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TC6HKK}XS4T~BWKLX1MRW.png

通過記錄請求獲得的文件顯示瞭富士康的理由:該公司認為自己根本沒有特別承諾要建液晶顯示器工廠。根據11月23日給威斯康星經濟發展公司(WEDC)的一封信,富士康不認為合同中指定的工廠–一個巨大的10.5代LCD制造工廠–實際上是合同的 “實質性”部分。

“正如您在2020年11月10日所確認的那樣,WEDC做出受援人不符合稅收抵免資格的唯一原因是WEDC認為受援人未能實施‘項目’,”富士康寫道。“因此,WEDC對無資格的認定是基於其認為10.5代TFT-LCD生產設施是協議的重要條款。”

相反,富士康聲稱它和WEDC有一個 “共同的理解”,即它將在威斯康星州建立一個定義更模糊的東西,“在威斯康星州建立一個轉型和可持續的高科技制造和技術生態系統,帶來長期投資和就業”。不過,富士康確實表示對修改合同持開放態度,允許其在建設內容上有更大的靈活性,以換取更低的補貼。

富士康的信是針對WEDC的一再要求而寫的,以解釋富士康到底為什麼反對WEDC拒絕補貼。“你們的反對通知稱,受援方反對的理由很多,但沒有詳細說明這些理由是什麼。”11月初,WEDC的一位律師給富士康寫道。

WEDC堅持拒絕補貼的立場。在12月4日的一封信中,該機構寫道,將該項目定義為10.5代液晶顯示器工廠實際上是合同的核心,並稱富士康聲稱就業和投資是唯一重要的條款,“不完整且在幾個方面存在缺陷”。(它還指出,富士康也沒有履行合同中的工作崗位和投資部分。)

WEDC指出,該合同明確將該項目定義為10.5代液晶顯示器工廠,其巨大的規模和經濟影響是富士康獲得創紀錄的補貼方案的理由,WEDC之前已經多次指出。WEDC寫道:“如果沒有10.5代TFT-LCD生產設施,那麼威斯康星州納稅人就沒有理由,也沒有考慮到巨大的稅收抵免優惠或費用。”

WEDC在信中最後重申,它對修改合同以反映富士康當前的計劃持開放態度。有跡象表明,這樣的協議可能即將達成。在宣稱其建設的具體內容從來都不重要之後,富士康補充說,它確實希望討論修改合同,以 “降低納稅人的責任,換取威斯康星州靈活的商業環境”。富士康此前曾表示有興趣進行這樣的修改,隻是為瞭重新堅持自己畢竟是在建液晶顯示器工廠。

但這樣的修正一如既往地取決於富士康是否告訴威斯康星州它到底在建造什麼。在11月24日的一封電子郵件中,WEDC首席執行官Missy Hughes寫信給富士康高管Jay Lee,表達瞭修改合同的熱情,並暗示該公司提供其計劃,而該公司拒絕這樣做已經超過一年半瞭。

“WEDC的做法是瞭解該公司的計劃,並根據該計劃及其對威斯康星州經濟的預期影響給予獎勵,”Hughes寫道。“我們根據公司的計劃進行投資。如果這些計劃發生變化,WEDC準備修改合同。但最初的授標的根本是對公司計劃的理解。相應地,WEDC和富士康下一步明確的工作是會面,富士康可以概述其對Wisconn Valley的計劃,其計劃的投資和創造就業機會。通過提供關於富士康將建設什麼、業務類型、工作崗位和工資的具體計劃,WEDC將能夠運行我們對納稅人投資回報的分析。”

富士康的一位律師用電子郵件回應,同意在12月4日進行視頻會議,他說:“我相信經過幾個月的討論,我們即將達成可接受的條款,這將為我們在Mount Pleasant的智能制造園區帶來令人興奮的未來。”

WEDC和富士康都沒有回應關於談判狀況的評論請求,也沒有回應關於富士康是否提供所需計劃和預測的問題。然而,周四公佈的對Hughes的采訪表明,圍繞該項目仍然缺乏明確性。她告訴《密爾沃基商報》,談判還在進行中,“富士康正在幫助WEDC瞭解他們的計劃是什麼,並幫助我們瞭解他們的預測是什麼,這樣我們就可以分析這些,並考慮如何從納稅人方面支持它。”

但Hughes似乎承認,富士康自己還在摸索著做什麼。“對於富士康來說,因為他們正處於起步階段,有很多不同的方式,他們正在思考他們要做的事情,無論是人工智能還是智能制造,所以理解這些–我會說被術語和不同的東西所淹沒–但我確實認為他們很有前瞻性,我想如果說威斯康星州有什麼可以從富士康那裡受益的話,就是這種前瞻性的思維方式。”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