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丨淺蟬

就在今年11月底,北京市海淀區教育委員會辦公室印發通知,將信息技術納入初中學業水平測試,考查內容包括信息技術基礎、數據處理、程序設計、圖像處理、音視頻處理五個方面,考試不通過將不予畢業。

“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句話就像緊箍咒一樣,牢牢套在每個傢長的腦袋上。別人隻要講一句現在流行讓孩子學什麼,傢長就非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去研究、去報名。從前流行的是學英語、學鋼琴、學奧數,現在時代變瞭,少兒編程變成最新的風潮。

培訓機構們也如雨後春筍快速成長起來,在培訓機構的口中,蘋果之父喬佈斯的那句“每個人都應該(花一年時間)學編程”就是他們天然的背書;近幾年政府倡導中小學推廣編程教育,更是成為炒熱少兒編程市場的助燃劑。

不但得學,還得從小學就開始學,培訓機構對傢長們不停佈道:要“抓住孩子頭腦發育黃金期,培養邏輯思維能力”。

其實瑤瑤媽很早就隱約聽說過少兒編程,但她和老公都是文科專業出身,跟編程完全不搭邊,對於不太熟悉的東西,他們也很猶豫不決。這種迷茫其實也和目前所說的“少兒編程”有著不同的具體分類有關。

目前市場上所說的少兒編程其實分為兩種。一種是機器人編程,引用某培訓機構的定義來說就是“課程內容包括硬件知識和編程知識,以硬件知識為主,主要是簡單的機械原理、電子電路知識。編程知識則受限於所選擇的機器人,一般來說使用一種機器人學會的編程方法,對其他機器人並不適用。機器人編程一般從樂高 WeDo 開始入門”。

另一種則是軟件編程,可能提到編程人們首先想到的也是這種——即以代碼為基礎設置計算機運算方式並實現某種結果。但受限於理解能力和思維能力,小朋友們所學的編程語言也有不同,例如低齡學生主要學的是圖形化編程語言,其中以麻省理工學院開發的Scratch為代表。這個軟件由帶有各種功能的積木模塊構成,用鼠標拖拽積木模塊並進行排列組合就可以完成編程,能夠實現遊戲、動畫等效果。再進一步,小學二三年級以上就可以嘗試用Python進行簡單的編程,但是對孩子的邏輯、英文和電腦操作能力都有更高的要求。

Scratch的操作頁面

Scratch的操作頁面

客觀來講,Scratch也許可以讓小孩子理解編程的思維,但絕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編程,既不能與初高中的計算機課程相接軌,更別提培養未來的程序員瞭,所謂的越早開始學編程越好似乎隻是培訓機構制造焦慮的話術罷瞭。

從目前的市場情況來看,軟件編程似乎更為主流,一些培訓機構也認為二者殊途同歸,最後還是要落回到軟件編程上。同時由於國傢的相關推廣、考試政策,軟件編程也正在走進各地中小學之中。

在瞭解少兒編程之前,瑤瑤媽其實已經很“忙”——以往他們一直按照非常傳統的路子培養瑤瑤,小朋友的課餘時間全都在舞蹈、長笛、書法、英語、主持人等課外班中渡過。

現在網絡上流行用“雞娃”來形容那些每天被迫“打雞血”的小朋友,按照瑤瑤現在的狀態來說,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雞娃瞭。但是顯然瑤瑤媽覺得有點不夠,自從把少兒編程放在心上之後,她開始跟老師、同學傢長打聽消息,研究各類線上培訓機構。

在某次與培訓機構老師交談後,她終於下定決心要給孩子報名瞭。打動她的不是別的,正是老師介紹說現在學少兒編程可以考級、參加比賽,如果拿到名次的話可以在升學的時候加分。

這種“套路”其實和以前的奧數很像,不過,進入“互聯網時代”,少兒編程的機構也變成瞭互聯網公司,享受著投資人們的熱捧,誕生瞭許多估值極高的公司。

其中,前不久完成13億的D輪融資的編程貓,是市場上規模較大的少兒編程培訓機構之一,因此在業內頗受關註。

事實上,這種“降維打擊”的培訓,各類機構之間的課程內容相差不大。許多時候,傢長們的決策還是從“功利”的角度出發,誰能最好解決自己的焦慮,就選誰。

編程貓的課程設置

編程貓的課程設置

因此,課程顧問的咨詢和推銷環節就十分關鍵。

編程貓的課程顧問在課程基本信息之餘,往往會著重介紹少兒編程等級測試、比賽的一些信息。就像舞蹈、樂器一樣,少兒編程雖然走入人們視野中的時間不長,但也是有考級制度的。2019年10月25日,全國高等學校計算機教育研究會等四個單位聯合發佈瞭國內首個《青少年編程能力等級》團體標準,同年11月15日,相關單位又推出瞭NCT(National Coding Test for Adolescents)全國青少年編程能力等級測試。該等級測試面向8-18歲青少年,包括圖形化編程(1-3級)和Python編程(1-4級),難度逐級提升。

