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萬洲國際公佈瞭一則罷免公告,將52歲的接班人萬洪建變成“廢太子”。公告稱萬洪建近期對公司的財物作出不當的攻擊行為,被免去董事等職務,即時生效。

8月17日深夜,萬洪建撰文《萬洪建:我眼中的父親和萬隆》披露萬隆和雙匯大量“內幕”。

萬洪建在文中稱,今年2月26日,萬隆攜萬洲國際CFO郭麗軍一起簽發“關於調整美國六分體價格建議”,不理會國內雙匯管理人員的強烈反對,繼續大量進口美國六分體,2月底進口六分體的市場平均價格隻有21500元,他們卻強行將美國產品進口結算價格從21000元/噸大幅提高到25800元/噸,進口量接近10萬噸。

這批從美國史密斯出口到中國的(豬肉)六分體,給中國雙匯造成的損失多達8億人民幣以上。他認為,這樣的關聯交易明顯違規,且事涉大股東利益輸送,“如今,這些昂貴的凍肉正躺在雙匯的倉庫裡,成為雙匯的巨大潛虧。

萬洪建認為,“從2007年過瞭15年,這筆巨額收入至今沒有申報,至今沒有納稅”,並猜測,萬隆前秘書楊摯君的股票得以在港交所全流通,“楊摯君手裡可能有萬隆私下收受上述2億美元的證據,才迫使萬老板不得不向楊摯君屈服”。

萬洪建的上述說法是否屬實,事實真相又究竟如何?對此,萬洲國際澄清稱萬洪建的指控不真實且具有誤導性。

二級市場上,截至發稿,萬洲國際跌幅超10%。總市值887億港元。

萬洪建訴父親四宗罪:

1、以收購史密斯菲爾德成功為借口,萬隆聯同自己秘書自我獎勵50多億港幣,再把原來承諾授予管理團隊的3.5億股萬洲獎勵股票,在2017年,也全部抓入他一個人的口袋。

2、今年2月26日,萬隆攜攜萬洲國際CFO郭麗軍一起簽發“關於調整美國六分體價格建議”,不理會國內雙匯管理人員的強烈反對,繼續大量進口美國六分體,2月底進口六分體的市場平均價格隻有21500元,他們卻強行將美國產品進口結算價格從21000元/噸大幅提高到25800元/噸,進口量接近10萬噸。這批從美國史密斯出口到中國的(豬肉)六分體,給中國雙匯造成的損失多達8億人民幣以上。

他認為,這樣的關聯交易明顯違規,且事涉大股東利益輸送,“如今,這些昂貴的凍肉正躺在雙匯的倉庫裡,成為雙匯的巨大潛虧,大把鈔票,又從太平洋上空飄到瞭美利堅合眾國”。

3、2007年,雙匯的國企改制進入尾聲,參與國企改制的鼎暉公司不知何故,私下無償授予萬隆5%的雙匯股份,由於雙方無法或不願公開此項交易,於是這5%的股份就直接轉賣給瞭香港一傢公司,而萬隆先生私下獲得瞭2億美元的對價款項存放在香港DBS銀行。2007年已經過瞭15年,這筆巨額收入至今沒有申報,至今沒有納稅。

萬洪建猜測,萬隆前秘書楊摯君的股票得以在港交所全流通,“楊摯君手裡可能有萬隆私下收受上述2億美元的證據,才迫使萬老板不得不向楊摯君屈服”。

4、萬洪建還指出父親萬隆和沈瑞芳姘居時間近20年,卻無情地把母親一個人孤零零拋棄在漯河,也不允許別人把她接到香港。

受此消息影響,萬洲國際應聲下跌。截至發稿時,萬洲國際跌逾10%。

8月18日,萬洲國際發佈澄清公告稱,已經註意到近期本公司股票價格下降和成交量增加,及也註意到若幹媒體報道有關萬洪建對本集團提出的指控。

董事會謹此澄清,指控不真實且具有誤導性。本公司保留向萬洪建或對指控需負責的人士采取法律行動的權利。董事會願就本公告的準確性共同及個別承擔責任。

另據媒體報道,記者聯系萬洪建,確認這篇炮轟文章正是出自其手,是有感而發,萬洪建認為自始至終自己都留有餘地,但父親萬隆並不懂。

這種人品恐怕已經不適合擔任上市公司的職位;我不希望他觸犯法律,但德不配位,就有餘殃瞭。”萬洪建說。

6月17日,萬洲國際公告,宣佈免去萬洪建執行董事、副主席兼副總裁職務。公告稱由於萬洪建近期對本公司的財物作出不當的攻擊行為,使本公司認為他無法履行其作為董事的才能、審慎及勤勉行事的職責。

因此,萬先生作為執行董事、董事會副主席、公司環境、社會及管治委員會及公司食品安全委員會成員以及集團副總裁的職位已被免去,自2021年6月17日起即時生效。

萬洲國際現在是全球最大的豬肉企業,目前主營業務分為肉制品和豬肉兩大板塊。其前身為萬隆創立的雙匯,2013年,雙匯收購美國史密斯菲爾德後在香港上市,成為今天的萬洲國際。

公開資料顯示,雙匯集團是中國最大的肉類加工基地,農業產業化國傢重點龍頭企業,總部在中國河南省漯河市。

1984年,萬隆當選漯河肉聯廠廠長,當年即盈利,結束瞭26年的虧損歷史。

為維持企業運轉,萬隆帶領職工們殺豬、宰雞、宰牛、宰兔、宰乳豬,從資不抵債的小肉聯廠,到全球規模最大的豬肉加工企業。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