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60年代,富有遠見的建築師約娜·弗裡德曼設想瞭“空間城市”(Ville Spatiale)的概念,這是一座建在支柱上的城市,可以“凌駕於”現有城市之上。大約在同一時間,頗具影響力的英國前衛建築團體建築電訊學派設計瞭所謂的“插件城市”(Plug-In City),這是一個由計算機控制、具有可移動單元的大型城市建築,具有極強的適應性。就在今年,富於思索性的建築師兼電影導演Liam Young提出瞭“星球之城”(Planet City)的概念。在這個設想中,地球上所有的人口都可以生活在一個東京大小的高密度城市裡,將地球上其他的地方都留給野生動物活動。

讓我們把目光放遠一些,未來最有前景的城市模式或許不在陸地上,而是在水面上。在水上建造“漂浮城市”——擁有現代化設施和商業配套的房地產——長期以來一直就是建築師們的烏托邦夢想。20世紀60年代,美國建築師巴克敏斯特·富勒提出瞭在東京灣建造一座漂浮城市的提議,最終未能實現;1999年,企業傢拉紮勒斯·朗提出,希望在無人聲稱的加勒比淺灘上建造一個新的島國。時間來到2020年,據統計,因氣候危機而流離失所的人口已經達到4050萬,而隨著海平面上升持續威脅著沿海城市的未來,到海上生活開始變得沒那麼匪夷所思,而更像是一個有可行性的替代方案。至少,投資設計並準備建造漂浮城市的Oceanix組織的創始人是這麼認為的。

2019年,倡導可持續城市發展的聯合國人居署召開瞭一次由建築師、設計師、學者和企業傢組成的圓桌會議,討論瞭“漂浮城市”作為氣候變化和經濟適用住房解決方案的可行性。該會議由非營利組織Oceanix與麻省理工學院海洋工程中心主辦,主要內容便是介紹瞭“Oceanix城”的概念。

一個1.8公頃的六邊形浮動島嶼可容納300人

一個1.8公頃的六邊形浮動島嶼可容納300人

6個這樣的浮動島嶼可組成一個環形的村落

6個這樣的浮動島嶼可組成一個環形的村落

6個這樣的村落可組成一個容納10800人的小型漂浮城市

6個這樣的村落可組成一個容納10800人的小型漂浮城市

這座抗颶風、零廢物的城市將由6座1.8公頃的六邊形浮動島嶼組成,每個島嶼可容納300人。6座島嶼將形成一個環形的村莊,圍繞著一個避風港。6個這樣的村莊將形成一個擁有10800人口的小型城市。理論上,無論是島嶼、村莊或城市,其數量都可以無限增加。

這座“漂浮城市”效果如同來自科幻小說裡的場景。目前,Oceanix正準備建造一個面積2公頃的漂浮城市樣板,可容納300名居民,地點尚未確定。

一個“Oceanix城”的比例模型即將在美國華盛頓特區史密森尼藝術與工業大樓(AIB)舉行的“未來”展覽中展出,大小為1.68米見方,將用俯瞰視角呈現這個可容納1萬多名居民的未來社區,當你看到這個模型時,就可以開始想象它在你傢後院的景象。

也許是時候開始想象一下瞭。目前,Oceanix組織已經完全由一傢私人風險投資公司提供資金,他們正在為一個可容納300人的城市樣板尋找合適地點,並準備在三年內建成。

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

2013年,一項發表在《自然保護》(Nature Conservation)雜志上的研究證實瞭波利尼西亞人的猜測:法屬波利尼西亞的118個島嶼中,預計約三分之一將在未來60年被上升的海平面淹沒。

如果建造海堤過於昂貴的話,是否應該開始考慮向更高處撤退?對於將人口、建築物和其他資產從易受海平面上升影響的地區轉移的想法,人們的評價褒貶不一。有人認為這種轉移是不可避免的,但另一些人仍然視之為最後的手段。建築設計師希望人類和城市將越過海陸交界,而不是逃向高地。

理論上,無論是島嶼、村莊或城市,其數量都可以無限增加。Oceanix正準備建造的2公頃漂浮城市樣板,就相當於曼哈頓的一個街區,但人口密度隻有其一半多

  理論上,無論是島嶼、村莊或城市,其數量都可以無限增加。Oceanix正準備建造的2公頃漂浮城市樣板,就相當於曼哈頓的一個街區,但人口密度隻有其一半多

2014年,南太平洋的基裡巴斯群島在斐濟的一個島嶼上購買瞭近21平方公裡的土地,這是世界上第一塊為氣候難民購買的土地。2019年,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維多多宣佈瞭將首都從不斷下沉的雅加達遷往婆羅洲的計劃,理由是海平面上升的威脅和雅加達長期的洪水泛濫。

美國特拉華大學災難研究專傢賽德斯在今年6月發表在《科學》(Science)雜志上的一篇論文中指出,有管理的撤退也可以包括向漂浮的基礎設施轉移。賽德斯自詡為一位“大膽的氣候適應的倡導者”,他認為,長期的適應將包括某種形式的有序撤退,比如“建造漂浮的社區或城市”,或者“將道路變成運河,努力與水共存”。

