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微博視頻截圖。

企業查詢平臺顯示,201911月,王海持股20%的王海在線資訊公司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此前該公司已3年無法取得聯系。此外,王海的關聯公司湖南省醴陵市王海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南寧王海熱線咨詢有限公司,還被吊銷瞭營業執照。

事實確鑿,一時間,“打假人被打假”的消息不脛而走,引發瞭廣泛熱議。很多人說這是“接連爆料遭反噬”。

目前,王海已經出面回應,他對出問題的三傢公司分別作瞭解釋——成立醴陵王海公司是為幫職工維權,“就是準備替職工坐牢的”;南寧王海公司工作人員則是出現失誤,辦瞭稅務註銷沒註銷工商;王海在線公司則存在法定代表人偽造簽名的狀況,王海此前曾經向工商局做瞭舉報。

王海“打假”打的是“違法”,可如今他名下公司也被曝出“涉違法”;假貨本質上是失信行為,現在王海持股公司也進入失信名單……這看起來有些“搬起磚頭砸人時砸著自己腳”的既視感。

但這其實是兩碼事,宜一碼歸一碼,不能用一碼混淆另一碼——認為他所涉公司“失瞭信”他的打假行為也不足為信,或認為他自己都身陷輿論漩渦沒資格對別人打假,都有失偏頗。

眼下王海正站在風口浪尖之上。他此前通過打假辛巴團隊,力證起所賣燕窩“是糖水”,也引發瞭很多人對燕窩問題的聚焦。後來他又將炮火對準瞭羅永浩,揭露其直播帶貨,“用洗牙視頻來表現漱口水的效果”涉虛假宣傳。

通過打假重錘出擊直播帶貨界兩位頂流大咖,王海成功讓鏡頭再此聚焦於己,重奪聚光燈C位,由此也順帶引發瞭外界對他本人的關註與“監督”。

從王海當下的回應看,他對名下公司的“違法”行為給出的解釋是否站得住腳,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與求證。可供佐證的是,2005年確有報道顯示,王海主動到海淀工商分局信訪處舉報,該公司其他三位股東存在“虛報註冊資本、提交虛假證明文件”等情況,公司也由此受到瞭“罰款並吊銷其營業執照”的行政處罰。

實際上,無論王海公司“違法”情況事實到底如何,有一點需要明確,那就是王海打假行為跟其關聯公司涉嫌“違法”這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而應秉持法治立場理性看待。

一方面,隻要王海是真的打假、打的是真假,而不是假打,那就不該拿出“資格論”的論調來給他設限——縱使他的關聯公司真有違規之處,也無礙其打假的權利。

即便他因所涉公司違法而蒙上污點,隻要他打的假確屬假貨,那其行使消費者權利的行為就該得到保障。

另一方面,他盯上別人,如今被別人“盯上”,也在所難免。而“職業打假人”本也沒有免於被監督的特權。這對該群體本身也是好事:合法經營的要求對所有人一體通用,他們要求被打對象合法經營,自然也應將自身經營行為框定在合法框架內。

說起來,“職業打假”是個受爭議的行當。王海本人作為該行業的“開創者”,沒少經受爭議。早前,他因打假名揚四海,被視作替消費者凈化市場,但之後,因為他以此為業,並專門靠打假大公司獲賠償盈利,而引發外界對其“專事敲詐勒索”的質疑。也因如此,在外人眼中,他一直都有兩種身份,有人視他為“英雄”,有人將他看作“敲詐者”。

在“職業打假”的行當中,也的確出現過“打假”轉“敲詐”的例子,此前,有“山東王海”之稱的臧傢平,就因敲詐勒索被判三年有期徒刑。這類違法犯罪行為,確實會削弱打假的“合法性”。身為職業打假人,在這方面當多些潔身自好。

無論如何,“職業打假人”的打假行為隻要有理有據、合法合規,就該得到支持與鼓勵。這並不是他們自身或所涉公司違法犯罪的豁免金牌,但也不受公司某些不規范行為的影響。讓權利的歸權利,涉及問題該依法處理的依法處理,這點沒必要含糊。

相關文章:

王海稱辛巴道歉是再次欺騙:應該退一賠十

打假人王海揭秘糖水燕窩:固形物體成本不到2分錢

突襲快手一哥後 王海點名羅永浩:涉嫌誤導欺騙消費者

王海再次質問羅永浩:你推薦的漱口水到底是誰生產的?

王海發表對羅永浩與交個朋友直播間答復的回應

王海持股公司涉嫌嚴重違法 此前曾爆辛巴燕窩、小仙燉、羅永浩造假

王海評羅永浩直播間銷售假羊毛衫:事實證明羅永浩沒有選品

王海回應旗下公司涉嫌嚴重違法 稱將準備替職工坐牢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