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體來看,今年特斯拉的全球銷量預計將超過50萬輛,僅占全球汽車總銷量的不到1%。而相比之下,Cox Automotive預計,2020年,僅美國市場上的汽車總銷量將至少達到1430萬輛,低於過往5年的平均每年1700萬輛以上的水平。

沃倫資本公司的分析顯示,目前新能源汽車在中國乘用車總銷量中占比大約6%,2020年的前11個月中,中國乘用車總銷量為1750萬輛,其中新能源汽車銷量約為96.3萬輛。1月至11月底期間,特斯拉在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上獲得瞭12%的市場份額,僅次於本土汽車制造商比亞迪和上汽集團。沃倫資本公司是一個專註於中國企業和在華跨國公司的股票研究機構,該公司創始人兼CEO李俊恒(音)解釋稱,在中國市場上,買傢對汽車的價格非常敏感。因此,對於特斯拉這個高科技、高價格汽車品牌來說,他們在中國市場上所取得的成就,可以說非常成功。

而且特斯拉還是一隻低浮動股票,也就是說其價格有可能進一步上漲。FactSet的數據顯示,該公司內部人士所擁有的特斯拉股份,剛剛超過20%。其中,馬斯克個人截至今年9月份,擁有公司18%的股份。

截至2020年9月30日,機構股東持有特斯拉大約42%的股份,該公司的前三大機構股東分別為Capital Research & Management Co。、The Vanguard Group和Baillie Gifford。這三大機構股東都在今年第三季度減持瞭特斯拉股份。

不僅在2020年中特斯拉的股價迎來瞭火箭升空般的增長,而且華爾街許多人分析師認為,進入2021年後,特斯拉股價依然有進一步上升的空間。例如,CFRA Research分析師加雷特·尼爾森(Garrett Nelson)最近就將特斯拉12個月的目標價上調瞭100美元,至750美元,並再次給出瞭“強烈建議買入”的評級。在此之前,特斯拉剛剛披露瞭按照市價最多增資50億美元的計劃。

然而,其他一些分析師則針對特斯拉股票發出瞭警告,他們認為特斯拉的市值大漲,更多地來自公司的技術目標和前瞻性陳述,而並非基於其電動汽車的利潤和需求、車輛的服務和軟件,以及其太陽能和儲能產品。

上周三,J.P.Morgan分析師萊恩·佈林克曼(Ryan Brinkman)在發給投資人的一份報告中寫道:“我們不建議投資人在其投資組合中,將特斯拉股票與標普指數同等對待,因為在我們看來,幾乎所有的常規指標都表明,特斯拉股價不僅是被高估,而且是被大幅高估。”

上周五,Jeffries分析師菲利普·胡奇奧斯(Philippe Houchois)將特斯拉的股票評級從“買入”下調為“持有”,但是奇怪的是,他又將其目標價格上調到瞭650美元,稱特斯拉擁有“持久的競爭優勢”,但是“考慮到行業結構和政治因素,我們不認為特斯拉能夠在汽車行業獲得主導地位”。

FactSet的數據顯示,特斯拉當前的企業價值,約為該公司未計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利潤(即EBITDA)的180倍。公司五年平均倍數為151.8,范圍在23.2至420之間。

相比之下,豐田當前的倍數為12.5,五年平均倍數為8.1。今年7月,特斯拉市值超越豐田,成為瞭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車制造商。而美國最大汽車制造商通用汽車當前的倍數為8.7。即使是蘋果和谷歌等著名科技企業,它們的倍數也明顯低於特斯拉,蘋果和谷歌的倍數分別為26.7和23.4。

特斯拉的支持者認為,該公司已經顛覆瞭傳統汽車行業,證明純電動汽車可以超越傳統內燃機汽車,並且迫使通用汽車等競爭對手也不得不進入這一領域,紛紛開發自己的電動汽車。支持者表示,隨著特斯拉在全球范圍內的不斷擴張,公司的銷量和盈利將迎來持續增長。隨著特斯拉發佈新的產品,例如正式版的FSD軟件、自己的汽車保險業務、Cybertruck和下一代Roadster等新車型,該公司將銷售更多的汽車和服務,在保留現有客戶的同時,獲得更多新客戶。

特斯拉的股東們依然堅信馬斯克的願景,相信他和特斯拉公司最終能夠兌現承諾。就算原型車變成真正的產品所需的時間比預期中長一些,他們也不介意,這些產品包括Solarglass太陽能屋頂,當然也包括最受外界期待的帶有自動駕駛功能的電動汽車。

隻要特斯拉還能提出具有創新性的創意,他們就不會缺少粉絲,也不會缺少資本。即使是在這個疫情肆虐之年,特斯拉依然有能力開拓新市場,籌集數十億資金建設新工廠,並且努力實現其自主生產電池的夢想。

