據交換。

叫車服務公司的野心變得更加溫和

美國叫車服務市場由優步(最大的一傢)和 Lyft 兩傢公司主導,這兩傢公司(和其他公司)都提相鄰的外賣平臺服務。定位導航平臺對於叫車服務公司來說至關重要,不僅可以用於司機導航,還可以為乘客提供實時的上下車時間估算。雖然兩傢公司都獲得瞭獨角獸企業地位,但最近也都面臨一系列挑戰,其中包括高昂的獲客成本、法律糾紛和因新冠疫情而導致的乘客需求急劇下降。

地圖服務一直是優步和 Lyft 需要通過合作關系來填補的空白 。2015 年,優步收購瞭 DeCarta 及其地圖服務資產,但從收購中獲得的唯一可確認的價值似乎是人員力量,因為優步和 Lyft 一樣,都依賴於Google地圖。

在最近的困境之前,兩傢公司都渴望在自動駕駛領域展開競爭。然而,兩傢公司似乎都對這些野心進行瞭妥協,優步於 2020 年 12 月將其自動駕駛部門出售給瞭自動駕駛初創公司 Aurora,Lyft 則在 2021 年 6 月將其自動駕駛部門出售給瞭豐田。

HERE 將把握賺錢機會

毫無疑問,從長期來看 ,HERE 最賺錢的機會在於成為自動駕駛軟件堆棧的一個組成部分,以及這些系統所需的頻繁地圖更新 。HERE 不太可能將目光從這一大好機會上移開,其多元化的所有權結構以及產品質量有望帶來未來的成功。

不過,在此期間 ,HERE 將在多個領域探索收入機會。最近的例子就是上述與 Lyft 的合作夥伴關系,在這筆交易中 ,HERE 取代瞭Google地圖和 WAZE( 一些司機選擇使用)。根據協議 ,Lyft 選擇 HERE 作為其主要的搜索和地點提供商 ,Lyft 在美國和加拿大的所有請求現在都使用 HERE 地理編碼和搜索服務,並且 Lyft 將利用 HERE 的實時道路封閉數據來提供更準確的預計到達時間 (ETA) 計算。

Omdia 服務提供商物聯網戰略高級分析師 John Canali 與 Omdia 物聯網服務與技術首席分析師 Sam Lucero 指出,對 Lyft 來說,從Google轉向 HERE 解決方案的轉變可能是一個產品差異化因素,但許多消費者甚至不太可能知道 Lyft 的導航、地圖和搜索已經發生瞭改變。相反,這一決定更有可能是基於成本和經濟因素。

Lyft 在 2021 年第一季度的收入僅為 6.09 億美元,而 2020 年第一季度收入則為 9.56 億美元。盡管新冠疫情明顯影響瞭收入目標,但 Lyft 要想在 2021 年第三季度實現盈利目標,可能需要削減成本 。Lyft 在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公開文件中並沒有特別提到Google地圖和導航資產的授權許可成本,但優步在 2019 年披露,該公司 2016-2018 年期間在Google地圖服務上花費瞭 5800 萬美元。鑒於 Lyft 的規模比優步小得多(彭博社數據顯示 ,Lyft 在美國的市場份額為 32%, 而優步為 68%), 可以推斷 Lyft 支付給Google的費用要少得多,特別是考慮到其地理覆蓋范圍要更小。

物聯網回報超出金錢

如上所述,與 Lyft 業務合作的競爭可能對價格很敏感。對於 HERE 而言,可以獲取來自 Lyft 司機和乘客的數據很有可能比這筆交易的現金收益(未披露金額)更重要。

雖然幾乎可以肯定的是 ,HERE 不會用創建高清地圖所需的硬件改造 Lyft 的車輛,因為車隊經常變動,硬件極其昂貴,協調地圖覆蓋也將非常困難。並且,司機和乘客可能保持完全匿名。盡管如此 ,HERE 仍然可以提取有關交通模式的寶貴數據,並瞭解客戶出發和到達目的地的時間和地點。這些數據可以與天氣、施工計劃和其他事件等其他數據集疊加。這些數據不僅可以改善 HERE 的交通服務,還可以為城市和市政規劃者提供極有價值的信息,甚至可以進一步支持在 HERE 數據交換平臺上可用的數據。

這些數據可以幫助 HERE 改善其多模式地圖——這些地圖將火車、公交和汽車旅行聯系在一起。由於提供給 Lyft 司機的基於位置的服務解決方案獨立於車輛本身的內部系統和傳感器,HERE 可能無法提取到有關司機行為的大量信息,所以這不太可能為他們實現自動駕駛的雄心提供信息。

不過 ,Omdia 指出 ,HERE 還是應該慶祝這次業務合作的勝利。即使利潤微薄 ,HERE 還是與北美地區的一傢重要的交通出行服務公司展開瞭合作。該公司已經證明瞭自己是一個主要的創新者,所以未來的公告可能會證明這筆交易的真正價值。

【註 :Omdia 由 Informa Tech 的研究部門 (Ovum、Heavy Reading 和 Tractica) 與收購的 IHS Markit 技術研究部門合並而成,是一傢全球領先的技術研究機構。】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