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IT時報

作者/IT時報記者 孫妍 徐曉倩

羅永浩直播間接二連三地出事,先是被職業打假人王海盯上,質疑其直播間售賣漱口水時虛假宣傳,但羅永浩方面一一反駁。

沒想到第二天,羅永浩卻主動承認其直播間售賣的皮爾卡丹羊毛衫是假貨,將對2萬多名消費者進行3倍賠付。

繼辛巴售賣假燕窩後,羅永浩也陷入假貨漩渦,兩大短視頻平臺的“帶貨一哥”步入“深水區”,這也是抖音與淘寶斷鏈,以及快手轉型電商的必經之路。

圖源/抖音網友 羅永浩回應直播間售賣假事件,承諾先行三倍賠付

圖源/抖音網友 羅永浩回應直播間售賣假事件,承諾先行三倍賠付

01   

羅永浩售假羊毛衫

在公告中,羅永浩方面表示,這批羊毛衫的供貨來自渠道貿易商成都淘立播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簡稱“淘立播”)。

而淘立播的供貨方是桐鄉市騰運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簡稱“騰運”)和海囿尋科技有限公司(下簡稱“囿尋”)。

經羅永浩方面調查,過錯方在於騰運和囿尋,涉嫌偽造文書,涉嫌偽造假冒偽劣商品,涉嫌蓄意欺詐。“我們將和成都淘立播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一起,馬上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告中提到。

皮爾卡丹總代:

羅永浩代理商的授權書是PS的

《IT時報》記者找到瞭皮爾卡丹針織品類的總代理——蘇州悍洛普服飾有限公司,其表示桐鄉市騰運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並沒有皮爾卡丹的代理資格,“他們的授權書完全是PS的,我們已經與皮爾卡丹品牌方聯系過,稍後會發函” 。

根據工商信息披露的電話,《IT時報》記者分別致電騰運和囿尋,騰運拒絕瞭采訪,囿尋相關負責人則表示:“事情正在處理中,未來一周內協助羅永浩退款。”

但該負責人並未回應騰運是否冒充皮爾卡丹代理商一事,反對媒體稱是發錯貨造成的,“本來發的應該是羊毛衫,現在發出去的是針織衫,款式是一樣的,隻是倉庫操作失誤,整批貨全部走錯瞭”。

是誰坑瞭老羅?

中間商是前阿裡高管

從今年4月帶貨至今,羅永浩的選品公司成都星野未來科技有限公司積累瞭一定的經驗,搭建起瞭其招商選品系統,再者,按照羅永浩當今的名氣,應該是品牌方登門拜訪居多。

為何羅永浩選品公司仍不直接與品牌方對接,反倒要通過多位中間商呢?羅永浩方面難道鑒定不出授權書的真偽?羅永浩方面為何如此信任這傢供貨方?

羅永浩方面表示,合作前也檢查瞭各種證書,並簽署法律協議機合同,寫明出現假貨或不良產品時,供應商所要承擔的嚴厲賠償條款。羅永浩方面並未在公告裡追究淘立播的責任,但問題的第一環就出在這傢公司的把關不嚴。

據天眼查信息,淘立播的法定代表人是閻利珉,經股權穿透,淘立播是杭州寶貝倉數字技術有限公司100%控股的子公司,而杭州寶貝倉則是成都國小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51%控股的子公司。

圖源/天眼查

圖源/天眼查

閻利珉何許人也?他曾任淘寶聚劃算總經理,被馬雲免職後不久,他因涉嫌非受賄罪被刑拘。入獄5年,重出江湖後,拉瞭阿裡和美團的幾位前高管一起做瞭果小美無人貨架。

2018年,果小美無人貨架被曝出融資困難、裁員、團隊解散等消息,此時也正值拼多多的逆襲期,以致於有人拋出觀點,認為閻利珉離開後,淘寶聚劃算才漸漸被拼多多反超。

此後,閻利珉在公眾視野“消失”瞭一段時間。直到今年,他開始以果小美MCN直播機構創始人兼CEO的身份出現,力捧一位不溫不火的女主播木頭小馬兒。

基於閻利珉的從業經驗,羅永浩方面對其建立瞭一定的信任便不足為奇。

縱觀羅永浩假羊毛衫事件、胡杏兒直播首秀遭遇“黑中介”等事件,問題的癥結都出在沒有與品牌方直接對接,中間商把關不嚴而出現問題。

即便在供應鏈成熟的淘寶生態裡,李佳琦、薇婭兩位淘寶系的頭部主播產生瞭較強的虹吸作用,他們直播間的商品大多跳轉到品牌旗艦店,至今發生的翻車事件主要產生在演示、售後環節。

但在淘寶排在這兩位之後的雪梨,其美妝品類就已缺少大品牌,一線大牌美妝多采用海外買手在日本藥妝店、韓國免稅店、泰國免稅店等采購,上架雪梨美妝店鋪,統一進入深圳保稅納稅清關,還有部分美妝品牌是與阿裡自營的天貓國際、妙顏社以及品牌方官方旗艦店合作。

供應鏈是主播的“七寸”,售後和銷售話術嚴謹與否則是決定主播能走多遠的重要因素。

02   

羅永浩售賣漱口水陷虛假宣傳漩渦

一條短視頻將抖音直播一哥羅永浩推到瞭輿論中心,視頻中主播正在使用一款進口漱口水,並且以洗牙的視頻來表現漱口水的效果,讓消費者誤認為漱口水可以洗掉牙結石,老羅直播的畫面也被剪輯進去。

