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在這樣的情況下,往年全球程序員雲集矽谷參加大會的盛況是不可能出現的。

雖然沒有來自全球的參會者,但本屆I/O依然是全球性科技活動。谷歌數據顯示,共有181個國傢和地區的超過20萬開發者註冊觀看瞭主題演講直播,其中八成來自美國以外地區。而且,中國大陸地區通過諸多媒體收看直播的觀眾人數,並不在谷歌官網統計范圍。

相比蘋果此前在線發佈會直接播放制作精美、炫酷的視頻大片,谷歌在線發佈會隻能說是樸實無華直接平淡,園區裡直接找塊草坪搭個舞臺架塊幕佈,CEO皮查伊領著一群產品主管輪流上去講解新產品和功能。這個對比也直接體現出蘋果和谷歌的文化差別:設計師文化vs谷歌工程師文化。

你想一下,即便是平時嚴肅木訥的庫克也在蘋果發佈會視頻裡cos瞭一把《碟中諜》裡的阿湯哥潛入中情局偷資料的經典場景,摘下面具露出瞭鬼魅狂狷的得意笑容,過足瞭自己的特工戲癮。好傢夥,廚子是看瞭馬雲的《攻守道》吧。Tim Cook Cos Tom Criuse,名字縮寫倒是一樣TC。

話題扯遠瞭,回到谷歌I/O發佈會。我從2012年開始參加這一開發者大會,現在自己腦門都快禿瞭。每次想到谷歌I/O大會,還是經常想起極限愛好者戴著谷歌眼鏡跳下直升機騎著小輪車沖進舞臺的場景,想起谷歌聯合創始人、前CEO佩奇以奇怪而沙啞的聲音(生病導致)上臺闡述科技帶動人文的場景。那些年的谷歌I/O會有更多的黑科技燃爆點,闡述的願景會更加吸引科技數碼愛好者。

這並不是說現在的谷歌I/O乏善可陳,而是現在的I/O越來越趨向純技術化,更面向大會真正的對象開發者,而不是吸引普通消費用戶。或許這才是谷歌I/O大會的真正意義所在。今天沒有新手機,也沒有其他新硬件,谷歌隻在2019年I/O大會期間發佈過手機新品,其他都是在下半年發佈。

過去幾年谷歌I/O大會的核心詞都是AI,今年也不例外。從谷歌發佈的軟件產品來看,地圖、相冊、語音助手、翻譯、Android系統,每一個產品的用戶體驗的部分都因為AI技術的提升而變得更加智能,從而更加瞭解用戶的實際需求。

自然語義理解始終是AI的最大挑戰之一。谷歌在今天發佈瞭對話模型LAMDA,用於用戶進行對話測試,獲取更多的數據輸入幫助機器不斷學習,以更好的掌握語意理解。因為谷歌擁有全球最大的用戶使用數據,才能夠不斷用於機器學習。這也是谷歌在AI領域的最大競爭優勢。與此相似,圖像識別產品谷歌Lens每月使用量超過瞭30億次,谷歌翻譯每月使用更是超過瞭200億次,谷歌相冊裡面的存儲的照片超過瞭4萬億張(谷歌專門提到,絕大多數照片都不會被用戶查看)。

與此同時,谷歌還發佈瞭新一代人工智能新品TPU v4芯片,計算能力較上代提升瞭一倍,一個pod(芯片集合)就可以超過1個exaflop的運算能力,即每秒1018次運算,較上一代提升10倍。谷歌還在加州南部城市Santa Barbara開設瞭一個新的量子運算數據中心。這些都是對谷歌繼續提升AI運算和學習能力的技術保障。

當然,疫情與健康也是今年I/O大會的主題詞。皮查伊上臺之後就表達瞭對全球疫情,尤其是他傢鄉印度疫情的擔憂,承諾谷歌會通過自己的科技產品盡可能幫助全球走出疫情。今天谷歌也發佈瞭基於圖像識別的醫療診斷助手,其中一個示范產品是乳腺癌診斷助手,可以幫助醫生更快發現可能的病情。

去年疫情居傢期間,遠程學習、社交和協作也成為全球新的學習與工作方式。谷歌也相應發佈瞭自己的軟件新品。整合瞭在線視頻和辦公功能的智能在線協同平臺Google Workspace可以多人在線處理文本、表格與幻燈片,是谷歌應對Zoom和微軟Teams競爭的產品;Google Meet視頻功能也被整合其中。

今天谷歌還推出瞭一個3D視頻聊天產品Project Starline,通過3D建模和重現,讓用戶對著鏡子做到身臨其境的“面對面”聊天,而不是對著電腦屏幕與攝像頭互動。值得一提的是,價格便宜的Chromebook已經拿到瞭全球K12教育市場的最大份額。

Android系統和Wear OS也是每年的固定更新產品。新版Wear OS的主要改進點包括提升速度和電池續航。除瞭谷歌已經完成收購的Fitbit,三星放棄自傢的Tizen系統,重新加入Wear OS,也給谷歌的可穿戴帶來瞭一大利好。

Android 12的最大特色就是強化隱私保護,這也是谷歌和蘋果目前都在加強的一大功能。谷歌在隱私方面的新功能包括:推出瞭Private Compute Core的隱私保護沙盒,將用戶機器學習的相關數據都保護在這個新的軟件分區中;通過AI技術幫助用戶進行賬號密碼風險評估和建議;給予用戶更大權限,通過隱私看板功能,自主禁用攝像和麥克風等設備部件;地圖等應用甚至會定期提醒用戶刪除地理位置數據,照片應用增加隱藏圖片夾功能。

今天主題演講一直處於谷歌習慣性的理工直男風格,最大亮點可能是Meterial Design的發佈者、智利設計師、谷歌設計副總裁杜阿爾特(Matias Duarte),他也是webOS用戶界面的主設計師。紅褲子花襯衫大飛頭,這在T恤仔褲當道的科技大會舞臺上算是獨樹一幟。當然也是因為杜阿爾特是設計師,而不是軟件工程師。和他的衣品相似,Android 12的界面配色更加豐富,明顯帶有小清新的風格。

不過,我還是更為懷念蘋果過去的極簡設計、銀灰配色的性冷淡風,懷念蘋果前首席設計師兼首席聲優Jony Ive。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