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AI跟飛行員的合作不再隻是科幻小說或大片裡才會出現的事。12月15日周二,美國空軍在加州成功地在一架U-2偵察機運行瞭AI副駕駛系統,這是AI首次控制美國軍事系統。

為瞭這次飛行,美軍已經完成瞭上百萬次的訓練,雖然這對於計算機化的副駕駛來說隻是一小步,但對於未來的軍事行動來說卻是“計算機類”的一次巨大飛躍。

美國軍方歷來難以發展數字能力。很難相信,難以編碼的計算機和難以訪問的數據更不用說AI瞭,就在不久前,世界上最具殺傷力的硬件還被駐紮在不遠處的空軍裡。

但從三年前開始,美軍開始朝著數字時代邁出瞭一大步。其終於破解瞭軍事軟件的代碼、建立瞭五角大樓的第一個受商業啟發的開發團隊–他們負責編寫雲代碼,甚至還建立瞭一套戰鬥互聯網從而能以極快的機器速度擊落一枚巡航導彈。然而最近的這次AI演示則是為軍事記錄書和科幻小說愛好者而準備的。

美軍通過ARTUµ訓練µZero–在不需要事前知道相關規則的情況下就能主導國際象棋、Go乃至視頻遊戲的全球領先的計算機項目–操控瞭一架U-2偵察機。

02.jpg

當地時間周二,美軍在比爾空軍基地進行的一次模擬導彈襲擊演示中執行瞭一次偵察任務。在人類飛行員在尋找飛機威脅時,ARTUµ則在尋找敵人發射器,兩者共享U-2的雷達。在沒有人類飛行員的協助下,ARTUµ最後做出瞭將雷達用於導彈狩獵而非自我保護的呼叫。那麼這個是否應該相信AI的決策呢?–軟件設計是關鍵。

這種自動駕駛的未來最終會實現。但眼下的AI仍舊很容易被對手的戰術愚弄。跟棋盤或電子遊戲一樣,人類飛行員隻能在遵守纏鬥模擬規則的情況下才會嘗試DARPA的AI。

05.jpg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