職業打假人王海:

羅永浩涉嫌虛假宣傳 將被起訴

職業打假人王海認為,羅永浩推薦的產品涉嫌虛假宣傳,需要對消費者退一賠三,起步價500元。同時,王海聲稱,如果“被騙”消費者索賠遭拒,可委托其深圳律師團隊起訴。

羅永浩方面回應,視頻是另一位博主“成為種草姐的101天”(下稱種草姐)二次剪輯拼湊,未經過“交個朋友”宣傳同意,要求其刪除侵權內容,並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該博主的短視頻內容能跳轉到官方旗艦店的鏈接,這是企業官方行為,而羅永浩作為產品推薦官有義務去約束如何使用自己的形象、名稱和肖像。”12月14日王海接受《IT時報》采訪時說道,他認為品牌與種草姐是存在合作關系。

羅永浩發佈公告後,記者發現種草姐的該條微博已經被刪除,無法確認視頻中是否為官方產品鏈接。在該品牌官方旗艦店中,99.9%抑菌和去牙漬口臭是兩大效果,並沒有標明有洗牙功能。

不過,在抖音平臺搜索“星空漱口水”時,有一條掛有羅永浩形象的官方旗艦店視頻中,有用戶留言:“牙結石能去除嗎?”官方客服的回答是:“堅持使用,是可以的呢” 。

王海後續回復《IT時報》稱:“得知產品涉及虛假宣傳依然給它帶貨,按照《廣告法》需要負連帶責任。

羅永浩一一反駁:

代理商報關單、品牌授權完備

王海方面還指出羅永浩帶貨的“鄧特艾克”漱口水涉嫌虛假廠名廠址、假冒進口商品,作為英語老師的羅永浩顯然知情,這是在有意坑騙消費者。搜索應用上顯示,鄧特艾克品牌是由深圳麥凱來科技有限公司申請註冊。

羅永浩的回應是帶貨品牌是英國派瑞公司,目前已被收購並入英國上市公司Venture Life,而麥凱來是Venture Life在中國的代理商。派瑞公司通過瞭多個大電商平臺的嚴格審查,且在各大電商平臺都開有旗艦店和官方自營店。

至於涉嫌虛假廠名廠址,羅永浩方面的回應是派瑞公司註冊地址VENTURE HOUSE是虛擬辦公地址。虛擬辦公地址和虛擬地址是兩個概念。虛擬地址是真實存在的,可以用來註冊公司。

“英國上市公司資本隻有25萬英鎊?邏輯上是說不通。羅永浩最有力的證據是放出英國工廠生產的照片以及海關清單。”王海告訴《IT時報》記者。

王海方面還表示,已經將情況舉報工商局並且收到瞭部分消費者的反饋,等結果出來會起訴到法院。

羅永浩方面回復《IT時報》,以公司公告為準,至於麥凱來的代理商資質和報關單,羅永浩方面尚未提供。

繼王海質疑羅永浩直播間售賣漱口水虛假宣傳後,又再次質疑羅永浩售賣蘭蔻唇膏的商傢拿不出授權書並已關店整頓。

律師解讀:

主播與代言人不同     

抖音斷鏈淘寶、快手轉型電商,不得不說,最近羅永浩和辛巴遭遇售假危機,是抖音、快手轉型陣痛期的縮影。

而在消費者看來,自己是信任羅永浩、辛巴的選品才在直播間下單,在一定程度上,主播也瞭品牌代言人。

在羅永浩被質疑虛假宣傳的視頻中,也出現瞭薇婭直播帶貨該款漱口水時的聲音,其實遭遇二次加工的不隻是羅永浩。

極具李佳琦個人風格的“Oh My God 買它”也遭遇瞭二次加工,一些商傢利用他的音頻騙消費者,讓人誤以為是他推薦的,李佳琦方面試圖申請聲音商標,結果被駁回瞭。

當主播與品牌深度捆綁後,主播往往會和品牌產生高粘性,成為消費者購買該款產品的重要背書。

就像花西子之於李佳琦,李佳琦不僅在直播間售賣花西子,而且還參與到花西子的研發環節中。如果主播推薦的產品出現負面輿情,主播是否要承擔相應的責任呢?

“涉嫌虛假宣傳的主體隻能是品牌方,如果主播在直播期間沒有出現虛假宣傳行為是不需要承擔法律責任的,如果存在主播有虛假宣傳行為,虛假宣傳最終的法律責任應當仍然是商傢承擔,”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律師李旻告訴記者,“事後商傢可以依據委托合同向主播進行追償或者根據過錯對責任進行劃分。”

李旻還指出,主播作為委托銷售方是有義務審核產品的相應資質,包括使用情形、不符合國傢法律法規的生產要件或者是生產可能會對消費者人身安全帶來影響的。

“主播是否要承擔責任,需要看他實際的宣傳行為是否違法,如果主播的行為沒有違法,而是品牌方違法,他是不需要承擔責任的。”浙江澤鼎律師事務所夏謹言表示,“唯一一種情況需要負責的是主播在獲知推薦產品是假冒偽劣或者不合格時,依然幫品牌宣傳。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