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7190627838695.jpg

外界把梁孟松離職傳聞解讀為一場“內訌”,而上述人士對記者表示,近期沒有發現公司出現大的人事變動,每周的高層會議都在進行中。而從外部看,離職傳聞引發瞭二級市場強烈反應。截至發稿,中芯國際港股停牌,A股盤中一度跌近10%。

梁孟松於2017年10月任職中芯國際,與原CEO趙海軍共同作為聯合CEO,並兼執行董事。這已經是中芯國際的第四任CEO。他最突出的貢獻是,在短短兩年時間攻克瞭14nm芯片,並將技術推向瞭更先進的7nm節點。

縱觀梁孟松入職的三年多,是最近10年來,中芯國際外部幹擾最多、技術壓力最大的階段,面臨大客戶華為無法交易、供貨商加大斷供力度等情況,而梁孟松攻克的7nm芯片,本身也是一個巨大的技術挑戰。 從上述離職信內容來看,梁孟松稱7nm技術已經完成開發,28nm、14nm、12nm及“n+1”技術均進入規模量產。上述幾類技術都屬於芯片的先進工藝節點,若下一步7nm實現量產,將有可能幫助手機主芯片實現國產化,解決華為手機“斷芯”的問題。

梁孟松在信中說,“這些成果是由我帶領的2000多位工程師,日以繼夜、賣命拼搏得來的”。一位接近中芯國際的投資人對記者表示,從28nm到7nm,中間經歷4、5代技術,外界看到的是,公司的研發進度比預期更快瞭。而在此前數年,業界普遍認為,中芯國際走得太慢。

71a7a53bd59245b282a81338e9695192.png

攻克7nm    

梁孟松師承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電機工程及計算機科學系,在履新中芯國際之前,他曾在臺積電研發部門任職17年,戰功赫赫。業內人對他的印象是“技術過硬”、“學霸”。 上述中芯國際員工對記者表示,日常工作中,梁孟松和基層工程師接觸並不多,他上任後對公司結構進行瞭一次大的梳理,同時還引入瞭部分中國臺灣的技術人員。這期間,梁孟松還曾召開7nm動員會。 該員工稱,相比上任CEO,梁孟松非常重視研發,極大提高瞭公司對技術的重視程度,他任職期間,14nm、7nm先進項目研發部門的工作節奏一度非常緊張,這些項目的工程師,常有夜裡兩三點被叫起來去公司的經歷。2018年,梁孟松召開瞭多次溝通會,類似動員大會,至2019年類似的溝通會數量更加頻繁。另一位從事先進制程項目的中芯國際員工稱,自2019年二季度,工作壓力開始明顯增加。 在芯片行業,28nm、14nm、7nm及以下,都屬於先進制程,28nm、14nm普遍應用於工業端,也就是B端,7nm對應的則是對芯片要求更高的C端,華為所面臨的芯片挑戰,即指的就是7nm及以下的先進工藝芯片。而讓中芯國際實現7nm量產,是中國減少芯片對外依賴為數不多的選擇。這也是推高公司估值的關鍵因素。

上任後,梁孟松曾召開7nm動員會。但在芯片行業,要想實現技術的跨越式發展,幾乎不可能,加之需要技術、資金、人才的密集投入。中芯國際作為行業追趕者,短時間內作出7nm是有巨大挑戰的。 在技術規劃上,梁孟松以14nm節點為“n”,還規劃瞭“n+1”等項目,選取介於14nm-7nm之間的工藝節點,在他看來,這既符合先進芯片的技術性能,又能在一定程度上與臺積電形成差異化。 今年9月15日華為被“斷芯”,中芯的情形進入緊張時刻。上述來自先進制程項目的中芯國際員工表示,一旦禁令生效,華為就無法給公司下單,容易導致訂單出現一個空檔期,公司急切地需要有一個產品推向市場。當時幾類先進芯片的良率並不高,公司必須要快點拿到訂單,才有更多的錢提升良率,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一位中芯國際美系供貨商對記者表示,對於已出售給中芯國際的設備並沒有被禁運,但對於新設備能否交易,公司的判斷是非常不樂觀,後續可能會加大斷供力度。這意味著中芯國際很難擴張產能,從傳統到先進工藝項目,都會受到阻礙。

準軍事化管理

業內人對梁孟松的印象是,身上帶有臺企的管理風格。多位接近中芯國際的人士表示,梁孟松在任期間非常希望從文化上塑造公司。

一位員工表示,梁孟松曾在開大會時說,和臺積電、三星相比,中芯國際缺少自己的公司文化。 一位曾任職中芯國際的代工企業人士稱,芯片制造的過程是完全標準化的,準軍事化的管理風格,也是代工廠普遍文化,尤以臺積電為主。梁孟松或許有意將臺積電的文化引入中芯國際。

上述中芯國際員工認為,梁孟松帶有一種軍事化的管理風格,他任職期間,中芯最突出的文化是講規矩,高度規格化,讓業務上的每個問題都有嚴密的處理流程。

上述員工表示,目前公司的很多中層領導常常早上8點到公司,晚上11點下班,他們對下屬也作出同樣的要求。而這樣的中層領導往往很受大傢尊敬,這種文化氛圍還有進一步擴大的趨勢。

但隨著項目深入,規矩也滲透到瞭業務以外,該員工稱,包括部門上班的平均時間、出門次數、抽煙次數,以及窗簾拉開和關閉時間。上述曾任職中芯國際的代工企業人士稱,除瞭廠務方面,對於工藝研發這樣的創造性工作,應該給予更為寬松的工作氛圍,避免扼殺員工創造力和參與感。

上述兩位員工均對記者表示,相比高強度工作、高度規格化的管理,公司的待遇在最近三年裡沒有太大的改善。

從待遇來看,在中芯國際,員工可以租住低價公寓、上自建的民辦學校和幼兒園,在上海來看是不錯的,但上述員工稱,待遇上和臺積電相比是不足的,員工薪酬普遍按照等級劃分,每年隻調薪一次。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