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霸君創始人兼CEO 張凱磊

學霸君創始人兼CEO 張凱磊

文/李程程 

在北京,會留下兩位高管處理辦理離職相關事宜,“為瞭大傢自己的社保,不要辱罵HR的小夥伴哈”,“辱罵瞭動手瞭,人跑瞭就沒人辦理社保瞭”。

輿論在社交媒體上不斷發酵之際,學霸君及其教師團隊已經組織各種渠道維權。而其中有員工對鈦媒體表示,學霸君這一次“破產計劃”,實際上是有長達半年的“預謀期”。他稱,早在半年前,學霸君就開始陸續轉移公司資產,“傢長的錢、代理的錢、還有員工的工資、政府的投資等,都沒有瞭”。

而就在年底“雙11”“雙12”大促期間,學霸君仍在開啟瘋狂的銷售優惠,套取大量傢長學費,但是已經給老師停發工資,以至於當前很多學員的課程陷入瞭停滯的狀態。

針對上述傳言,張凱磊獨傢回應鈦媒體稱,“我又不跑路,轉移什麼?有警察管的,這麼幹就要殺頭的。”

那麼,學霸君究破產竟是傳聞中的經營不善而燒光瞭融資款導致資金鏈斷裂?還是公司早有預謀,為轉移資金而刻意為之的策略?

01

“破產”傳聞最新進展

當前,學霸君共有3000名左右員工。其中,一位學霸君員工告訴鈦媒體,已經有大量要求退費的傢長在學霸君北京總部維權,導致員工已經無法正常上班。而張凱磊本人目前常駐上海,“大概身邊有10多位保鏢吧,以防傢長或者員工的過激行為”。

另一位學霸君在職員工向鈦媒體透露稱,就在上周,他們查詢得知,公司社保和公積金已經斷繳瞭,影響面涉及到公司全體員工,而公司並未給出明確的理由。

他們稱,有的學霸君平臺上的兼職老師,已經有超過兩個月沒有拿到報酬,而公司內部一些全職老師已經欠薪一個多月瞭,公司當時給出的理由是,工資發放的銀行端口有問題。

在歲末年初之際,面對員工的關於失業和薪酬等問題的焦慮和質疑,一位員工表示,他的領導還用頗帶威脅的口吻對其說,隻要乖乖的,不鬧事,就會繼續給發工資,否則就沒有。

就在外界為學霸君疑似資金斷裂而走向破產一事唏噓不已的時候,多名內部員工聯系到鈦媒體,稱外界隻是說資金斷裂,但並未說明資金為何斷裂,以及今年實際上獲得瞭投資款項的去向。

一位要求匿名的內部員工告訴鈦媒體,今年4月左右,學霸君已經拿到瞭與張傢港政府相關的投資款項,並且達成瞭一項關於擬用地80畝,建設“學霸君總部產業園”的合作計劃,這項計劃初步估計約15億元的總投資,但是學霸君很可能把這筆錢陸續轉移,挪作他用。

鈦媒體從學霸君員工獲得的投資意向書截圖

鈦媒體從學霸君員工獲得的投資意向書截圖

學霸君員工提供給鈦媒體的投資意向書部分內容截圖

學霸君員工提供給鈦媒體的投資意向書部分內容截圖

該員工稱,學霸君自從上半年起,就將投資款項陸續從北京和上海的公司主體,轉移到瞭蘇州的主體“蘇州謙問萬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該主體當前正在運營名為“優學小班”的在線小班業務課。

銀行轉賬回單

銀行轉賬回單

這名內部員工還表示,在這期間,政府對資金的使用去向有過懷疑,還要求一傢事務所就資金的去向做出調查報告,“但這個事務所一直與學霸君有合作關系,最後調查的事情就不瞭瞭之瞭。”

不僅是政府的投資款項,該員工稱,他認為學霸君轉移的還有傢長的學費。此外,就在今年“雙11”,以及不久前的“雙12”的大促節點,學霸君還在以1對1業務招生,這裡可能涉及到瞭學員上億的學費。(張凱磊在釘釘群透露,公司公司目前1對1有5萬用戶,小班課有15萬用戶。)

但是,關於涉嫌轉移傢長學費等資產一事,鈦媒體追問是否有實錘時,該員工表示,目前隻從公司頻繁轉賬的舉措上有懷疑,並沒有直接的證據。

鈦媒體從學霸君員工處獲得的公司釘釘群聊天截圖(1)

