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位身價超過800億美元的全球第七大富豪並沒有去低稅率的德州,而是去瞭度假勝地夏威夷州。他在那裡擁有一整個島!

在上周宣佈甲骨文總部搬遷到德州之後,埃裡森本周通過內部郵件向員工表示,自己已經搬到瞭夏威夷第六大島拉奈島(Lanai)上,未來將通過Zoom等遠程協作手段繼續工作。埃裡森甚至還在郵件落款用夏威夷語Mahalo來替代英文中的“感謝大傢”一詞。

埃裡森實際上早就是拉奈島的“島主”。他在2012年花瞭5億美元買下這個島98%的公共土地。除瞭拉奈島居民自己的私人房產,整個島幾乎所有的土地都是他的私人財產。在過去幾年時間,埃裡森逐步將這個島從原先的農業種植園改造成瞭一個豪華度假勝地,而3000多原先島民大部分都成為瞭他的雇員。為瞭開發這個島嶼,埃裡森甚至還買瞭一個航空公司Island Air。

此前甲骨文宣佈將總部從加州紅木城搬遷到德州奧斯汀。但需要強調的是,無論是特斯拉還是甲骨文,都是將公司總部註冊地轉移到德州奧斯汀,未來主要在德州進行擴張,這樣可以享受到德州的低稅收待遇。德州的企業監管更加寬松,企業稅賦也比加州低很多,勞動力雇傭成本更是遠低於矽谷。

但這並不代表這些企業巨頭要關閉矽谷園區,員工是否合並到德州工作也全憑自願。相比矽谷高昂的房價和生活成本,德州的生活更加親民宜人。而且,德州沒有州個人所得稅和資本利得稅,加州這兩項都是全美最高。對於主要持有股票的科技公司高管與員工來說,去德州可以省下大筆稅款。

今年宣佈總部搬離加州的科技公司包括特斯拉、甲骨文、惠普企業、Palantir(搬去科羅拉多州)等等,而AMD等公司實際上已經早將主要職能都轉移到德州奧斯汀園區。而離開矽谷的科技億萬富豪包括瞭馬斯克、埃裡森,還有早已離開矽谷的彼得·蒂爾(Peter Thiel)、Palatir聯合創始人兼CEO卡普(Alex Karp)、風投大亨拉波斯(Keith Rabois,去瞭佛羅裡達)。

省稅當然是最重要的原因,加州的州個人所得稅最高稅率和州資本利得稅都是全美最高的13.3%,而德州根本就沒有這兩種稅。即便是夏威夷的所得稅也明顯低於加州。而加州民主黨主導的議會還在打算繼續上調對富人的所得稅最高稅率,增加收入用於社會福利。

此外,政治原因也是超級富豪希望離開的重要原因。彼得蒂爾離開矽谷,是因為之前公開支持特朗普總統,成為瞭矽谷的眾矢之的;卡普離開加州,是因為Palantir因為負責為美國政府進行大數據情報分析,成為瞭邪惡的象征,此前帕羅阿托的矽谷總部經常遭受抗議。馬斯克離開加州,是因為不滿加州政府在疫情期間對特斯拉的限制。

甲骨文搬去德州,埃裡森離開加州,或許也存在著部分政治原因。甲骨文或許是與特朗普關系最為密切的科技公司,甲骨文CEO卡茨(Safra Catz)在2016年底就加入瞭特朗普的過渡團隊,並且公開表示“自己支持特朗普總統”,一度引發幾位高管辭職抗議。她還曾經是特朗普政府財政部長和國傢安全顧問的候選人。此外,卡茨還曾經和蒂爾一道去白宮參加特朗普的宴會。

