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起源的律師在另一份文件中表示,藍色起源上周五向美國聯邦索賠法院提起的訴訟被保護令掩蓋,但被描述為對“NASA在月球競賽期間提交的提案的非法和不當評估”的挑戰。

藍色起源是三傢競爭公司之一,它們都在爭奪NASA自1972年以來首批宇航員登陸月球的合同。今年4月,NASA擱置瞭該公司59億美元的Blue Moon著陸系統計劃,轉而接受瞭SpaceX公司29億美元的Starship計劃,在表示可能選擇兩傢公司後隻選擇瞭一傢公司參與該項目。根據聯邦政府的數據,SpaceX已經從NASA獲得瞭4.39億美元用於啟動其工作。

藍色起源的一名發言人稱這起訴訟是“試圖彌補NASA人類著陸系統在收購過程中發現的缺陷”,另外他還補充稱–“我們堅信,這次采購及其結果中發現的問題必須得到解決,從而恢復公平、創造競爭並確保美國安全重返月球。”

NASA發言人Monica Witt在談到藍色起源的訴訟時表示,NASA官員目前正在審查案件的細節。當被問及這起訴訟以及法院可能暫停SpaceX合同的裁決將如何影響Artemis項目時,Witt回應稱:“該機構將盡快提供最新的進展以便在Artemis項目下盡快、安全地重返月球。”

NASA決定隻挑選SpaceX,這讓人感到意外。此前,NASA曾表示將挑選“兩傢公司”並效仿其商業乘員計劃(Commercial Crew Program)的先例。在CPP中,SpaceX和波音分別建造瞭航天器,以防其中一傢公司落後來作為冗餘。這一策略被證明是有用的,因為波音的Starliner太空艙似乎受到瞭技術上的阻礙,其比SpaceX落後瞭近兩年。但NASA表示,由於其Artemis Moon項目,自1972年以來,它被迫隻挑選一傢公司來建造首個人類月球著陸器,因為國會為該計劃提供的資金約是NASA要求的四分之一。

盡管如此,藍色起源還是在今年4月向政府問責局(GAO)提出瞭抗議,當時距離SpaceX的合同宣佈還不到兩周,他們認為NASA在得知沒有足夠的資金來支付兩份單獨的合同時應該取消或更改該項目的條款。另外它還稱,NASA在授予該合同之前對SpaceX的提議條款進行瞭不公平的談判,其沒有給藍色起源和Dynetics同樣的機會。GAO在7月下旬駁回瞭這些論點,並認為NASA的決定是公平合法的。

在GAO裁決此案期間,這種抗議阻止瞭SpaceX在95天內開始合同。現在在聯邦索賠法庭,藍色起源的最新挑戰可能會引發另一次延遲。據一位熟悉通知的人士透露,該公司上周向法院發出瞭訴訟即將到來的警告,另外還向法官表示,在案件審理期間,它將尋求法院下令暫停跟SpaceX的合同。如果法官同意藍色起源的請求,那麼SpaceX合同的暫停可能會持續更長時間,此外還會對NASA的Artemis項目的時間表造成進一步影響。

nasa1.png

藍色起源將其藍色月球著陸器跟包括諾斯羅普·格魯曼和洛克希德·馬丁在內的航天承包商組成的“國傢團隊”進行合作,這表明這些公司的技術專長將彌補藍色起源有限的航天經驗。該公司已經發射和著陸瞭約16次可重復使用的亞軌道太空旅遊火箭New Shepard,第一次載人飛行則剛在上月完成–創始人貝佐斯及其他3人都在其中。貝索斯表示,New Shepard的工程經驗將有助於指導藍色起源公司的登月計劃。

在政府問責局(GAO)的抗議失敗後,藍色起源公開通過發表聲明和措辭尖銳的白皮書來表達自己的不滿。在白皮書中,藍色起源提出瞭另一場法律戰的可能性並攻擊SpaceX的Starship系統效率低下。“我們堅信,NASA的決定存在根本性問題,”該公司在GAO裁決後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但GAO由於管轄權有限,未能解決這些問題。”藍色起源在其網站上發佈的一張信息圖表中還直接將目標瞄向瞭SpaceX的Starship系統,稱“Starrship在月球上著陸的技術、發展和操作數量是前所未有的。”有人批評SpaceX的提議過於復雜,指出其每次登月需要發射16艘星際飛船。

nasa2.png

據GAO披露稱,根據向NASA提出的方案,SpaceX的火箭系統將需要幾次發射一艘油輪版的Starship,該飛船將通過漂浮在地球軌道上的一些專有燃料倉庫在長途旅行到月球表面之前向一艘月球著陸器版的Starship提供燃料。馬斯克曾在Twitter上回應藍色起源的批評時辯護稱–“16次飛行是極不可能的”,一艘Starship在月球著陸“最多需要8次”。

nasas3-2.png

“然而即使有16次飛行與對接也不是問題。SpaceX在2021年上半年進行瞭超16次軌道飛行,並跟空間站對接超過20次。”然後,在另一條推文上,馬斯克向藍色起源拋出瞭一些尖刻的評論:“但遺憾的是,即使聖誕老人突然讓他們的硬件變成免費的,你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取消它。”

nasa3-1.png

據悉,藍色起源的下一步行動是對SpaceX的Starship計劃發起質疑並從該機構那裡撬取一部分登月資金,起訴NASA似乎是很自然的。但這些正式投訴跟該公司創始人貝佐斯曾經發表的言論形成瞭鮮明對比。

在2019年的一次爐邊談話中,貝佐斯特別抱怨瞭投標抗議和訴訟對NASA登月努力的阻礙,他將今天官僚主義嚴重的政府合同跟60年代和70年代使阿波羅登月成為可能的更快、更精簡的合同文化進行瞭比較。“今天,會有三場抗議,並且輸傢會起訴聯邦政府,因為他們沒有贏,”貝佐斯說道。

“放慢速度的是采購。它已經成為比技術更大的瓶頸,”他補充道,“我知道,對於NASA所有善意的人來說,這是令人沮喪的。”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