從學霸君員工處獲得的公司釘釘群聊天截圖(1)

據內部員工透露,學霸君當前1對1業務大概有3-5萬名學員,主營業務1對1課程的客單價在2萬元以上,其中有很多是剛報名的學員,課程消耗率並不高。由於客單價不便宜,部分學員的學費是以消費貸的形式繳費,並且現在已經有催收公司開始上門圍攻公司財務辦公室。

值得註意的是,即便是公司內部已經傳言破產,截至發稿,鈦媒體登陸學霸君1對1官方網站,依舊在提供課程銷售,並未有任何提示。

截至發稿,學霸君官網依舊在進行寒假班大促

截至發稿,學霸君官網依舊在進行寒假班大促

此外,受到損害的可能還有加盟商。一位員工告訴鈦媒體,這些加盟商多以20-30萬元的費用加盟,公司與加盟商對於學員學費的分成比例在六四,而流程是先將款項全部打給公司,公司再進行資金分配。假如公司選擇破產清算,加盟商這筆錢則打水漂。

他們還向鈦媒體表示,大概2021年1月的時候,公司方面就會正式官宣公司破產,理由可能是經營不善和資金斷裂。

目前,張凱磊的釘釘簽名已經改為瞭“統一回復一句:有下傢有公司”。

一位員工拿出公司群內的釘釘截圖告訴鈦媒體,27日,張凱磊在公司釘釘群回應稱,合肥學管和辦公室由51Talk接手,會支付12月工資和社保,其次,會有類似這樣的方案協助大傢拿到工資,有工作,此外,面對學生正在盡一切努力來保障課能上下去,還需要有兩周的時間去協調資源。

鈦媒體從學霸君員工處獲得的公司釘釘群聊天截圖(2),截圖顯示,員工已經被禁言中

鈦媒體從學霸君員工處獲得的公司釘釘群聊天截圖(2),截圖顯示,員工已經被禁言中

他還向員工發出倡議:1、能幫忙說服傢長穩定的請幫幫忙,更多的助力會讓我們盡快恢復穩定,恢復上課。2、覺得很難面對傢長的最起碼不要煽動傢長,請傢長等一下公司的公告。

“我們正在全力以赴解決問題。”張凱磊如此表態。

鈦媒體從學霸君員工處獲得的公司釘釘群聊天截圖(3)

鈦媒體從學霸君員工處獲得的公司釘釘群聊天截圖(3)

他還稱,“我現在最簡單的就是破產,破產瞭我就解脫瞭,傢長呢?學生呢?老師的工資呢?你們的工資呢?”

面對公司員工關於破產、社保和公積金欠繳和涉嫌資金轉移等嚴肅問題,以及員工憤怒的情緒,張凱磊在釘釘群內回復瞭一句:“哈哈哈,你們居然會信有人能挪資產出去,來吧,看你們怎麼被這個社會毒打的。”(見截圖1)

02

公司生死或是“人”的問題

學霸君的公司主體“問吧科技”成立於2012年。2013年,其推出瞭拍照搜題類產品,並以此起傢。當前定位在中小學生在線1對1輔導、人工智能、拍照搜題的綜合學習平臺。

學霸君拍搜產品上線第二年之後,學霸君就獲得瞭淡馬錫集團全資子公司祥峰投資的500萬美元投資。次年,獲得瞭啟明創投、摯信資本、好未來等B輪5000萬美元的融資。在在線教育1對1風口之下,學霸君以此商業變現。2018年,張凱磊稱,公司已經實現總流水超過10億元。在公司TO C業務風生水起之際,學霸君的TO B業務還在當年傳聞被字節跳動收購。

產品取名學霸君,張凱磊本人就是一名“學霸”。在2017年,他在接受鈦媒體采訪時稱,以高考數學和物理滿分成績考入南開大學數學基地班。

有接近張凱磊的員工向鈦媒體表示,張凱磊本人性格做事不夠堅決,對於行業未來發展的預期下錯註,一心 All in “1對1”,連品牌名稱都改瞭,但隨著1對1模式難以為繼的時候,卻沒有及時調整方向。

K12在線教育1對1模式,打破瞭時間和地域的藩籬。一方面,它滿足瞭學生和傢長對於教學的個性化的期待和需求,也某種程度上,解決教育資源不平均的問題。另一方面,也讓一些期待提升教學技能或者賺取額外收入的師生,有瞭一份新的收入來源。