除瞭考級之外,少兒編程還有五大賽事。這些比賽聽起來十分高大上,背書機構也有一些分量,但是其中的含金量卻很難說,其中個別賽事的詳細信息和評價標準也並非公開透明。

編程貓匯總的五大賽事

編程貓匯總的五大賽事

據一些傢長接觸的課程顧問介紹,如果傢長想讓孩子走競賽路線,編程貓能起到很大作用,畢竟其中四大賽事都由編程貓協辦,在藍橋杯中編程貓學院如果通過考級一級就能直接參加省賽,除此之外還有賽前集訓等幫助。

這些看似能解決焦慮的信息,往往能讓瑤瑤媽這樣的傢長們下最後的決心。

瑤瑤媽在研究之後,最終掏出瞭八千多元為瑤瑤報瞭在線編程課程。至於瑤瑤原本的課外班實在太多,自然分身乏術,另外也是教育資金上不大寬裕,於是瑤瑤媽也沒跟孩子商量,就準備先停掉舞蹈和長笛課。

與身在二線城市的瑤瑤媽不同,定居深圳的嘉文早就為自己的兒子報名瞭少兒編程培訓班,到如今已經有接近一年的時間瞭。歷來一樣新興事物都是從一線城市發展起來,再輻射到其他省市,少兒編程自然也不例外。而深圳的另一個特殊性在於,有騰訊等互聯網大廠坐鎮,那些沒體驗過程序員996加班、寫代碼寫到頭禿的傢長們,隻看到互聯網從業者光鮮亮麗的一面,也想讓自己的孩子借由編程搏一個好未來。在停掉其他興趣時,瑤瑤媽也不是沒有猶豫,但後來她想通瞭——“以後也不靠這些本事吃飯”。

與過往的奧數一樣,仔細研究,它們解決的其實都是傢長的焦慮。但奧數這樣的競賽驅動的興趣班,傢長往往瞄準的是“短期利益”——考好瞭可以上個好學校,但到瞭如今的少兒編程,許多傢長的思考起點已經是自己成年後的人生經歷——“看看現在做互聯網的、程序員們多賺錢,互聯網公司工資多高啊”。這種邏輯顯得更加現實,甚至帶有一點殘酷。

不過,在傢長們還沒來得及反思自己之前,培訓機構們早已經研究透瞭傢長的心理。他們宣傳時會精心挑選出來的那些關鍵詞“邏輯思維”、“純英文編程”、“編程普及”……個個直戳傢長命門,許多沒空研究,不懂編程的傢長,可能還沒搞清楚這些課程究竟教什麼就已經報瞭名,並支付出一筆數額不小的學費。

據瞭解,目前編程貓大部分是以語音的形式線上教學,學費標準是10680元100課時,每課時40分鐘,一次上兩課時。也就是說,平均一次課200元左右。另一個少兒編程培訓機構童程童美則按照線上和線下兩種授課方式分別定價,線上相對便宜,9000元左右80課時,每課時60分鐘,同樣是一次上兩課時;而線下課程則幾乎翻倍,17000元92課時,據課程顧問介紹是因為“線下上課的效果要好一些”。

少兒編程就在這種焦慮中似乎有些“妖魔化”瞭:有人分享瞭一次向編程貓咨詢的經歷:像所有少兒編程的銷售推廣一樣,編程貓的銷售顧問們被問到小孩子學編程的好處時,會立刻語調拔高、聲音亢奮地羅列出一二三四條,少兒編程被描述成“萬能”的訓練,不隻是編程,銷售咨詢們聲稱它還能鍛煉孩子數學、英語能力,甚至是語文能力:

“孩子媽媽你要這麼想,小朋友學瞭編程之後會更有邏輯性,寫作文的時候思路能更清晰,前後文的銜接更順暢。”

“除瞭這點,學過編程之後孩子會更有創意,想象力更豐富,寫出來的句子更精彩,老師肯定會誇他的。”

傢長們就在這樣的內外焦慮裹挾下,紛紛付瞭款。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