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粉絲顯得有些“拘謹”。看到丁真先點頭,以示禮貌,然後合影。

粉絲和偶像之間鮮少有對話。偶爾一句,“你要照顧好自己”,像是最為長情的告白。粉絲們都接受瞭丁真無法和他們暢通交流現實。

更多的人隻在乎自己和丁真的合影好不好看。他們頭也不回地快步走向舉著手機的工作人員,檢查手機裡的照片拍得怎麼樣,然後離開。12月6日,這是丁真的第一場粉絲見面會,前半程十分安靜有序,直到有當地小孩子也聞訊而來,才顯得熱鬧一些。

終於等來瞭大合照,依然沒有人主動上前去和丁真聊天,大多數人第一時間“檢查照片”。丁真隨後被迅速安排上車,轉移到一個粉絲不知道的地方去,第一次粉絲見面會結束。

丁真的稚嫩讓我感觸頗深。這與我見過的粉絲會完全不同,但細細想來,這或許就是丁真吸引人的地方。他的爆紅始於一個短視頻,同時也發酵於網友們的手機中。見過他的粉絲們,在合影後修圖、發朋友圈;見不到他的粉絲們,在微博超話、豆瓣小組裡,給丁真修圖、剪視頻、做表情包。

在這場圍繞丁真的集體創作裡,丁真的小馬、丁真的公司領導杜冬和高小平、丁真的同村網紅、丁真所在地政府、當地扶貧和文旅工作等,都成為豐富的素材,被解構和傳播。

我離開理塘的當天,“部分男性對丁真的態度”上瞭熱搜,部分女性為瞭反對“部分男性”從而對丁真路轉粉,丁真甚至成為“三觀”站隊的參照物。

截至目前,丁真得到的一切流量幾乎是娛樂圈偶像的規格。

他有“私生飯”,一位女網紅在理塘蹲守多時,並在網絡上放言她可以追求到丁真本人;粉絲會已初見雛形,這讓丁真的幕後團隊感受到壓力,因為對此沒有經驗,不知道如何規范;連帶著他的小村子也成為焦點,在豆瓣小組“下則通村喜劇人”上,截至12月14日,有1555個網友聚集在這裡,她們不隻是討論丁真,還討論著與丁真同村的小夥子們的一切,發佈當地男孩的“美圖”。

截至12月14日,豆瓣小組“丁真與小馬”有14354 人;丁真在微博超話為顏值榜No.1,閱讀量達11.1億。

說到顏值,丁真其實並不符合當地的傳統審美。

在理塘的旅遊景點裡,隨處可見今年舉辦的首屆理塘最美康巴漢子百漢秀的宣傳照片,照片中,康巴漢子們均留著絡腮胡子,身型高大。

當地的文旅局副局長畢雪松告訴我,最美康巴漢子的入圍標準線是身高180厘米、體重90公斤。

丁真沒有胡子,但有韓式劉海。從網絡流出的舊照來看,他還留過長發,用美顏濾鏡把自己的膚色P得很白。他很瘦,臉很小,按照“凡爾賽”式的說法,和我見過的蔡徐坤一樣是小臉。

鏡頭對這樣的臉型最友好。無一例外的是,下則通村的其他小夥也是這樣的小臉,難怪能夠成為網紅。

但目前的丁真隻有人設,沒有作品。

在僅有的幾場直播裡、在他面對媒體鏡頭的幾次問答裡,粉絲很難更加瞭解他,更別說窺探到他的內心世界。

如果按照一名娛樂圈的明星來看,這顯然不太合格。

對此,杜冬向時代周報記者坦言:“我理解粉絲們的痛苦,但丁真不能按偶像的方式來‘營業’。”

事實上,在網絡上,“事業粉”們也會向杜冬及其團隊提出各種建議,杜冬也將這些建議視為“人間清醒”,丁真已成為眾人皆可以參與和發揮的作品,甚至是能夠讓網友們想象的殼。

因此,當前對於丁真而言,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機遇,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純粹的顏值粉是來去自如的。”杜冬對此表示,“要讓丁真知道自己是有選擇權的,他不應該被外界裹挾。”

其實,無論是粉絲、公司老板,還是理塘當地,大傢對丁真的希冀和塑造仍在持續,各方對丁真的關註還在提升。隻是,面對這一切,純真少年心裡想的是什麼呢?

我非常贊同杜冬讓丁真去學習,20歲的他還有漫長的人生,外界的追捧很容易會讓一位少年迷失方向,隻有靜下心來學習,才能夠應對復雜的外界。

時代周報產經新聞部編輯  洪若琳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