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未接到任何官方通知,感覺都是小道消息,公司散瞭,也沒人出面解釋。”

據瞭解,產生沖突的原因主要是傢長到公司找不到負責人,員工還有私人物品在公司內,而物業公司卻因學霸君北京分公司房租逾期未付要執行違約條例封閉所有辦公室。根據學霸君北京分公司(北京智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與所在物業北京瀚海智業國際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瀚海智業”)的合同,學霸君租賃瀚海國際大廈16、17、18層,租期為2018年11月1日至2021年10月31日,租金每兩月支付一次,每期租金應在上期到期7個工作日內支付,10月24日學霸君就應支付最新一期租金。此外學霸君還拖欠瞭8-10月三個月的水電費,合計逾291萬。

(瀚海智業催款函)

(瀚海智業催款函)

經警察調停,最終物業開放瞭16層作為傢長、員工信息登記處,第三方安保公司在執行登記工作。獵雲網進入後發現,辦公室內已一片狼藉,許多電腦設備被拆卸一空,但雙十二的促銷標語仍隨處可見。許多員工、傢長得知有媒體到場後,紛紛湧向獵雲網反應情況,另外獵雲網也就反應情況進行瞭多方求證。

員工完全“蒙在鼓裡“,解散前均“正常上班”

根據員工反饋,北京分公司對於破產一事完全不知情,直到解散前一天即25日都在正常上班。

一銷售崗位員工回憶道,其入職學霸君已近1年,其間並未發現任何公司可能破產的跡象,每月公司定的業績指標,部門幾乎都超額完成。由於公司許多老師是25日發薪但是本月25日仍未到賬,就詢問對接工作的班主任銷售等,同時所有員工都看到瞭外部流傳的學霸君將破產的消息。

在看到消息後員工都十分震驚,然而聯想到近期公司發生的一些事情,加深瞭質疑,比如3、4月公司以統一蓋章為由,要求老師上交合同,但至今仍未發回來,以及公司官網在近期下架瞭海清代言的海報等。

“接著我們就詢問瞭我們直屬領導,領導說去確認情況,回來就說可能需要我們準備簡歷面試瞭。”而據他反應,低、中層領導對此也是明顯不知情的。“近期我們和合肥那邊有一個業績PK,領導還自掏腰包鼓舞士氣。”

另一班主任崗位員工反應的情況也基本相同,並表示至今公司隻有排課系統關閉瞭,其餘的打卡系統、上課系統都是正常開放的。“我們一直沒接到任何官方通告或者正式通知,明確告訴我們是什麼情況什麼原因,是否上班,還是已被辭退、離職,感覺都是小道消息說是業務線沒瞭,散瞭吧。”

當獵雲網問及是否有哪些跡象令人起疑,該員工表示:“事後回憶,今年較往年多瞭一個續費窗口期,而且折扣力度相對比較大,往年我們隻有店慶和雙十二做活動,今年雙十一也做瞭,甚至25號還讓我們截殺傢長報名,給員工下續費任務,讓傢長再續購。”

此前,各公司工資也都是正常發放的,沒有拖欠行為。銷售等運營崗還未到12月工資的發放日期,因此實際上還未構成拖欠,每人的工資加提成應在1萬以上,而老師則已經被拖欠瞭一個月工資,再加上壓的一個月,每人大約3萬以上。

在解散的第二天,北京分公司所有員工均被領導通知,需要準備簡歷進行面試。同時大傢註意到,公司內部總群中總裁張凱磊更改瞭簽名:有下傢,有工資。但實際上這一點員工也沒有接到正式通知,隻是當員工就這一問題問起直屬領導時,被告知面試成功後,新公司會支付欠薪。

“第二天來的面試官自稱是學而思的,我們就此事當面詢問時,對方強調他們公司隻是單純來招聘的,跟我們與公司的糾紛沒有任何關系,也不會支付此前的工資。”

而據員工描述,這次面試也極其倉促。“直接就把我們公司的幾間辦公室開辟成瞭面試間,一個面試間裡有三組面試同時進行,每個人對著一個面試官,面試結束就讓大傢掃碼等消息。”

