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9月,華為推出鴻蒙1.0,但當時僅有華為榮耀智慧屏(互聯網電視)裝載鴻蒙,今年9月,華為推出2.0版本,鴻蒙露出瞭更多的“廬山真面目”,不過支持終端隻有三類,分別是大屏(如電視)、手表和車機。

今天鴻蒙2.0 beta版的推出是一個重要節點,代表著鴻蒙終於支持手機。不過,普通消費者想要體驗鴻蒙,還要等到明年載有鴻蒙的華為手機面市。

鴻蒙真面目

不同於外界的想象,華為並不隻想建設一個安卓的替代品。從一開始,鴻蒙走的就是IoT(物聯網)的道路,即開發一個即能應用於手機,也能支持多種物聯網設備的操作系統。按照華為的說法就是“1+8+N”戰略—— 1臺華為手機、8種智能設備、N個第三方合作商組成的超級終端池。

目前與鴻蒙在設計理念上類似的主要是谷歌的Fuchsia(紫紅),後者的發展進度與鴻蒙比較,近日也已面向公眾開源。

華為與谷歌前後腳佈局IoT操作系統,源於一個共同的判斷:基於手機生態的增長已經到達臨界點,人們正在邁進萬物互聯的時代。

華為消費者業務軟件部總裁王成錄表示,無論是手機的出貨量,還是移動APP的數量,以及消費者在手機上消耗的時間,從2018年開始不再增長,最近兩年數據還在下降。第三方數據平臺Counterpoint支持瞭這一說法,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同比分別下降瞭4%、1%和4%。

“過去十幾年,開發者們享受到瞭移動互聯網產業高速增長的紅利,但現在流量瓶頸已經顯現瞭,解決問題的關鍵是更多的應用入口和更好的應用體驗。”他說。

華為相信跨終端的鴻蒙可以為人們帶來新的體驗和新的想象空間。在鴻蒙2.0 Beta版發佈會上,鴻蒙初步顯示瞭這種能力。

京東、中國銀聯、優酷、科大訊飛等,已經提前受邀為鴻蒙開發瞭手機應用。華為得以展示瞭健康、出行、教育、辦公、購物、娛樂、傢具等多種鴻蒙系統應用的新場景。

據京東零售產品總監王志強介紹,與一般京東App相比,鴻蒙系統上的京東版本應用場景更為多樣,可以實現手機和手機、手機和大屏等多終端間的協作。比如,好友處於近距離時,可以在各自手機上比對商品;好友處於遠距離時,可以在對方手機上提供購買建議;多人可以共享購物車拼單等。

一位華為員工告訴《財經》記者,(京東等)這些案例隻是提供的參考版本,讓開發者感受鴻蒙的玩法,但具體還有哪些場景,需要大傢發揮想象力。可以預見的是,人們未來的電子世界更加的融合,有可能一邊在電視上上網課,一邊用平板答題,或者在平板上看音樂綜藝,在手機上實時跟隨音樂玩節奏遊戲。

華為描述的前景雖然美好,但不容忽視的是,物聯網操作系統誕生十多年瞭,一直是高度碎片化的狀態,目前還沒有誰真正將其做成統一、跨終端的模式,並不是人們不想,而是很難。華為若能跨過去,確實就不止解決操作系統卡脖子的問題,而是開創瞭新時代,但華為、以及谷歌能做到嗎?

開發者會來嗎?

“做操作系統,技術上不難,生態才是核心。”王成錄坦言,“生態涉及的廣度、深度和復雜度遠遠超過所有的單個技術。如果配合不上產業發展變現的機會,勉強做生態非常難成功。”

所謂操作系統的生態,指的是操作系統之上各種各樣的應用,應用越多,說明生態越好,越能活下去。

據華為消費者業務軟件部副總裁楊海松透露,截至12月16日,京東、銀聯、優酷、科大訊飛等120多傢應用廠商已成為鴻蒙的合作夥伴,參與鴻蒙開發項目的開發者數量超過 10 萬人。目前,美的、九陽、老板電器、海雀科技等10傢硬件廠商已有設備搭載瞭鴻蒙OS系統。

這一數字看似不少,但對於手機生態而言才起步。根據中國互聯網網絡信息中心(CNNIC)的統計數據,截至2020年6月,中國市場APP數量為359萬款。

對於廣大開發者而言,為鴻蒙開發應用耗時耗力程度是其首先關心的問題,這本質上也是成本問題,規模較小的廠商或個人開發者可能無力承受這樣的開支。

對此,王成錄稱鴻蒙努力做到對開發者友好,例如目前支持“寫一次業務邏輯代碼,跑在所有設備上”。

在開發手機應用時,開發者常常為瞭不同終端尺寸屏幕和交互方式不同的問題,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而鴻蒙將不同設備上的復雜操作進行瞭封裝,開發者隻需要調用接口即可。這意味著開發者無需關註UI設計,隻需關註交互本身,具體的適配將由鴻蒙自動完成。例如,將京東直播購物的能力遷移到大屏上,“一個人隻需要一天的時間。”王成錄說。

但是如果想要實現更復雜的設計和應用場景的創新,操作必然沒有如此簡單。據王志強透露,在鴻蒙版本的京東App上,京東投入瞭包括產研團隊在內的26人,華為也提供瞭超過10人的技術支持。

另一關鍵問題在於載有鴻蒙系統的終端(含手機)品牌體量能否足夠大,對於應用開發者而言,終端體量大,下載其應用的人才可能多,手機應用開發者才可能獲得更多收益 ,因此,如何吸引大量的開發者和硬件廠商共建生態,這是鴻蒙眼下最重要的課題。

“生態是一個循環,我們希望它是良性循環。”一位華為員工對《財經》記者說,搭載鴻蒙OS的硬件廠商越多,才能吸引越多應用廠商開發App;而越多適配的App,才能促使更多硬件廠商采用鴻蒙,二者間相輔相成、相互促進。反之亦然。

毫無疑問,最成熟、量最大,也最能承載各種應用的終端目前還主要是手機。

未來支持鴻蒙的主要是華為自己的手機,但受芯片制裁影響,華為手機的出貨量已經出現下滑態勢。研究機構Canalys數據顯示,2020年三季度華為手機出貨量為5170萬部,同比下滑瞭23%,將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第一的位置讓給瞭三星。而在中國市場,華為也出現瞭有史以來的首次下跌,同比下降18%至3420萬臺。雖然高通表示已經拿到向華為供貨的許可證,但僅限於4G芯片和wifi等芯片,供貨量多少也仍是未知數,這些不確定因素都有可能導致開發者猶豫不前。

好消息是,剛剛分拆出去的榮耀可能會支持鴻蒙。此前據《科創板日報》和騰訊《深網》分別報道,榮耀2021年規劃出貨量超過1億臺,榮耀CEO趙明在員工溝通會上提出,榮耀的目標是國內手機市場第一。

至於OPPO、vivo、小米等其他手機廠商,眼下既沒有安卓危機,和華為又存在直接競爭關系,如果沒有黑天鵝事件很難啟用鴻蒙系統。

簡言之,未來如果僅靠華為手機的體量,恐怕對開發者並不具有特別大的吸引力,鴻蒙“1+8+N”戰略能夠在多大程度上拓寬支持鴻蒙的硬件數量,仍有待觀察。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