今年年初,埃裡森還在自傢高爾夫球場為特朗普舉辦籌款活動,為後者的大選籌集瞭超過千萬美元的資金。這一投資給甲骨文也帶來瞭豐厚的收益。在甲骨文起訴谷歌Android侵犯Java專利權的訴訟中,美國司法部公開支持甲骨文,這一索賠百億美元的世紀訴訟在經過十年之後,終於到瞭美國最高法院進行終審,看起來保守派大法官更傾向於支持甲骨文。在美國政府強迫TikTok出售的交易中,甲骨文也成為瞭大贏傢。

但投資押註大選總是有政治風險的。現在拜登已經確定成為美國下任總統,甲骨文也將從最接近白宮的公司變成與白宮最冷淡的企業。正好是在大選結果揭曉之後,埃裡森將甲骨文總部轉移到共和黨大本營德州,自己又宣佈定居夏威夷度假島。埃裡森在全球諸多富豪區都有豪宅莊園,單是加州就包括矽谷、馬裡佈以及Palm Desert等地。

毫無疑問,埃裡森是矽谷最特立獨行的億萬富翁。他行事高調張揚,性格囂張跋扈,競爭不擇手段,炫富從不收斂。正是因為這種性格,埃裡森將喬佈斯視為自己的畢生知音,也和馬斯克惺惺相惜。他是特斯拉的最大個人股東之一,也是董事會成員。

和喬佈斯與馬斯克一樣,埃裡森的毒舌也從來不閑著:微軟的蓋茨、谷歌的佩奇、SalesForce的貝尼奧夫、亞馬遜的貝佐斯、惠普董事會、Facebook的紮克伯格,都曾經是他無情嘲諷和奚落的對象。而在鄙視貝佐斯和紮克伯格這方面,埃裡森和馬斯克會有很多共同語言。不過,谷歌兩位創始人是馬斯克的好友和投資者。

和矽谷其他理工男超級富翁的低調生活不同,從小就囂張的埃裡森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低調,華服名表香車豪宅私人飛機奢華遊艇,生活的幾乎每一個細節都充斥著奢華。埃裡森是個非常“專一”的男人,從20多歲到70多歲,他始終都喜歡年輕美女。

而海洋則是埃裡森最迷戀的領域。他花瞭3億美元打造全球頂級奢華遊艇Rising Sun,每個規格都要壓過微軟前創始人保羅·艾倫(Paul Allen)的豪華遊艇章魚號。最值一提的是,埃裡森花瞭3億美元打造瞭甲骨文帆船隊,為美國贏得瞭兩座美洲杯,迷戀航海的他甚至親自參賽。

埃裡森最喜歡的就是冒險和刺激。別的億萬富翁買的是一架私人飛機,埃裡森買的是一個機組——除瞭波音、灣流這種常見商務機,甚至還有兩架真正的戰鬥機,而且他自己開!埃裡森擁有戰鬥機飛行員執照。他甚至曾經開著戰鬥機,從舊金山金門大橋的橋下掠過,這是一個非常高難度和危險的專業表演動作。

埃裡森最欣賞的朋友是喬佈斯。兩人有著太多相似之處,桀驁不馴,恃才傲物,迷戀日本文化,還有共同的競爭對手蓋茨,而且埃裡森和喬佈斯都認為蓋茨是個沒品位的呆子。2001年的時候埃裡森還曾經短暫超越蓋茨,當過世界首富。

從某種意義上說,甲骨文就像是企業軟件市場的蘋果。當九十年代中後期蘋果陷入困境的時候,埃裡森還曾經還想過買下蘋果讓喬佈斯來運營,圓瞭後者的回歸夢。後來老喬果然以救世主的身份高調回歸蘋果,開創瞭一個全新的時代。

埃裡森2003年第四次結婚時,喬佈斯甚至親自充當他婚禮的攝影師,這絕對是全球最貴的攝影師。當2011年喬佈斯去世的消息傳來時,正在參加甲骨文OpenWorld大會的埃裡森情緒異常低落,他永遠失去瞭最懂自己的摯友。

一個逝去的時代,一個個離開的傳奇。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