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集市”逐漸被超市替代,不用等幾日才有的“趕集”,在超市隨時隨地都可以買到新鮮的蔬果和日用品,甚至超市負責人將村裡有微信的人拉進微信群,每天群裡吆喝促銷售賣。

而如日中天的超市正面臨淘寶、社區團購的競爭威脅。

農村“社區團購”縮影

小亞拿著手機跟曉碩談論前一天團購的情況。

“昨天的菠菜不太新鮮,咦,今天這肥皂好便宜,團一個吧。”曉碩低頭劃著手機對小亞說。

“好呀,這橙子也很不錯。”

小亞和曉碩正在微信群裡尋找秒殺和特價商品,商品頁面顯示“美團優選”。

小亞和曉碩所在的微信群就是一個寶媽開蛋糕店而建的群,每日群主發一些特價、秒殺產品。小亞和曉碩們選擇需要的下單,第二天商品就會配送到蛋糕店,她們去自提。

其實,這就是社區團購,采用“預售+自提”的模式,通過聯合社區小店經營者等人群作為“團長”,配送到“團長”處,居民自提。

曉碩說:“在農村剛流行,團購在縣城更流行,不用下樓跑去超市或者農貿市場買東西,直接手機下單,太方便瞭。”

“但在村裡,更多還是選擇去超市,除非秒殺價格比超市便宜。”小亞說。

“我更喜歡團購,真方便,手機選選下單,自己取貨就行。”曉碩補充道。

“社區團購”大作戰

2020年“社區團購”被反復討論,說明它火瞭。特別是互聯網巨頭紛紛入局社區團購,疫情也催生瞭風口的形成。

2020年5月,滴滴橙心優選公司成立,6月橙心優選小程序正式上線運營。10月25日後,橙心優選再次加速拓展業務版圖,密集進入河南、福建、浙江、江西等省份。截至目前,橙心優選已在20個省份落地。滴滴 CEO 程維曾在內部會議上表示:“對橙心優選的投入不設上限,全力拿下市場第一名。”

7月美團成立“優選事業部”,美團優選App在應用商店內上線,9月完成濟南、武漢、廣州、佛山四地上線,提出年內快速實現“千城”覆蓋。11月30日,王興在美團第三季度業績報告後的分析師會上說,美團優選將是我們業務的核心點,它是切入買菜市場最高效的模型,能幫助其滲透市場,尤其是四五六線、低級別的城市。截至目前,美團優選進入27個省份、293城。

8月,拼多多孵化的“多多買菜”在武漢率先開團、招募團長。據瞭解,“多多買菜”是拼多多2020年唯一的超一級項目,拼多多創始成員、拼多多商城運營負責人阿佈領銜,向黃崢匯報。

11月30日,劉強東在京東高管會上說,要親自下場帶隊,“帶領京東打好社區團購這一仗”。12月11日京東宣佈7億美元戰略投資興盛優選。

流量稀缺、電商紅利已觸天花板,社區團購成為互聯網巨頭在賽道超車的機會,非要抓住不可。

“社區團購”的風口能堅持多久?

去年,筆者所在的村裡,中光和力寧兩個超市正在打“價格戰”,各自建瞭超市微信群,兩個微信群都是這個村子裡的居民,哪傢價格低就去哪傢買。

今年“中光超市”把隔壁空房租下來打通變成瞭大型超市,“力寧超市”也裝修更新。顧客還是這個村裡的人。

“力寧超市”老板娘拿著手機在拍視頻,“剛到的菠菜,便宜瞭,都來看看,”說完發到微信群裡,背影有一些落寞。“中廣超市”也如此。他們都在思考新的競爭手法。

而新建的團購群“團長”在不停發送秒殺特價商品。

12月11日,《人民日報》刊發題為《社區團購爭議背後,是對互聯網巨頭科技創新的更多期待》的評論,呼籲互聯網巨頭在科技創新上有更多擔當、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為,別隻惦記著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引發社會熱議。

同時,一些零售商、品牌商先後要求經銷團隊禁止向以多多買菜、美團優選等為代表的社區團購平臺供貨,原因是社區團購的嚴重低價幹擾正常的市場秩序。

“趕集”的人越來越少,甚至都記不得哪天開市,有些人在撤退,有些人仍在堅守。

未來,人們的購物方式又會發生哪些改變呢?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