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大學的科學傢們使用一種新的冰穿透雷達數據,顯示這種融化在雪堆內留下瞭一個連續的重新凍結的冰層,包括在冰原中間附近,那裡的表面融化通常是最小的。最重要的是,融化層的形成改變瞭冰原的行為,降低瞭其儲存未來融水的能力。該研究2021年4月20日發表在《自然通訊》上。

Greenland-Melt-Layer-Illustration-2048x1881.png

這些極端的一次性的融水,不僅僅增加瞭格陵蘭島對海平面上升的貢獻,它也在冰原本身產生瞭這些持久的結構變化,這種變化幫助科學傢瞭解是什麼樣的融化和積雪條件使這層冰層得以形成。2012年融化季節是由格陵蘭島上空高氣壓加劇的異常溫暖溫度引起的,種極端事件可能是由氣候變化引起或加劇的。自2000年以來,格陵蘭冰原已經經歷瞭五個破紀錄的融化季節,最近的一次發生在2019年。

機載雷達數據是對冰雪兩極單點實地觀測的重大擴展,通常用於研究冰原的底部。但是,通過先進的建模,突破技術和計算的限制,該團隊能夠重新分析美國宇航局冰橋行動2012年至2017年的飛行所收集的雷達數據,以解釋冰原表面附近的融化,深度可達約50英尺。冰原和冰川融化是海平面上升的最大貢獻者,也是納入氣候模型預測的最復雜因素。沒有經歷過極端融化的冰原地區可以將融化的水儲存在150英尺的上部,從而防止其流入海洋。根據研究,在格陵蘭島冰原的一些地方,像2012年那樣的融化層可以將儲存能力降低到大約15英尺。

2012年經歷的那種融化後迅速凍結的情況可以與世界上大部分地區的風雪情況相比較,雪落到地上,幾個溫暖日子將其融化瞭一些,然後當它再次凍結時,它就會形成滑溜溜的冰。2012年的融化事件正在影響冰原對表面融化的反應方式,這些結構性變化意味著地表融化將長期影響冰原。從長遠來看,不能再儲存在冰原上部的融水可能會流向冰床,創造出滑溜的條件,加速冰移動速度,將大塊的冰送入海洋,更快提高海平面。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