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公司管理層和全體員工將繼續保持公司穩定經營,持續為消費者提供高品質、高性價比、高便利性的產品和服務。”

另有消息稱,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億美元和解美國監管機構的指控。

雖然有些意外,但也在預料之中。

看過往案例的話,我們發現,絕大多數情況下,隻要能夠繳納足夠的金錢,就能從美國證交會那裡“破財消災”。

所以,瑞幸的和解並不讓人意外。更何況,對比的話,其和解的金額,在美國過往案例中也不算太高。

翻閱歷史信息,“和解”在美國證交會那裡數見不鮮。

遠的說,在2003年4月,美國證券監管當局指控所羅門·史密斯巴尼、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美林、摩根士丹利、高盛集團、萊曼兄弟、摩根大通等華爾街10傢最大的投資公司發佈瞭欺騙性的股票研究報告;證交會掌握的這些公司的電子郵件和備忘錄等證據均顯示,這些公司有意向投資者推薦那些真實價值非常可疑的股票。最終,華爾街十大投資公司和美國證交會和解,支付瞭14億美金罰金。當然,其中包括瞭對投資者的支付賠償。

而2010年,次貸危機的罪魁禍首之一安吉洛•莫茲羅在繳納瞭6750萬美金後,成功的免於牢獄。不過,他不得出任任何上市公司的董事。

其他,諸如匯豐等,也與美國證交會有過類似和解。2014年,匯豐瑞士分支被指控在沒有妥善註冊的情況下,違法為美國客戶提供服務。最終,匯豐控股支付1,250萬美元和解。

就連馬斯克,也與美國證交會有過此類交易。

相對而言,我們這邊目前對瑞幸的罰款,就低瞭不少。

不過,參照之前長生生物的案例,感覺我們對非常惡劣的上市公司的懲罰,更加徹底。

前面說到瞭“絕大所數情況下”,也有例外。如果有人向法院起訴,不滿這種和解,或者法院不認可這種和解,那麼情況可能會發生變化。法院,有不支持和解的可能性。之前,美國就有過這種案例。

根據國內媒體的信息,美國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控告美國銀行在收購美林證券時,對股東隱瞞瞭美林價值58億美元的獎金計劃。但是在SEC向法院遞交起訴書的當天,美國銀行與SEC突然達成和解,美國銀行同意向SEC繳納3300萬美元罰款,共同請求法院批準和解終局判決提議。但地區法院經過審理認為,雙方達成的和解是不公平、不合理,也不充分的,否決瞭SEC與美國銀行的和解請求,判令雙方就和解涉及的事項進行訴訟。”

所以,例外肯定有。

消息顯示,瑞幸的該和解協議仍需美國聯邦法官的批準。那麼,瑞幸財務作假,美國的法院會同意和解嗎?

此外,需要註意一個細節。對於欺詐指控,“瑞幸既不承認也不否認SEC在美國曼哈頓聯邦法院提起的欺詐指控。”有一個巧合是,前述美國銀行收購美林證券案例中,美國銀行也有一個態度:既不承認,也不否認SEC的指控。

那麼,瑞幸和解的結局如何呢?

我們隻能說:瑞幸,自求多福吧!

文/薑伯靜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