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流行的最初幾個月,Gerald Bryson是抗議亞馬遜在史坦頓島的亞馬遜物流中心JFK8的工作條件不安全的主要員工之一。Bryson參加瞭3月30日由另一名工人Christian Smalls領導的抗議活動,Smalls隨後被公司高層解雇並被抹黑。Smalls被解雇後,4月6日,Bryson又和同事一起在倉庫外領導瞭一次示威活動,此後不久就被停職解聘。

“我覺得有道理,我覺得自己可以免責。很高興知道系統的某些部分仍然有效,”Bryson告訴Motherboard。“我知道我因為在亞馬遜組織工作而被解雇,NLRB也同意。我為我的同事,為我的兄弟姐妹開始瞭這場鬥爭。我站出來爭取一個安全健康的環境,而亞馬遜並沒有提供這樣的環境。”

根據1935年通過的《美國國傢勞動關系法》,雇主對組織成立工會或參與集體行動改善工作條件的工人進行報復是非法的。案情的認定是本案的重要時刻,但並不標志著最終的結果。亞馬遜現在有機會與Bryson和解,和解內容可能包括補發工資或復職。如果亞馬遜選擇不和解,NLRB將發出聯邦申訴,並安排行政法官舉行聽證會。

NLRB的調查結果標志著Bryson和其他亞馬遜倉庫工人的重大勝利,他們試圖在全球最大的公司之一組織同事發起抗議活動。該組織的記錄表明,他們對工會運動和其他工人為組織集體團結而做出的努力持敵對態度。這些發現也可以成為亞馬遜和其他公司的強大威懾,這些公司考慮對員工組織同事的努力進行報復。盡管亞馬遜聲稱它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打造瞭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但該公司在5月取消瞭無限的無薪假期政策,並停止向工人支付每小時2美元的危險津貼。截至10月1日,亞馬遜報告稱,全美近2萬名倉庫工人的COVID-19檢測呈陽性。

“我們相信本案的事實很清楚:Bryson被其他員工目擊到以種族和性別的方式欺凌和恐嚇一名女性員工–這明顯違反瞭我們的行為標準和騷擾政策,”亞馬遜發言人Leah Seay說。“Bryson也承認自己的行為。如果NLRB發出申訴,我們期待著在行政法法官面前分享此案的事實。也許更大的問題是,為什麼NLRB要為一個對同事大喊臟話和種族歧視的人辯護。”

在Bryson被解雇時,亞馬遜宣稱,公司解雇他的原因是,在4月6日史坦頓島工廠的抗議活動中,Bryson在下班當天在停車場用擴音器領導集會,貶低和欺凌瞭一名同事。

但根據Bryson律師在非營利組織Make The Road New York向NLRB提交的一份聲明,身為黑人的Bryson在休息時遭到一名白人員工的言語指責,該員工讓他“滾蛋”,“回到你來的地方,回到佈朗克斯區去”。根據律師的聲明,針對這種情況,Bryson稱這名工人為 "b*ch"。互動之後,Bryson被停職,隨後被解雇,根據公司的說法,他違反瞭亞馬遜的粗俗語言政策。

在向NLRB提出不公平勞動實踐指控後,Bryson的案件從紐約市的區域調查員辦公室轉到NLRB的華盛頓特區總部進行最終裁決。事實上,NLRB官員一貫做出有利於雇主的決定。該機構稱發現瞭足夠的證據,證明亞馬遜對Bryson進行瞭報復,這說明證據對他是有利的。

在疫情期間,亞馬遜還解雇瞭至少3名倉庫工人,他們組織同事要求提供更安全的工作條件、更嚴格的清潔措施,以及為兼職工人提供帶薪休假。最近幾個月,亞馬遜表示,它支持Black Lives Matter活動 ,在喬治-弗洛伊德被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謀殺後,亞馬遜向種族正義組織捐贈瞭1000萬美元,然而包括Bryson在內的三名被解雇的工人活動傢都是黑人。

“我們看到亞馬遜因為提出合理的問題而解雇瞭誰,這是一種模式,”Athena Coalition主任達Dania Rajendra說,雅典娜聯盟是一個全國性的草根組織,旨在讓亞馬遜對美國的勞工和環境虐待行為負責。“"Gerald被解雇的時間早於今年的Black Lives Matter抗議活動,但顯示出他們說的支持Black Lives Matter活動和他們在運營中的行為有很大的脫節。顯然,肯定出現的是一種不可否認的模式。”

這一消息是在加州總檢察長起訴亞馬遜未能回應傳票並遵守州政府對其倉庫設施的COVID-19調查後幾天到來的。11月,Motherboard報道稱,亞馬遜雇傭瞭以打擊工會而著稱的平克頓偵探事務所暗中監視倉庫工人。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