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沒意思瞭。”這是看到半個小時的心裡話,但將持續瞭兩個小時的開場看完,會發現 Google 把每一處技術和產品的更新迭代都加上瞭“人性的溫度”。

Google 在臺上說得最多的,是“AI”

“Hey Google”,Google 的語音助手被召喚出來瞭,“我想看視頻裡『雄獅在夕陽下咆哮』的畫面”,手機背後的 AI 經過短暫的處理,像是聽懂瞭人話一樣,直接跳轉到瞭用戶想看的片段。

20 年前,人們使用 Google 搜索,隻能看到帶有藍色下劃線的超鏈接,而現在卻能看到文本、圖片、音頻、視頻等多模態結合的結果。又比如,你問“我打算來一場公路旅行,哪條路會有好看的山景?”Google 會直接在地圖上規劃好一條路線,至於你想沿途欣賞的美景,機器也已經在地圖界面上給出瞭具體節點的圖片、視頻。

而這種高效的搜索,受益於瞭 Google 最新的自然語言模型 LAMDA。要執行用戶提出的復雜指令,AI 理解人類語言是第一步,AI 越“聽話”,人類就越能有求必應。

和 AI 明星 GPT-3 一樣,LaMDA 也是基於 Transformer 架構,在語言對話方面非常出色。為瞭展示 LaMDA 的能力,Google 和 LaMDA 進行瞭兩個簡短對話。在其中一個對話中,LaMDA“扮演”瞭冥王星,Google 團隊開聊後,AI 顯得非常自如,回答說“如果要來旅遊記得穿得暖和點,因為我這裡特別冷”,至於被問到“有沒有人訪問過冥王星”,AI 也能答出準確的事實。

如果 Google 能讓 AI 更好地理解語言,它就能改善其核心產品——搜索。它可以把搜索,變成一種交互摩擦更小的“對話”。

但皮查伊仍非常謹慎地表示 LaMDA 仍在開發的初期階段,雖然 AI 能夠開放地回答人類問題,但它有時還是會出現邏輯錯誤。值得一提的是,Google 前幾年公佈瞭能幫用戶打電話訂餐廳的 AI Duplex,被媒體發現背後有真人代勞。

Google 還公佈瞭一個全新模型 MUM(Multitask Unified Model)。MUM 能同時處理文字、圖片、視頻等信息,最終得到有極強參考價值的信息。在發佈會上 Google 演示瞭一番,用戶問 MUM“我已經成功登上瞭亞當斯山,明年想去攀登富士山,自己應該做些什麼準備?”MUM 通過用戶提供的照片、視頻、路線圖等信息,並針對富士山和亞當斯山的季節、地質等差異,提出最合理的攀登路線、時間和裝備建議。

和 LaMDA 一樣,MUM 目前也還在開發階段。

Google 還強調會確保 AI 盡量避免偏見,對社會有益, 還宣佈引入 Android private compute core,作用是將系統中需要基於用戶數據進行 AI 處理的部分和其他部分隔離開來,保證 AI 任務收集的個人數據的安全性。

除瞭幫你搜素之外,Google 還想做你的購物助手。“人們每天在 Google 上購物次數超過 10 億次,今天我們要推出『購物圖譜』(2012 年 Google 提出瞭『知識圖譜』概念)。”在搜索沉淀下來的知識圖譜基礎上,Google 生成瞭很多種產品品類和銷售這些產品的商傢的數據集。據說,Google 可以對接全網數百萬商傢,提供瞭超過 240 億的商品的報價,幫用戶找到最劃算的商品。由於“購物圖譜”覆蓋整個 Google 生態,用戶可以在 Lens、Photos、YouTube 等場景隨時隨地“剁手”。

Google 還借助 AI 給旗下產品加入瞭一些人性的溫度。比如,用 AI 分析用戶上傳到 Google Photos 裡的相片,“Little Patterns”功能可以把相片裡頻繁出現的小物件(比如某一個橙色背包)提取出來,做成你背著這個背包行走的“旅途回憶”。“Cinematic”通過智能補幀的方式,可以將可能相關的照片合成一張有更多細節的動圖。又比如,優化算法,為有色人種設計一個更“公平”的相機:過去圖像處理針對淺色膚色優化,黑人的皮膚往往會被過度提亮。

