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1-15768115575551616018146.jpg

王成2007年7月至2010年9月曾任TCL多媒體越南分公司總經理。在他看來,這已是中國企業到越南的第三波投資熱潮。中國和美國貿易摩擦之下,全球貿易新秩序正逐步建立。中國企業需要把部分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到越南等海外國傢,實現自身產業升級,進一步滿足參與全球競爭的需求。

2019年,中國傢電業在越南的投資掀起高潮:TCL越南新基地2月動工,11月開始生產;海爾智傢(600690.SH)旗下AQUA越南滾筒洗衣機工廠7月投產;主要生產吸塵器的萊克電氣(603355.SH)越南工廠年底投產;兆馳股份(002429.SZ)10月公告全資子公司擬設立兆馳(越南)有限公司。

今年受疫情影響,一傢知名的小傢電A股上市公司面對內外銷產能緊張的局面,曾想把國內部分小傢電組裝產能轉移到越南,但由於疫情期間人員出入境限制等因素而暫緩。王成認為,“今年越南投資熱潮暫時放緩,但隨著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簽署,預計赴越投資趨勢不變。”

中國傢電業海外投資首選地

北部與中國接壤、東南瀕臨南海的越南,是眾多中國傢電企業海外工廠的首選地。亞洲金融危機之後,TCL在越南建立瞭其首個海外彩電生產工廠。王成說,那時中國企業開始有“出海”的想法,思考如何把在中國市場積累的經驗搬到周邊國傢市場,獲得周邊市場的份額。

TCL越南公司在1999年10月成立,當時投資1100多萬美元,接手香港陸氏在越南的一個工廠,主要面向越南市場,如今TCL已是越南第四大電視品牌。二十年後,TCL越南新基地的投資倍增,預計總投資將超過3.6億元,占地約7.3萬平方米,輻射東南亞及歐美市場。

王成回憶說,十幾年前,歐盟對中國出口的服裝、鞋子提高關稅和限制配額,很多中國大陸和臺灣地區的相關企業把工廠從國內搬到瞭越南。近年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傢電提高關稅,引發中國傢電企業紛紛把一些出口產能進一步轉移到越南去,以規避關稅壁壘。

其實,中國傢電業約十年前曾出現過第二波越南投資熱潮。美的集團(000333.SZ)2007年在越南平陽省建立瞭其首個海外生產基地,投資2500萬美元,主要生產電飯煲、電磁爐、電水壺等小傢電,越南基地被視為美的面向東盟市場的小傢電制造和出口重要戰略據點。

thuong-hieu-midea-cua-nuoc-nao.jpg

而2008年格力電器(000651.SZ)也曾計劃在越南設立合資公司,後因合作方不誠信而退出瞭越南合資企業。海爾2011年從松下手中收購瞭三洋電機在東南亞的白電業務,拿下三洋子品牌“AQUA”,並接盤瞭三洋越南子公司等資產。AQUA越南公司2012年成立,至今在越南已有四傢工廠。

中國傢電企業在越南的三波投資熱潮,第一波主要面向越南,第二波主要面向東盟市場,第三波主要面向歐美市場。“新一輪投資熱潮,首要因素是美國加征關稅。”王成說,TCL在墨西哥也設瞭廠,但美國市場一年有上千萬臺彩電訂單,墨西哥工廠沒那麼大產能,而越南離中國近、響應快。

吸塵器出口大戶萊克電氣2018年年底在越南租瞭廠房,設立瞭梵克羅電氣越南有限公司,註冊資本210萬美元,這也是其首個海外工廠。萊克越南工廠2019年年底投產,基本滿足萊克向美國市場出口吸塵器的需求,避免瞭關稅壁壘。

中越傢電產業鏈融合

萊克電氣海外市場部經理楊越超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吸塵器電機等核心部件仍在蘇州生產,萊克把主要零部件以散件形式出口到越南,在越南工廠組裝成吸塵器,在當地買紙箱等進行產品包裝,然後出口到美國市場。同時,萊克在泰國也買瞭地,但廠房沒有建,作儲備之用。

今年萊克越南工廠正常生產,沒有受到疫情太多影響。楊越超說,在疫情之下,今年年初萊克對美國的出口訂單有所減少,5~6月份隨著美國出臺消費刺激政策,下半年萊克對美國市場的吸塵器出口大幅增長,越南工廠對穩定萊克出口美國市場的業務發揮瞭積極作用。

不過,產能轉移初步告一段落。隨著近兩三年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到越南投資,越南工業園的廠房租金持續上漲,並且已經不能為萊克提供更多場地來擴大產能。像與萊克一樣公司總部在蘇州的電動工具生產巨頭寶時得,也在越南購買瞭土地。

