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EC網站

美國證監會稱,自2019年4月到2020年1月,瑞幸借助與關聯方進行虛假銷售交易,虛增瞭超過3億美元的零售額,並虛報凈虧損,某些瑞幸員工還試圖通過將公司支出增加1.9億美元來掩蓋欺詐行為,創建虛假運營數據庫,並篡改瞭財務和銀行記錄。

瑞幸咖啡發給《財經》的聲明稱,瑞幸咖啡與美國證監會已就部分前員工涉嫌財務造假事件達成和解。目前公司和門店運營穩定、經營正常。瑞幸咖啡將持續配合監管,將合規工作視為重中之重。

一位瑞幸咖啡人士告訴《財經》記者,該和解方案還要經過紐約南區法院的批準,並在開曼群島法院走相關程序,但基本確定是一個最終方案。

上述瑞幸人士表示,因為瑞幸主動承認錯誤並啟動調查,開除犯錯員工,也做瞭內部合規化改善等,該和解方案對瑞幸來說也是卸下重擔。

根據美國證監會今日發佈的聲明,這筆罰金並非全部支付給美國證監會,其部分可用作證券持有者賠付,對象是那些與開曼群島臨時清算程序相關的投資者。

中國國傢市場監管總局9月已針對瑞幸的虛假宣傳行為做出處罰,當時對瑞幸咖啡兩傢相關公司以及43傢第三方公司做出瞭行政處罰決定,涉案的45傢公司每一傢的罰款金額上限是200萬元,處罰金額共計6100萬元。據《財經》記者瞭解,針對瑞幸的財務造假行為,財政部會根據《會計法》的規定另做處罰。也就是說,瑞幸在國內還會面臨更多處罰。

1.8億美元罰金,是輕是重?

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張巍告訴《財經》記者,美國證監會設立瞭公平基金(fair fund),納入基金的罰款可用來賠償投資者。一般和解金先入美國證監會的資金庫,再通過程序轉給相關方。

一位對美國證券監管有瞭解的律師告訴《財經》記者,在美國,有專業公司負責統計證券欺詐所帶來公共損失,為美國證監會提供和解或懲罰數額計算支持。

這位律師表示,如果將1.8億美元和解金與瑞幸先後籌措的資金數額相比,並考慮到該和解金可用作某些條件下的投資者償付,其實和解金數額並不算高。瑞幸咖啡在2019年5月的IPO中籌措資金5.61億美元,2020年1月從股市投資者手中籌集4.18億美元,從債券投資者手中籌集4.46億美元。

張巍則認為,對比世通公司欺詐案的判罰情況,美國證監會此次對瑞幸的1.8億美元罰款也不算低。

世通公司曾是美國第二大長途電話公司,17年前,因財務欺詐規模達110億美元,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達成罰款5億美元的協議,後該金額提升至7.5億美元。瑞幸咖啡在2019年4月-2020年1月故意偽造的零售銷售額超過3億美元。

上述律師表示,通常在開曼法院進行的臨時清盤會持續數年,主要針對債務償還,而非股票投資者。他提到,此次美國證監會公佈的財務造假調查和罰金金額,僅覆蓋瑞幸IPO之後的情況,未提及IPO之前的調查情況,“因為SEC還在繼續調查,所以有可能這筆和解金隻對應瞭部分調查結果的處罰。”

該律師提到,美國證監會也未提及對瑞幸相關高管的調查處罰情況。美國證監會未來可能會在其他民事訴訟程序中進行訴訟,或者與美國司法部合作,對瑞幸及相關人員發起刑事訴訟。“但如果相關高管一直待在中國,訴訟和懲罰就依然需要中國監管方的合作。”

瑞幸咖啡訴訟案代理律師郝俊波告訴《財經》記者,由 SEC直接向被告公司提起訴訟,並產生較大數額罰款的情況,在中概股中是第一例。該律所代理瞭5位中國投資者向瑞幸追訴賠償的申請,距離訴訟結果揭曉還要至少兩三年時間。

美國證監會在聲明中表示,針對瑞幸的調查仍在繼續。

中美監管差異大

1.8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為11.8億人民幣,如此巨大的處罰金額在中國證券處罰史上幾乎從沒有過。瑞幸咖啡的造假不僅使其在美國證券市場退市,還將面臨巨額賠償。如果瑞幸咖啡的上市地點在中國,可能又是另一番景象。

以康美藥業(600518.SH)為例。2016年,康美藥業在年報中虛增貨幣資金225.8億元;2017年虛增貨幣資金299.4億元,2018年上半年虛增貨幣資金361.9億元。兩年半的時間,康美藥業虛增貨幣資金規模達到887.1億元。康美藥業的財務造假也就此成為瞭A股史上最大規模的財務造假案。

最終康美藥業得到的處罰結果是,公司被要求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對康美藥業處以60萬元罰款,對6名主要負責人采取10年至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此外,別無其他。康美藥業上市公司的身份保留,投資者仍在進行著漫長的維權路。

另一個典型造假案例康得新(002450.sz),四年間虛增利潤115億元,違法情節特別嚴重。最終等到的處罰也是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以60萬元罰款,對有關人員處以3-90萬元不等處罰。目前,康得新可能面臨退市風險。

“中國罰款思路不同,中國是按標準罰,各同級別行政機關之間罰款額度差不多。賠償也是以被償損失為限,而不是讓違規者’疼’為目標。”資深投行人士王驥躍向《財經》記者表示。

“美國證監會對瑞幸咖啡的處罰表明,退市與問責和賠償並不沖突,並非退市瞭,被騙瞭的投資者就沒有渠道去賠償。”王驥躍表示。瑞幸咖啡不僅需要支付1.8億美元的賠償金額,後續還將面臨投資者提起的要求賠償的民事集體訴訟。

企業造假,重要的是不僅自身要受到懲罰,更應該讓投資者獲得賠償。在中國造假歷史上,也曾發生過幾例先行賠付的案例。2016年,欣泰電氣造假,保薦機構興業證券啟動瞭5.5億元的先行賠付基金,這也是證監會新股發行制度改革以來的首個券商先行賠付案例。此前萬福生科和海聯訊分別啟動瞭先行賠付。值得註意的是,這些都是在認定造假上市基礎上啟動的先行賠付案例,但這樣的案例屈指可數。

“中國的退市企業一直比較少,不過現在中國證券市場規則也在不斷修改,尤其也參考瞭美國的標準,完善瞭退市規定。對違法者一定要嚴厲處罰。保護不好投資者,市場吸引力就會下降。”郝俊波表示。

今年3月1日,新《證券法》開始實施,其中大幅提高瞭財務造假的違法成本,將最高懲罰金額由60萬元提高到1000萬元,加強瞭對投資者的保護力度。

12月14日晚間,滬深交易所先後發佈退市新規(征求意見稿)。對退市有關條款進行瞭修改,根據新《證券法》的要求,在證監會統一部署下,兩交易所啟動新一輪改革和完善退市制度工作。

但是,對於退市新規,業內爭議較大。王驥躍認為,退市新規整體上是進步,監管有積極一面也有溫柔一面。尤其是財務造假原則上不退市這點引起瞭很大爭議。

“退市與問責和追償並不沖突,在財務造假原則上不退市的情況下,更應該要盡快建立健全投資者因上市公司欺詐而受到損失的賠償或補償機制。”王驥躍表示。

文|馬霖 張欣培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