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不怕啊,就算信用卡不夠,還可以刷花唄、借唄。”這是華爾街英語課程銷售的慣用話術。課程費用高昂,推薦貸款已成華爾街英語銷售顧問必備售課流程。

多名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的學員表示,前期申請培訓貸或各類分期貸款繳足瞭學費,如今突遭變故,預繳學費難以要回。

“7月25日,剛用信用卡交瞭2萬元學費,不到半個月華爾街英語倒閉瞭,課程還沒生效,8月開始還要月供5000多元還貸款。”8月13日,一名廣州學員秦然(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各地華學街英語學員自發組織登記貸款金額。時代周報記者瞭解到,截至8月14日12時,6000多名學員參與登記。其中,52%的學員通過銀行或金融平臺貸款方式支付學費,合同金額超過4.8億元。

貸款續費“連環局”

秦然自稱是被華爾街英語套路得最深的人之一,和最初主動報名不同,後期續費都由銷售顧問積極推薦。

2013年,秦然花費5.5萬元報名華爾街英語。因工作繁忙,直到課程過期,她上課次數屈指可數。

2019年,銷售顧問再次聯系秦然,並提出延期方案:隻需再繳納2.8萬元,就能重新激活此前過期未完成的學習時間,秦然接納瞭這一建議。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突來,秦然不得不轉入線上學習,效果卻並不理想,學習進度再次中斷。今年7月,銷售顧問再度帶著方案找上門,建議秦然將普通課程升級為線上VIP課程。

時代周報記者瞭解到,普通課程成員是8—12個人,VIP課程則是2個人,且由外教授課;VVIP課程則是一對一授課,疫情期間甚至能享受外教上門教學服務。價格和服務呈正相關,VIP以上的課程價格一般超過10萬元。

銷售顧問解釋,“相當以課程時長換取折扣。VIP課程費用需十幾萬元,現在隻需再交一筆錢就能滿足升級條件。雖然課時縮短,還得追繳一筆資金,但是VIP人數少,效果絕對事半功倍。”

秦然再次被說動,決定升級課程。7月15日,秦然現場簽約,花費44800元將課程升級為線上一對一。

套路依然沒有停止。疫情緩解後,銷售顧問再一次鼓動秦然:“再交20700元,就能把線上換成線下VVIP課。”

7月25日,秦然思考再三決定再交20700元,將課程升級,不想兩周之後就傳來華爾街英語破產的消息。

8月13日,秦然告訴時代周報記者,“7月這兩次課程都是信用卡透支購買的。”

秦然提供的資料顯示,為繳足學費,在華爾街英語協助下,她在2013年和2019年分別在兩傢知名消費金融公司貸款,金額分別為1.5萬元、3萬元。


(上:招聯金融貸款合同下:北銀消金貸款合同)
(上:招聯金融貸款合同下:北銀消金貸款合同)

值得註意的是,無論廣州還是北京的華爾街英語續學合同都載明:乙方本人“完全明白此續學合同享受特價,不得退款,不得轉讓”的條例。

違規為在校生“搭橋”辦信用卡

在華爾街英語的協助下,部分沒有還款能力的在校生也能成功辦理信用卡用於購課。

2020年11月,向陽(花名)報名北京西環廣場中心的華爾街英語試聽課程。課程高達15000元,而自己每月生活費僅2000多元。對此,向陽明確向銷售人員表示,自己還在學校讀書,沒有還款能力,而且父母和朋友並不支持貸款報班。

“為什麼朋友不支持你報班,因為他們不希望你得到學習的機會,你一定要學會為自己投資”,銷售顧問抓住向陽對想提升英語的心態,勸說她“把握機會為自己投資”,並推薦花唄、借唄、信用卡等形式辦理貸款購課。

據業內人士透露,華爾街英語的銷售顧問一套專業話術,公司會培訓課程銷售按照個人情況“對癥下藥”,通過制造焦慮,貶低個人英語水平以及誇大課程的“功效”等話術激發對方的報班訴求。

向陽回憶,銷售顧問推薦她辦理某銀行信用卡買課,並表示“貸款利率比其他平臺要低得多”,最後,在她沒有提供收入證明等資料情況下直接辦理信用卡。

向陽提供的銀行分期訂單截圖顯示,課程總還款額為15264元,分12期,每期手續費為0.5%。

“現在每個月要支付近1300元的信用卡分期貸款,為瞭學好英語,每個月生活費隻剩1000元出頭,也不敢跟父母說。現在機構破產,剩下9個月課程可能泡湯,也不知道能否退費。”凌晨一點,向陽的聲音帶著哽咽向時代周報記者訴說。

值得註意的是,向陽並不是個案,她表示北京西城區有不少在校生都存在類似情況。

時代周報記者翻閱黑貓投訴平臺發現,多名消費者對華爾街英語發起集體投訴,比如在隱瞞合同相關內容的情況下,誘導沒有穩定收入的學生進行大額貸款,承諾退費而資金卻一直無法到賬等等。

早在2009年,原銀監會印發《關於進一步規范信用卡業務的通知》,督促和指導銀行業金融機構進一步加強信用卡各業務環節的操作規范和風險管理,強調信用卡申請人應擁有固定工作,或穩定的收入來源,或提供可靠的還款保障。

今年3月17日,銀保監會等五部委聯合印發《關於進一步規范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確小額貸款公司不得向大學生發放互聯網消費貸款,明確未經監管部門批準設立的機構一律不得為大學生提供信貸服務。

維權才剛開始

一邊是培訓機構退費路漫漫,另一邊學員還要繼續償還貸款。

8月14日,廣東萊恩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付宇超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學員和培訓機構的法律關系,以及學員和貸款機構法律關系不可混為一談。學員需要先把貸款還給貸款機構,再從培訓機構處申請退還學費。”

在培訓機構無法繼續提供服務、又存在破產風險的背景下,付宇超建議,“當事人需要趕在培訓機構正式破產之前,向培訓機構發函要求退還學費,或者向法院提起訴訟,方有利於維護自身權益。”

時代周報記者在國傢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搜索“華爾街英語培訓中心”發現,自今年5月起,4傢分公司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35傢華爾街英語培訓中心的分公司因隸屬(派出)企業終止、決議解散、因公司合並或分立等原因已被註銷。

8月13日,時代周報記者發現,華爾街英語位於廣州天河體育西路門店已人去樓空,門上貼著由天河區市監局8月14日發佈的《詢問通知書》,要求公司負責人8月16日上午10點到天河南市場監察所說明學員退費糾紛事宜。

與華爾街英語類似,在2019年韋博英語事件中,多傢提供學員貸款服務的銀行提供凍結客戶分期,暫緩上征信的服務。時隔一年,雖然部分韋博英語學員最終贏得訴訟,但韋博英語無資產可供執行,學費問題依然沒有得到解決。一旦華爾街英語資金鏈徹底斷裂,申請破產,不排除將來出現同樣情況。截至時代周報發稿,華爾街英語官方仍未正面回應公司倒閉、門店關閉、學員退費等事。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