此前連續5個季度中,該公司都實現瞭盈利。而且與此同時,他們近期還在上海建設瞭新工廠並開始生產,而且還正著手在美國德州和德國柏林建設新工廠。

上周四,摩根士丹利分析師亞當·喬納斯(Adam Jonas)曾呼籲特斯瞭投資人“與軟件/技術領域的同事進行接觸,以瞭解其不斷變化的商業模式”。他表示,在特斯拉540美元的目標股價中,其服務占據瞭其中的164美元。

而唱衰特斯拉的人則認為,該公司被歸類為科技企業,而不是汽車制造商,這一點是不公平的,而且其市值也與現實有所脫節,股價被嚴重高估,這些人認為,特斯拉的股價將慢慢恢復至正常水平。

一直以來,特斯拉車輛都存在質量和可靠性問題,而馬斯克並未為此承擔起責任,而且華爾街也忽視、或是沒有追究馬斯克的責任。 2020年,該公司分別在美國和中國因車輛質量問題發起瞭車輛召回。上個月,特斯拉在美國召回瞭大約9500輛Model X和Model Y。10月,特斯拉在中國召回2013年到2017年之間進口的Model S和Model X電動汽車,召回原因是車輛的懸架存在缺陷。這些問題都導致瞭特斯拉聲譽受損。

特斯拉迄今從未對外披露其最新車型Model Y的銷售數據,因此外界無法判斷該車型是否取得瞭成功,或是取得瞭多大的成功,更不清楚Model Y是否正在吞噬Model 3的銷量,是否導致該公司的兩款車出現“內鬥”。此前特斯拉還曾多次承諾,其FSD自動駕駛系統已經接近完成,但是隨後馬斯克又稱,FSD團隊今年對該軟件進行瞭大規模重寫。

Douglas C Lane and Associates的管理合夥人兼投資組合經理薩拉特·塞蒂(Sarat Sethi)表示,雖然他本人不會做空特斯拉,但是他認為,特斯拉股價將在未來12個月內下跌,而且在未來三年內,他也不想持有特斯拉股票。

他表示:“他們必須要把一切都做得非常完美。他們必須要成為一傢軟件企業,要想配得上當前的市值,他們需要成為一傢無所不能的企業。”

J.P.Morgan的數據顯示,自2018年12月以來,盡管分析師同時下調瞭針對特斯拉2020年、2021年、2022年、2023年和2024年每股收益的預期,但是分析師平均將該股12個月的目標價格提高瞭約450%。

持有現金不足

如果真的是“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那麼特斯拉還需要努力。與大型車企和科技企業相比,特斯拉手裡的現金遠遠不夠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今年該公司今年曾先後3次尋求資本市場的幫助,包括他們在上周二宣佈的股票出售計劃。在未來的發展過程中,特斯拉很可能將會繼續這樣,從而獲得現金。

汽車行業是一個極度燒錢的行業,幾乎每一項工作都需要花費大量現金,例如擴大車輛生產規模、推出新的車型,以及進入新的細分市場(例如特斯拉計劃推出Semi進軍重型商用卡車市場)等。

截至第三季度末,特斯拉持有的總資產為457億美元,其中包括145億美元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而相比之下,通用汽車的總資產高達2397億美元,其中包括269億美元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蘋果公司的總資產為3173億美元,其中包括超過1918億美元的現金和有價證券。

特斯拉支持者認為,該公司應該在美國和全球范圍內進行大規模擴張,從而增加公司的業務。其中包括在中國加緊車輛生產,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電動汽車市場,也是特斯拉增長最重要的驅動力。此外,分析師認為特斯拉也應該在德克薩斯州和德國建設新的汽車生產工廠。在當地法規的驅動下,中國和歐洲的電動汽車普及速度將會超過美國,因此在中國和歐洲擁有工廠,對於特斯拉來說非常重要。此外,特斯拉之所以在德克薩斯州建設工廠,是為瞭在這裡生產電動皮卡,而這也是特斯拉尚未開拓的細分市場。

在2020年公司股價大幅提升之際,挖掘資本市場是一項明智之舉,特斯拉需要獲得更多的現金,在可預見的未來中持續發展。

周二,Wedbush分析師丹·艾維斯(Dan Ives)在一份報告中表示,特斯拉此次融資是一個“明顯的積極因素,進一步鞏固瞭特斯拉的股價提升”。

艾維斯在這份報告中寫道:“當前馬斯克正在籌集足夠的資金,讓資產負債表和資本結構進一步穩固其不斷增長的現金狀況,並慢慢擺脫債務。現在,馬斯克的實力明顯增強,並帶領公司實現瞭盈利,特斯拉的主要工廠建設即將開始(奧斯汀和柏林工廠),這讓此前揮之不去的唱衰特斯拉的觀點暫時啞火。”

