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bru回歸,Jeff Dean道歉!

信中還強調:公司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以保證谷歌AI倫理研究工作可以繼續進行;他們不再向谷歌副總裁Megan Kacholia匯報工作,因為他已經失去瞭信任;公開承諾學術誠信,並對管理層進行種族素養培訓。

目前,谷歌管理層還未對此事做出回應。

最近的谷歌,可以說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除瞭沸沸揚揚鬧瞭半個多月的解雇風波外,還慘遭美國工會起訴,以及史上最嚴厲的反壟斷調查。

話說回來,谷歌會如何解決這場內部鬥爭問題?我們要先瞭解一下整場風波的始末。

Gebru引發解雇風波,AI大佬應援支持

事件的導火索是要是一篇學術論文。

兩個多月前,Gebru撰寫瞭一篇名為《On the Dangers of Stochastic Parrots: Can Language Models Be Too Big(隨機鸚鵡的危險:語言模型會太大嗎?)》的論文。

直到事件發生之前,這篇論文一直沒有通過谷歌上級部門的內部評審。

Gebru向AI部門負責人Jeff Dean發送郵件詢問原因,並要求Jeff Dean提供評審人員名單,否則她將離開谷歌。

但這一要求遭到瞭Jeff Dean的拒絕,隨後,Gebru便收到瞭來自谷歌官方的辭退郵件。

12月2日,Gebru在Twitter上公佈這一消息,就此在AI界引起瞭軒然大波。

她在推文中說:

我被Jeff Dean開除瞭,個人公司賬戶也已經被公司切斷,原因是我發給Brain Women and Allies郵件。

Gebru提到的這封郵件,說的是:自己的論文一直未通過是它涉及瞭谷歌在AI倫理研究方面的負面信息。包括谷歌對黑人女性的不公平對待,對AI倫理的不重視等。

谷歌在過去的一年內解雇瞭大約 14% 的女性員工。而且在解雇 14% 女性的同時,谷歌又增聘瞭39% 能力並不夠出色的員工。

但隨後Jeff Dean公開聲明稱,Gebru是主動離職,我們隻是尊重瞭她自己的意見,並公開瞭Gebru最初的郵件。

同時,Jeff Dean也發表瞭一篇文章指出瞭Gebru論文未通過的原因:

這篇論文忽略瞭太多相關研究,比如該論文討論大模型對環境的影響,卻忽略瞭其他研究顯示的大模型的更優秀的性能。論文挑起對語言模型偏見性的憂慮,卻沒有考慮近期減輕環境負擔的研究。

但Gebru並不買賬,連發六條Twitter指出瞭其言語中自相矛盾之處。

隨著雙發矛盾的逐漸激化,谷歌內部員工、AI科技大佬,以及更多網友也加入瞭這場風波當中。如Gebru的谷歌上司、著名AI科學傢Samy Bengio,公開發聲支持Gebru。

谷歌現任及前員工聯合創立的“Google Walkout For Real Change”組織,也在博客上發起瞭簽名運動,以示對 Timnit Gebru 的支持。另外,已有2278名谷歌員工加入瞭抗議和請願運動。

與此同時,隨著Gebru應援呼聲的逐漸高漲,社交網絡中對於Jeff Dean和谷歌的譴責聲也撲面而來。

CEO出面致歉,Gebru並不買賬

隨著事件的越演越烈,陷入輿論的漩渦的谷歌不得不做出回應。

12月7日,谷歌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做出瞭表態,在面向全體員工的內部郵件中,他承諾會對解雇一事進行展開詳細調查,並對Gebru博士表示歉意。他說,

我清楚地聽到瞭大傢對Gebru博士離職的反應:這件事讓人產生瞭疑慮滋,導致我們內部的一些人開始質疑他們在谷歌的地位.

我想說,對此我深表歉意,我願意承擔起責任恢復大傢對我們信任。

此外,Pichai還在公開信中強調瞭公司對黑人、女性的重視。

其實,這件事之所以在社交媒體鬧得沸沸揚揚,除瞭Gebru是AI倫理研究領域的知名學者之外,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她,作為黑人女性的身份。種族主義、女權主義一直是美國人的敏感話題。

而谷歌剛好觸碰瞭這一點,而且根據AI Now Institute 2016年提供的數據顯示:谷歌 AI 研究人員中有 10%是女性。谷歌的 2020 年多元化報告顯示,約有三分之一的谷歌員工為女性,而 3.7%為非裔美國人,5.9%為拉丁裔,0.8%為美洲印第安人。

因此,Pichai不得不再次重申他們對於黑人女性的態度。他表示,

我們的黑人,女性和其他代表性不足的少數種族員工都知道我們重視您。

年初我們已經啟動瞭一項種族平等計劃,以重新審視從雇用、晉級晉升到留任的所有體系。

不過,Pichai看似誠意滿滿的表態並未平息當事人的怒火。

Gebru公開發文表示,對此回應並不滿意。她說,我看不到追究責任的計劃,這則聲明並未作出任何解釋。

此外,她在另一條推文中還強調:

這些話似乎是在說:我對事情的發展感到抱歉,但我對我們的所作所為並不感到抱歉。

另外,OpenAI政策主管傑克·克拉克(Jack Clark)也發文吐槽稱:“我通常不會插手此類事情,但這篇回應郵件真的很糟糕,他沒有解決任何問題。

對此,Pichai並未作出回應,而且直到目前,關於調查解雇Gebru一事有何進展,他也未作出任何公開說明。

就在大傢以為此事不瞭瞭之的時候,谷歌內部員工再次發動瞭起義。

如此看來,Pichai如果不作出正面回應,並給出明確的解決方案,Google員工們不會就此罷休。

另外,他們在起義信中,強烈要求瞭兩點:一是給Gebru復職,二是讓Jeff Dean對其道歉。前者似乎通過協商是可以解決,但後者恐怕不那麼容易。

至此,關於谷歌的解雇風波或許接下來還會有瓜可吃。

此外,值得註意的是,除瞭內部員工的不依不饒,谷歌最近在業界的日子也不好過。

內憂外患的Google

首先在解雇風波發生當天,谷歌就收到瞭來自美國國傢勞工關系委員會(NLRB)的訴訟書,它被指控在工人激進活動期間違反瞭多項勞工法。

根據NRLB的投訴,Google去年非法監視並解雇瞭兩位參與工人活動的員工Laurence Berland和Kathryn Spiers。

同時,該公司還實施瞭禁止工人在沒有“商業目的”的情況下訪問彼此日歷的權利。據瞭解,該訴訟案將在明年4月12日舉行聽證會。

此外,谷歌也正處於反壟斷調查之中。上個月,美國司法部和德克薩斯州在內10個州正式向谷歌發起訴訟,指控其在搜索和搜索廣告市場通過反競爭和排他性行為來非法維持壟斷地位。

這次反壟斷調查可以說是史上最為嚴苛的一次。除瞭谷歌之外,蘋果、Facebook、亞馬遜(簡稱“GAFA”)等科技巨頭也全部在列。

多重夾擊之下,谷歌會對此事做出怎樣的回應,我們靜觀後續!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