面試之後,北京地區總負責人再未發佈任何消息,“人就像消失瞭一樣。”

(學霸君北京分公司辦公室16層)

(學霸君北京分公司辦公室16層)

合肥等分公司也未被他人接手,但總負責人未失聯

除北京外,學霸君在合肥、上海均設有公司,其中上海是總部,情況與北京大致相同,而合肥分公司則被傳已經有其他接管。

“學霸君破產”傳出後,張凱磊曾在公司內部總群中發佈解決方案:表示合肥學管和辦公室將由51Talk接手,同時也將支付12月工資和社保。而且保證將為其他地區的員工出具類似的方案,讓大傢拿到欠薪並找到工作。同時也承諾將會盡一切努力保證學生繼續上課,不過仍需兩周時間協調資源。

(學霸君公司總業務已被禁言,張凱磊發佈的解決方案)

(學霸君公司總業務已被禁言,張凱磊發佈的解決方案)

獵雲網就此事分別向張凱磊及學霸君方面、51talk、學霸君在合肥分公司的員工進行瞭求證。至今仍未獲得張凱磊及學霸君的回應,51Talk方面則表示未接到內部通知。

而合肥分公司的員工表示合肥的情況與北京地區相差不多,並未發現實際性進展。隻不過總負責人並未失聯,且一再表示正在協調各方面資源,幫大傢解決問題,不過至今除瞭參加瞭作業幫方面的面試外,並沒有任何進展,也未有任何其他公司接手。所有員工均未上班,辦公室除瞭桌椅,基本沒有任何基礎設施,也被貼瞭封條。

“其實,我最先得知公司要出現重大問題的消息,是23日左右從此前離職到競品公司上班的前同事那裡,他們說我們公司會出事,問我要不要去他們那裡上班,但也沒說是什麼事。當時也是將信將疑,因為我來公司2年多瞭,在內部都毫無消息,沒想到真出瞭問題。”

另外,目前學霸君的員工都懷疑公司業務總群的張凱磊是找的“代聊”。“因為同事們有在群裡詢問,他講話語氣態度都不像他本人。”

張凱磊:為解決問題沒宣佈公司破產

除瞭解決方案,張凱磊還在內部強調公司並沒有宣佈破產,且解釋瞭原因。“我現在最簡單就是宣佈破產,破產瞭我就解脫瞭,然後呢,你們能得到什麼?誰對傢長的學費,員工的工作、工資負責?”

(張凱磊解釋部宣佈破產原因)

(張凱磊解釋部宣佈破產原因)

對此員工和傢長並不“領情”。“主要是現在沒有官方聲明,張凱磊也沒有實際的進展,自出事之後也沒見到過人,甚至不知道群裡發言的是不是本人,沒人敢相信。”采訪中,大部分員工表示。

不過也有些員工透露,張凱磊目前正在多方溝通洽談,並努力集資、尋求貸款以解決問題。“1月1日,他會就最新情況,發佈官方聲明,進行直播發佈會,並給出解決方案。”

目前除北京地區,上海、合肥等全國各地的傢長都成立瞭維權群,約有數萬人。傢長們一方面等待官方消息,一方面通過上報媒體、教育局、警局、消協等進行維權。傢長一般都是最新續費或繳費的,金額在10000-30000以上。

一些傢長表示孩子能繼續上課就行。“我是其他傢長推薦,給孩子報的它傢(學霸君)課程,孩子也挺願意學,認為老師很好,所以學瞭一期後,又續費瞭一期的課程,還剩10多節課沒上完,他們的業務員就各種折扣優惠活動催著續費,就有續瞭一期,剛交瞭3萬多元錢,結果就聽說公司破產。”

在敘述過程中該傢長一度哽咽,“我們都是工薪階層,這些錢都不是小數目啊,傢裡還有老人躺在病床上,出瞭事傢裡誰都不敢告訴!現在收費的業務員也聯系不上瞭,授課老師倒是很好,但他們也是受害者,完全沒有辦法,趕到公司也沒人負責,我們就希望能繼續安排孩子把課程上瞭就好。”