“過去十年,越南變化很大。”王成說,十多年前他在TCL越南分公司任職時,越南電子產品出口還很少。後來有一次,他突然聽到消息說,越南電子產品一年出口額已達700億美元。越南1億人口,如果電子產品年出口額達到1000億美元,那麼將意味著人均出口1000美元。

三星在越南北部投資瞭大型手機制造工廠,過去兩年它把在中國惠州的手機工廠關閉瞭。同時,三星在越南南部建設瞭彩電工廠。在把手機、彩電產能轉向越南的同時,三星把更高附加值的產業放在中國,在中國西安斥巨資上馬瞭芯片工廠。巨頭們的產能轉移,帶來瞭越南電子業的繁榮。

越南的供應鏈配套能力也在逐步增強。王成說,TCL在越南當地采購的物資越來越多,上遊供應商的配套資源也引過去瞭。不僅包裝材料,五金、註塑、SMT(表面貼裝)等也都在越南購買或加工。楊越超則認為,越南現在對中國產業鏈的依賴度仍然很高,因為中國產業鏈已經非常成熟。

12439111_1582187875432539_3580757018404739743_n.jpg

事實上,這兩年越南對美國出口大幅增長,同時越南從中國進口的核心零部件規模也大幅增長。

據中國機電進出口商會給第一財經記者提供的數據,越南2019年對美國的出口規模達614億美元,同比增長29%。2020年1~10月,中國對越南整體出口增幅放緩,但越南從中國進口的核心零部件規模大幅增長,其中進口集成電路增長46.63%,進口變壓器增長40.3%,進口電動機等增長43.15%。

越南傢電業未來會否成對手

十年前,華南地區曾有政府官員擔心,越南會否取代廣東在出口加工行業中的地位。十年過去瞭,如今越南的傢電等產業更加成熟瞭,東南部湄公河三角洲等地區的產業集聚效應更加明顯瞭。但中國機電進出口商會傢電分會秘書長周南認為,中越傢電業更多是協同關系,赴越投資應受鼓勵。

上述暫緩將小傢電產能轉移到越南的A股上市公司相關人士也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在越南對人員出入境的限制放寬後,該公司長遠看還是會把出口美國的小傢電產能轉移到越南。畢竟中國工廠對美出口被加征關稅後,小傢電售價抬升影響瞭銷量增長。

不隻大企業,涉及對美出口的中小企業也在關註越南的投資機會。中山樂途電器的總經理黎明陽告訴第一財經記者,2019年6月他去過越南慶和省的省會芽莊市。去年美國曾計劃對從中國出口的風扇加征關稅,一直做出口美國風扇生意的他考慮是否要到越南設廠。

樂途一位美國客戶進口的風扇馬達,原來從廣東佛山南海采購,去年轉到從越南購買,因為可以免進口關稅。黎明陽看到在芽莊的一傢越南馬達廠,隻是七八個人的傢庭作坊,但有一臺自動高速沖床和十多臺馬達繞線機,一年可以生產200多萬臺馬達,自動化程度超出瞭他的想象。

“越南土地貴,勞動力便宜”,黎明陽說,隨著外來投資增加,越南的用工成本也在上升,隻得用自動化解決。他在中山南頭做蓄電池及做醫療器械的兩個朋友,已經到越南投資瞭。他另一個中山市小欖鎮的朋友,去年與一傢在越南的韓國工廠合作,投資瞭一批貼片機做線路板,組裝燈具、加濕器等出口美國,但當地供應鏈仍未成熟,電源線、螺絲等仍需由中國運往越南,因價格更具優勢。

由於越南比較靠近,陸路能通關,樂途出口到越南的暖爐在廣西東興、憑祥就可交貨。今年風扇出口美國的關稅穩定,所以黎明陽還沒最終決定是否到越南投資。他說,今年到越南的投資“靜瞭一些”。

不過,新投資已出現。顧傢傢居(603816.SH)今年11月公告將在越南平福省投建年產50萬套傢具的工廠。平福省與平陽省、同奈省鄰近,但沒有緊挨胡志明市。而TCL、美的的工廠在平陽省,海爾、萊克的工廠在同奈省。胡志明市是越南的經濟中心,有機場和港口,圍繞它的投資正在擴散。

王成預計,疫情平穩之後,中國企業到越南投資的熱潮仍會延續。中國東南沿海用工緊缺,國內企業一是往西走,二是往南走。RCEP協議各國正在交換文件,未來中國與東盟之間的關稅還會降低。因此,涉及出口的業務,往越南等東南亞國傢轉移,這個趨勢沒有改變。

“越南後續如果成本大幅上漲或者成為美國下一個提高關稅的潛在目標國,那麼可能成長也會遇到瓶頸,但是目前暫時還不會。”楊越超說,“不排除十年、二十年後,隨著越南當地產業鏈更加成熟,也會有自己的傢電品牌。”但周南認為,中國傢電業正在轉型升級,中越之間協同大於競爭。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