但是唱衰特斯拉的認為,該公司從來沒有證明他們可以持續盈利,並且需要繼續利用金融市場來償還債務以及進行全球擴張。

Dun & Bradstreet的數據顯示,截止到9月底,在財務壓力和商業信用評級得分方面,特斯拉是得分最低的企業之一。這意味著,在大多數時間裡,該公司沒有向供應商付款,或是沒有按時付款。

今年10月,特斯拉對投資人表示,該公司計劃在2021年和2022年將支出提升到25億美元,尤其是在新工廠建設和現有工廠擴建方面,包括其電池芯生產業務。但是,這些支出中,很大一部分可能要用於支付舊債務,可能還要支付該公司發展過程中所堆積的召回、訴訟與和解費用。

對沖基金經理邁克爾·佈雷(Michael Burry)上周在一條推文中敦促馬斯克在其“荒謬”的股價水平上發行更多股票,當前這條推文已經被刪除。此前佈雷表示自己是特斯拉空頭。

車輛交付

2020年中,特斯拉的車輛交付量也迎來瞭提升,但是該公司在美國和全球汽車總銷量中的占比,依然不足1%。

在特斯拉2020年股東大會和電池日活動上,馬斯克透露該公司今年的汽車交付量將比去年提升30%至40%,這意味著其2020年的總交付量將在47.75萬至51.45萬輛之間。而相比之下,截至今年第三季度,通用汽車的批發出貨量為240萬輛,其中北美地區為190萬輛。

在交付量方面,馬斯克有著一個雄偉的計劃,要在未來十年中,將特斯拉銷量從2020年的50萬輛左右提升到每年2000萬輛。

支持者表示,在美國電動汽車銷量方面,特斯拉占據著四分之三的市場份額,因此在不斷增長的電動汽車市場上,與通用等傳統汽車制造商相比,特斯拉掌握著先發優勢。該公司還在全美范圍內運營著自己的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這也是該公司的另一個競爭優勢。

該公司通過此前的營銷、活動,以及大量使用社交媒體等方式,為自己吸引瞭大量狂熱粉絲,這些特斯拉粉絲充分信任馬斯克,也願意購買特斯拉的電動汽車。

而且整車OTA升級方面,特斯拉也算是開山鼻祖,這種升級方式讓車主覺得,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的汽車將會變得越來越好,因為OTA升級將讓車輛獲得最新的功能,而不會像傳統汽車那樣,越開越落後。此外,在支持者眼中,特斯拉的技術也領先於其他廠商,其中既包括通用、豐田和大眾等傳統廠商,也包括蔚來等造車新勢力企業。

上周,高盛分析師馬克·德萊尼(Mark Delaney)在一份投資人說明中表示,如果特斯拉能夠保持在電動汽車市場中保持20%的高份額,那麼到2040年時,其年銷量有望達到1500萬輛。

然而在唱衰者看來,在總體汽車行業中,特斯拉的銷量和交付量都隻占一小部分。隨著越來越多的汽車制造商進入電動汽車市場,特斯拉的市場份額將會不可避免地被稀釋,未來特斯拉將重新變成小眾品牌。一些企業當前已經對特斯拉的主導地位發起瞭挑戰,尤其是在歐洲市場上,大眾剛剛推出的ID.3就受到瞭歐洲消費者的歡迎。

此外,特斯拉還正在進入一些對價格更加敏感的市場,這些市場上的消費者更為挑剔,不會容忍特斯拉的質量和穩定性缺陷。雖然特斯拉基本已經主導瞭美國高端電動汽車市場,然而其地位也將迎來挑戰,越來越多的初創企業和傳統車企都在美國市場發佈自己的電動汽車,無論是在品質還是在價格上,這些新車型都與特斯拉的車輛形成瞭競爭。例如,通用汽車此前宣佈,計劃在2025年之前投資270億美元,大力發展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汽車。通用表示,將在全球范圍內發佈30款新的電動汽車,其中就包括將於明年上市的電動版GMC悍馬,該車將在市場上與特斯拉Cybertruk“正面剛”。除瞭GMC品牌之外,通用旗下的凱迪拉克、別克和雪佛蘭等多個品牌都將推出自己的電動汽車,與特斯拉爭奪市場。

當前,特斯拉有4款車型在售,然而大名鼎鼎的《消費者報告》卻隻推薦瞭其中的一款。在JD Power於2020年6月發佈的年度質量研究中,在其評估的全部32個主要汽車品牌中,特斯拉排名最低。IHS Markit預計,2024年全球汽車總銷量大約為9230萬輛,其中電動汽車占比將僅占10.2%。

本周一,特斯拉股價下降4%,收於636.30美元每股。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