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px-Pinterest_headquarters_(San_Francisco,_2019)_03.jpg

該和解協議是公開宣佈的、個人性別歧視訴訟中最大的一筆。Brougher的律師告訴《紐約時報》,雖然私人協議可以更大,但他們不會以同樣的方式讓公司承擔責任。

在8月份提交的申訴中,Brougher表示,她的薪酬低於男同事,多次被排除在重要會議之外,並被Pinterest首席財務官Todd Morgenfeld給予性別化的反饋。當她說出這種歧視內容時,她說她被解雇瞭。Morgenfeld仍在該公司工作。

投訴之後,政策團隊中的兩位黑人女性Ifeoma Ozoma和Aerica Shimizu Banks公開表示,她們在公司面臨著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兩人都說,盡管她們在Pinterest領導瞭一些重大舉措,包括禁止反疫苗的帖子和杜絕種植園婚禮的推廣,但她們的工資卻很低。

Pinterest宣佈,在這些指控發生後,一名外部律師正在對其文化進行獨立調查。然而,更多的故事還在不斷湧現。9月,The Verge發表瞭一篇文章,詳細介紹瞭關於工作場所歧視和報復的新指控–尤其是針對財務團隊中的女性和有色人種。

在通過電子郵件發給The Verge的一份聯合聲明中,Brougher和Pinterest表示。“Pinterest認識到培養一個多元化、公平和包容的工作環境的重要性,並將繼續采取行動改善其文化。Francoise歡迎Pinterest為改善工作環境所采取的有意義的措施,並對Pinterest致力於建立一種讓所有員工感到被包容和支持的文化感到鼓舞。”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