還有部分傢長表示不再信任學霸君,隻要求退費。“我們也是在他們傢上瞭近兩年課瞭,最近各種活動鼓動繳費,剛交瞭1萬多,就出瞭這麼大的問題,誰都找不到,也沒有個交代,隻能找到公司來,公司還被封瞭,什麼都是租的,就讓我們填些退費登記表,也不知道有沒有用。反正我是不再信任他們瞭,隻要求退費。這麼大個公司,說倒閉就倒閉瞭,以後在線教育也不敢選瞭。”

(趕到學霸君北京分公司的傢長)

(趕到學霸君北京分公司的傢長)

一些傢長還欠著分期貸。“我們就因為現階段困難一次性拿不出那麼多錢,讓續費時候很猶豫。但是他們說有各種活動,可以分期還款,也在他們傢上瞭1年課瞭,就續瞭3萬多,結果剛續上他們就出事瞭,現在都沒有說法,還得繼續還貸,壓力特別大。”

分期貸是2019年底學霸君推出的一項業務,但是在8月份應該就被叫停瞭,為什麼還有傢長承受著分期貸的壓力?

運營崗位銷售色彩過重,服務質量下降

為瞭讓傢長支付更大的課程包,學霸君與一些信貸公司進行瞭合作,推出瞭分期貸業務。但其間出現瞭許多傢長毫不知情地進行瞭辦理的情況,甚至有些傢長在購買瞭1萬的課程包後,被通知貸瞭3萬的款項,而且退費極其艱難。

被媒體曝光後,學霸君陸續處理瞭退款,並表示隻是業務員個人行為,將嚴肅處理,並停止分期貸業務。

在獵雲網的深入采訪中發現,8月後前端銷售的分期貸業務確實被叫停瞭,但是後端續費仍然開放分期貸入口。由於許多老客戶對公司的信任度更大,因此也更容易被說服。“而且疫情期間,許多客戶出現瞭經濟困難的情況,分期貸也確實能緩解壓力。”

而業務員之所以大力推分期貸業務,甚至違規操作,源於所有運營服務人員都背著巨大的銷售壓力。“我們這除瞭教師和技術部門以外,無論是班主任、課程顧問還是其他服務人員,都有很強的銷售色彩,每個人的銷售指標那麼高,服務都是憑良心,因此質量自然就下降瞭。”

服務不到位,再加上疫情下老客戶出現經濟問題,續費率跟不上,退費率也提高,又導致瞭學霸君在招生銷售上承擔著著更大的壓力,陷入惡性循環。這可能也是為什麼同為在線教育公司,疫情期間其他公司都獲得新一輪的流量紅利,學霸君卻似乎與以往無差,甚至出現瞭困難的原因。

另外,還有員工懷疑張凱磊進行瞭資產轉移。員工稱,張凱磊在今年新開瞭兩傢新公司,其中一傢應該是專門做小班課業務的,但目前並不知道兩個公司內部的情況。

獵雲網通過天眼查APP發現,今年確有兩傢新註冊公司與張凱磊緊密相關。一傢是今年3月註冊的蘇州千問萬答教育軟件科技有限公司,註冊資金7億元人民幣,由學霸君母公司上海謙問萬答吧雲計算科技有限公司全資控股,張凱磊為法人、執行董事、總經理。

而另一傢公司為今年7月註冊,全稱蘇州謙問萬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註冊資金600萬元人民幣,旗下全資控股三傢公司,張凱磊12月23日不再擔任法人,由曾任北京謙問萬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法人、經理、執行董事的徐英亮擔任,不過張凱磊仍為公司股東,且張、徐二人自12月23日起,均職位變動頻繁,徐英亮名下也有新增註冊公司。

“我們近期續費加新招用戶的現金流估計上億瞭,公司怎麼會突然沒錢呢?我們懷疑他把這錢拿去做小班課瞭。小班課是今年開的業務,之前是與我們同地辦公的,有些人還是從我們這裡調離的,但是後來去瞭哪裡,情況怎麼樣就不知道瞭,目前我們這幾個分公司都是做一對一業務的。”

對於學霸君停運的原因,獵雲網會繼續探尋,也將持續關註事情的進展,期待和推動問題解決。

作者丨趙傢雲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