AI 需要有強大的基礎設施來驅動,Google 在 I/O 上也展示瞭專門為機器學習設計的最新一代芯片 TPU v4,速度是 TPU v3 的兩倍多。另外,Google 也首次展示瞭他們設立在特殊園區內的量子 AI 中心,可在其中一些設施中實現接近絕對零度,以保護其量子比特。這個中心未來將很快擁有幾十個第四代 TPU,以驅動量子中心的運行。

Android 12,有史以來“最個性化”的更新

安卓設備總量已經超過 30 億臺,從軟件開發的角度,安卓是谷歌生態系統的關鍵。Google 曾經在 I/O 2014 上推出設計語言 Material Design,目的是為 Google 打造一個獨有的設計風格,無論是手機、平板還是其他平臺形成統一的設計理念。

然而,在 Android 12 引入全新的設計語言——Material You 中,Google 強調“你”才應該是你的操作系統的創作者。Android 12 不僅重新設計瞭 UI,交互上也有簡化,對系統空間也進行瞭重構。

Google 舉瞭“顏色提取”例子,如果用戶設置一張新的壁紙,系統會根據算法為桌面主題創建一個“調色板”,選出主色和互補色。 Android 12 強調 UI 與現實世界的關系,從桌面拿起手機時亮屏動畫會遵循設備拿起的方向,按下電源鍵鎖屏時屏幕會朝電源鍵位置逐漸熄滅,時鐘的大小取決於是否有未讀通知。Android 12 中一些動畫和其他指標做瞭優化,將 CPU 系統服務器時間減少 22%,因此 Android 12 體驗會更快、更流暢。

當然,作為所有科技巨頭的重中之重,每逢發佈會必談“隱私和安全”。在 Android 12 層面,Google 稱它通過創建一個新的隱私儀表盤來提高數據透明度,該儀表盤可以顯示用戶的應用程序正在訪問什麼,何時訪問數據,它會報告包括第一方和第三方所有軟件,一旦用戶看到哪個軟件“行為怪異”,可以直接在儀表盤中管理和撤銷對於該應用程序的權限。

基於新一代操作系統,Google 還提出要讓手機成為中心,與其他智能設備更好地協作。對於 Chromebook,Android 12 添加瞭一項新功能,允許用戶從手機解鎖並登陸到附近的電腦;對於那些永遠找不到電視遙控器的人來說,手機將逐漸替代電視遙控器,控制 Android TV 和 Google TV 將是一個福音;甚至未來,手機還能當作汽車鑰匙使用。

Google,還是那個 Google

除此之外,WearOS 也做瞭常規節奏的更新,雖然 Google 稱這是 WearOs 史上最大更新——Google 將與三星聯手,將 WearOS 和三星可穿戴操作系統 Tizen 相結合,可將應用啟動速度提高 30%,加強設備續航持續運行心率傳感器,以及繁榮開發者生態。

針對遠程會議的體驗優化,Google 內部正在研發名為 Project Starline 的項目,利用高清攝像頭和景深傳感器,捕捉身型相貌之後,創建一個實時的 3D 模型,加上光場和顯示器,一個栩栩如生的 3D 形象就能赫然坐在你的對面,用來模擬面對面會議的真實感。

每逢開場的結尾處,總少不瞭溫馨和感動的環節。雖然 Pixel 系列手機沒有登場,但是 Google 預告瞭對於攝像頭的改進期待,Google 正在對攝像頭的自動白平衡和曝光算法進行改進,避免黑色皮膚人種在拍攝時過度增亮和飽和度不足,“改變的不應該是人們的外貌,而是我們的工作方式,有色人種需要更加美麗和準確的展現自我。”

或許有人說,這屆 Google I/O 沒有那麼炫酷瞭,但是你發現,它在距離“Building a more helpful Google for everyone”的使命感卻越來越靠近瞭,切實地對每個人的真實生活有所助益,這是 Google 在變大變強之後,回過頭來對社會責任感的反思和實踐。

當技術不止停留在“酷炫”,它才變成與人們生活密不可分的底層技術,才能真正變得“helpful”。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