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法官命令Uber回答,該公司去年發佈的關於其客運服務的安全報告是由誰撰寫的,並提供關於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發生在加州的性侵犯和性騷擾指控的保密信息。然而,Uber拒絕瞭指認性侵具體細節的命令。 首席行政法法官安妮•E•西蒙(Anne E.Simon)周一在介紹阿爾傑•羅伯特•梅森三世(ALJ Robert Mason III.)的調查結果時表示,Uber公司在沒有任何合法或事實依據的情況下拒絕遵守裁決,也拒絕在此情況下遵守加州法律。與此同時,Uber關於罰款將損害公司業務的說法也被駁回,因為新冠疫情的大流行是造成人們出行減少的主要原因。

梅森在判決中表示:“Uber是一傢價值10億美元的企業,完全可以輕松支付5908.5萬美元的罰款。即使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間,乘客人數肯定下降瞭,但Uber經過審計和認證的收入也足夠可觀,因此該決定征收的罰款金額並不違反憲法對過高罰款的限制。”

Uber辯稱,該裁決背離瞭CPUC的要求,罰款是不公平且武斷的。女發言人喬迪·卡瓦達·佩奇 (Jodi Kawada Page)表示,2019年12月,Uber成為業內第一傢發佈美國安全報告的公司。卡瓦達·佩奇說,CPUC堅持要求Uber在未經性侵幸存者同意的情況下公佈他們的全名和聯系方式。

Uber對象優步辯稱,這一決定偏離瞭CPUC的要求2019年12月,優步是業內第一傢發佈美國安全報告的公司。Kawada Page說,CPUC堅持Uber在未經他們同意的情況下公佈性侵犯幸存者的全名和聯系方式。

Uber辯稱,命令中要求提供的“證人”信息也包括報案的受害者。Uber對此項命令的反對得到瞭美國最大的受害者權益組織的支持,其中包括全國強奸、虐待和亂倫網絡(Rape, Abuse &亂倫)和加州反性侵犯聯盟(California Coalition Against Sexual Assault)。

卡瓦達·佩奇表示:“現在,就在一年之後,CPUC改變瞭它的態度:我們可以提供匿名信息,但我們也會因為不遵守CPUC已經從根本上改變的規則而被罰款5900萬美元。這些懲罰性的、令人困惑的行動對改善公共安全毫無作用,隻會在其他公司考慮發佈自己的安全報告時造成寒蟬效應。”

總部位於舊金山的Uber有30天的時間來上訴,就在同一天,Uber也宣佈瞭它將如何實施一項由零工雇主支持的秋季計劃(即第22號提案),該提案允許公司避免將司機和工人歸類為雇員。

這位行政法法官駁回瞭Uber關於侵犯受害者隱私的說法,認為完全可以有足夠的保護措施來確保信息保密。 該決定稱,Uber在保護司機和乘客機密個人信息不被泄露方面的記錄“並不好”,並給出瞭包括一次黑客攻擊,泄露瞭5700萬Uber用戶的姓名、電子郵件地址和手機號碼等案例。“委員會有能力保護跨國公司乘客的個人身份信息,使其免受意外或故意傷害。但Uber並不是挑戰委員會在這方面能力的最佳人選。”

ALJ表示,CPUC還擁有廣泛的權力來強制Uber遵守其監管和調查的權限,並駁斥瞭Uber關於該委員會不是執法機構的說法。裁決稱:“Uber的辯護在事實和法律上都不足以為其違規行為開脫。”罰款包括州法律允許的每項違法行為最高7500美元,這一決定強調,委員會還沒有解決Uber是否應該被視為公共事業公司的問題,因此,根據州公共事業法規,每天要繳納更高的10萬美元罰款。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