未來城市的復古願景

幾個世紀以來,無論是虛構的還是真實的漂浮城市,都十分吸引人們的想象力。在儒勒·凡爾納於1895年出版的科幻小說《機器島》(Propeller Island)中,一支法國弦樂四重奏樂隊造訪瞭一座設計用於在太平洋水域航行的漂浮城市,即機器島,並隨之進行瞭為期一年的航行。在1995年的科幻電影《未來水世界》(Waterworld)中,生活在後世界末日時代的男主角長出瞭鰓,以適應極地冰蓋融化後,大部分地區都被淹沒在水下的未來世界。在這個世界,人們居住在由廢棄船隻簡陋建造的漂浮社區中,必須為生存而戰。

20世紀60年代初,一位富有的日本開發商委托建築師巴克敏斯特·富勒——曾推廣瞭網格穹頂——在東京灣的水上建造瞭一座“海神城”(Triton City)。這座城市被設計成一系列漂浮的城市街區,與陸地上的東京永久相連,擁有公寓、學校、公園和商店。海神城從未建成,這一概念隨著開發商的去世也隨之消亡,但在世界其他地方,許多規模各異的漂浮城市已然出現。

丹麥建築工作室BIG與Oceanix合作開發這一漂浮城市,看起來就像是科幻小說裡的場景

丹麥建築工作室BIG與Oceanix合作開發這一漂浮城市,看起來就像是科幻小說裡的場景

在文萊的甘榜亞逸(Kampong Ayer,意為“水上村莊”),有超過1.3萬人居住在由木頭搭建的吊腳樓上,整個村莊由近30公裡長的木棧道連接起來。甘榜亞逸是一個有600多年歷史的漂浮聚落。在尼日利亞的拉各斯,貧民區Makoko坐落在已經散發惡臭的環礁湖上方,那裡幾乎沒有電力和幹凈的衛生設施。在秘魯的喀喀湖一側,原住民烏魯斯人已經在多達62座浮動島嶼上生活瞭4000多年。對於像Makoko這樣的社區來說,由於缺乏足夠的基礎設施和經濟適用住房,遷移到水上是迫不得已的選擇。對另一些人來說,這種選擇是政治動蕩導致的結果,歷史上隨著印加帝國的擴張,烏魯斯人被迫撤離到湖中。

在水上生活,無論是在漂浮的建築物上,還是在非常接近水體的岸邊,都可以是地形造就的自然結果。例如,在地勢低窪的丹麥,大約80%的人口生活在沿海城市地區。

2016年,BIG將改造後的集裝箱堆放在哥本哈根港水上平臺,打造瞭別具一格的漂浮學生宿舍。這個被稱為“城市船艙”(Urban Rigger)的社區目前容納瞭大約100名學生,內有綠植庭院、屋頂露臺和水下社區房間。某種程度上,城市船艙就是Oceanix城的前奏,這是“一種對概念的驗證”。由於Oceanix城的規模更加龐大,因此將面臨一系列新的挑戰。

建設漂浮城市的挑戰

當你在做一些涉及漂浮的工作時,你就必須考慮壓艙物和波浪的作用,以及海浪中的能量如何開始影響漂浮的建築結構。

於是,設計師開始研究漂浮的艙體:如何支撐它們?如何連接它們?以及如何保護它們免受海浪的沖擊?最終,他們提出瞭一個設想,就是建設一個旨在促進人工生態系統和循環經濟的模塊化城市。這個設想以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目標為基礎,制訂瞭包含17個要點的藍圖,“為所有人創造更美好、更可持續的未來”。這其中包括瞭Biorock技術,可以用來制造穩固的人工珊瑚礁,讓珊瑚生長。通過與“零廢棄物設計中心”的合作,這個模塊化城市還向以往制造廢棄物的經濟模式發起瞭挑戰。例如,食物垃圾將在社區花園中轉化為能源和堆肥,一次性包裝將取消,污水則在藻類池中處理。

對Oceanix城項目的不情願態度確實存在。Oceanix的計劃一直被指責為“富人的面子工程”,是“應對氣候變化的登月計劃”,對雅加達這樣的城市幾乎沒有任何幫助。據估計,在雅加達,多達500萬人可能需要從這座正在下沉的城市撤離。對Oceanix城的首個選址將證實或消除這些擔憂。

經歷過海平面上升影響的社區可能會是首選,已經建立瞭漂浮社區的地方也在考慮范圍內,因為這些社區可以幫助“推動和支持相關概念”。新加坡是潛在的候選地區之一,因為“這是一個資源有限的國傢”。通過不懈的填海造地,新加坡的面積增長瞭近四分之一,但這一過程也有其局限性。填海需要向海水中傾倒沙子、巖石、土壤和水泥,因此對海洋生態系統有強烈的影響。如果能在浮動平臺,而不是在半陸地上建造城市,結果會如何呢?

當然,在新加坡建造漂浮城市樣板目前還隻是猜想。Oceanix首席執行官表示,他們正在與12個不同的國傢進行對話,非洲、東南亞、中東和美國的東、西海岸都在考慮之中,但具體選址尚未確定。陳表示,可以確定的是Oceanix城將位於海岸附近,那裡的地質特征會使其受到保護,而且“那裡是沿海城市需要發展的地方”。

據位於澳洲的經濟與和平研究所稱,隨著氣候危機升級,到2050年,將有超過10億人生活在基礎設施不足、無法承受海平面上升的國傢。按照這個速度,將需要9000個Oceanix城來安置氣候難民。

雖然漂浮城市本身並不能解決氣候變化問題,但這樣的項目對話語場有很大的影響。當我們正面臨真正的問題,需要解決這些問題,但如果我們被剝奪瞭權利,對創造一個更好的情景沒有興趣,那我們就無法做到這一點。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