但事實上,在線K12領域中1對1模式早已不被各方看好。兩年前,在研究K12在線教育一對一模式後,鈦媒體發現,在線教育一對一雖然火熱,但面臨極大的危機。除瞭模式本身面臨“規模不經濟”的魔咒之外,在行業野蠻生長時期,普遍存在平臺數據放水,以及瘋狂復制“名師”等現象。

除瞭商業模型不被看好之外,1對1模式的另一重風險來自於行業監管和政策。就在鈦媒體上述文章發佈後不久,國務院辦公廳就發佈文件指出,校外培訓機構“必須有相對穩定的師資隊伍,從事相關學科知識培訓的教師應具有相應的教師資格”,“不得聘用中小學在職教師”。

然而表面上看,學霸君似乎是倒在瞭押錯瞭“1對1”模式上是的問題上,但這或許不是最主要的問題。

有離職員工對鈦媒體表示,公司內部管理一直存在問題,創始團隊成員已經逐一離職。

而有學霸君離職員工告訴鈦媒體,選擇離開是因為,“沒什麼發展空間,工資都發不出來,考核制度說變就變,公司說什麼是什麼”。

一位學霸君員工告訴鈦媒體,讓他感到奇怪的是,在他就職期間,學霸君的招聘過來的高管就沒有通過試用期的,而且感覺高層對下面員工非常不信任。

而今年以來,除瞭強制全員實行“大小周”之外,公司的薪酬制度說變就變,更有人對鈦媒體表示,“隻要主管一個不滿意或者心情不好,當月績效就沒有瞭”。

03

被“燒死”在資本火熱之下

有行業內人士對鈦媒體感嘆,學霸君不缺錢,但是都被燒光瞭。

今年以來,疫情的促使下,在線教育迎來瞭一波紅利發展期。資本也在此時瘋狂追逐優質在線教育項目,導致在線教育公司的無論是融資規模,還是融資速度和頻次,都超越瞭以往任何時期,這在鈦媒體PRO教育行業創業投資月報中均有體現。

在技術重塑各個行業的時期,在線教育是有前景的,這是可確定的。畢竟,我們都希望有限的時間和有限的金錢將效果最大化必然就是選擇最優質的師資,然而優質的人才也有集群效應,多數傾向於聚集在一線城市。人才的集聚化,技術可以將智力輸出到偏遠地區。這些都是傳統的線下培訓機構難以實現的。

在可確定的賽道裡,資本試圖追求確定性。尤其是在疫情的大環境下,未來一切尚不明朗,投資人的心態更加趨於保守。因此,我們可以看到今年絕大多數資金流向瞭頭部大公司,有人統計,今年80%上的教育投資資金流向瞭猿輔導和作業幫兩傢公司,而一些中小項目很難拿到錢。

拿不到錢,或許不可怕。但是可怕的是,頭部玩傢拿到錢瞭之後,迅速拉高瞭整個行業的獲客成本。在今年,鈦媒體接觸到的一些中小型早期項目的教育玩傢,均對鈦媒體表達瞭比較悲觀的態度,在他們看來,錢不斷流向瞭頭部公司,就像是一場零和遊戲,已經沒法玩下去瞭。

學霸君也在這場營銷大戰中未能幸免。除瞭通過各種效果廣告獲客之外,他們還在之前找到瞭明星海清代言產品。而當前海清個人微博下已經擠滿瞭關於學霸君的評論,其工作室不得不在28日發出瞭一則聲明,因為學霸君拖欠消費款項且消極應對等問題,代言合同早已終止,並且,截止當前,學霸君仍拖欠代言期間的款項。

海清工作室關於代言學霸君一事的回應

海清工作室關於代言學霸君一事的回應

就在學霸君傳來破產的消息之際,昔日競爭對手猿輔導和作業幫,先後傳出來瞭融資消息。市場傳言,猿輔導宣佈獲得3億美元融資,而作業幫官宣獲得瞭E+輪超16億美元融資。而當年在線1對1業務最頭部的公司掌門1對1(現已更名“掌門教育”)還傳出來即將上市輔導的消息。

值得思考的是,曾以題庫類產品起傢,並且與猿輔導和作業幫並駕齊驅、不分伯仲的學霸君,為何走向瞭破產這條路?或許,某種程度上而言,學霸君是在線教育在各方因素沖擊下的一個縮影,其“破產”一事後續進展,鈦媒體也將持續關註。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