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ianzi

他回憶起11年前,三人到處融資,到處碰壁,多次啟動項目卻多次失敗時,曾經在拉斯維加斯看到一座漂亮的辦公樓。“我們當時簡直太羨慕瞭,當時隻希望以後我們也能有這麼好的辦公地點。”

而美國時間本周四,Airbnb擁有的早已不隻是漂亮的辦公樓,還有公開交易首日就暴漲的股價,以及在全球獨角獸公司群體中更難能可貴的從危機中存活下來並完成盈利救贖的經歷。

幾個月前,股價還隻有30美金

12月10日,Airbnb股價開盤直接飆升到146美金/股,比IPO發行價68美金翻倍還多。公司目前稀釋後市值超千億美金。其上市後代號為ABNB。

發行日當日,股價最高飆升到164美金。交易首日收盤價略有下跌,收於144美金/股。

而半年前,意外經歷新冠疫情、被迫裁員時,Airbnb的股價估測僅為30美金/股,甚至不得不借貸10億美金維持生計。

“這個數字我也是第一次聽到。”Airbnb CEO Brian Chesky在今天公開交易前接受彭博社采訪時表示,股價可能翻倍到139美金對他來說也非常意外。

“嗯,那是,那是,我,當我們,在今年4月融資的時候,你知道的,那是一筆金融借貸。當時他們給我的價格是30美金一股。所以,我,我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 在接受采訪時,Brian罕見地開始結巴。

回憶起過去一年艱難上市的過程,Brian不禁發出感嘆。

如果說前兩天Doordash的上市顯得“生而逢時”,那Airbnb的狀況正相反。

去年在Uber、Lyft、Pinterest和Zoom那一撥獨角獸上市後,Airbnb首次對外表示已經有上市計劃。不過,由於各種原因,Airbnb最終延後瞭上市計劃。糟糕的是,今年趕上新冠疫情,Airbnb的租房業務受到巨大打擊,不得不再次延後上市計劃。

在疫情最嚴重的今年二季度中,Airbnb允許用戶大量取消訂單獲得用戶好感。但這對於Airbnb來說是巨大的收入損失。當季度收入僅為3.378億美金,相對比去年同期下降72%。 同樣是這個糟糕的季度,Airbnb的虧損高達5.75億美金,去年同期僅為2.97億美金。

之後,Airbnb不得不宣佈通過裁員截流的方式“過冬”。整個大裁員過程中,有2000名員工在疫情期間離職,占總員工數量的1/4。

不過,這次裁員並沒有影響Airbnb的品牌形象。相反的,其補償4個月薪水且股票照發的優渥遣散福利以及相對人性化的裁員流程讓人們對這傢公司的評價頗高。

根據當時的福利,被裁員員工都可以拿到5月25日前的股票, 入職不到一年的,將按照一年來兌現。

在裁員當日,Brian 對外表示,他們不得已,在資本市場籌集瞭20億美金的資金“過冬”。

除瞭10億美金融資外,這筆“過冬”錢還包含Airbnb在疫情期間獲得的一筆10億美金借貸。但這筆包含“優先留置權”條款的高利率借貸卻對Airbnb並不友好。根據路透社的報道,參與借貸的Silver Lake和Sixth Street獲得的認股權證將可以以180億美金的估值行權,遠遠低於3月Airbnb內部估值的260億美金,更比今天上市後的市值低瞭800多億美金。

也就是這時,Brian被告知上市單股估價為30美金/股。

在最糟糕的月份中,Airbnb一度考慮過放棄一般意義上的公開交易上市,改走門檻更低的直接上市流程(Direct Listing),甚至是SPAC(特別並購上市)。

但到今年第三季度,經過一系列自救後,這傢公司重新看到瞭“曙光”。大幅降低成本後,其再次盈利,利潤為2.193億美金。

Airbnb 就勢在8月遞交瞭上市招股書。

Airbnb對外公佈的數據顯示,在這個季度中,得益於相應居傢令的在傢辦公,美國本土的短途旅遊訂單量大幅回彈,占總訂單量大約一半,而且租客的停留時間也有明顯增長。

漫長的黑夜看似終於過去,Airbnb終於迎來讓早期員工苦熬12年的上市敲鐘,並且獲得瞭翻倍的超高開盤股價。

“良心企業”

相對比大多數矽谷共享經濟創業公司來說,Airbnb的良心企業名號是出瞭名的,尤其是在對待員工這點上。

而這一點也在這次上市過程中得到瞭體現。

相對比大多數上市公司為維持股價對員工實行180天禁售期,Airbnb獨樹一幟地對員工推出瞭非常利好的拋售制度:員工可以在上市後前7天內,最多拋售15%的個人股票。

這樣算下來,哪怕之後股價下跌,每一位Airbnb員工也可以至少享受一部分財富自由的快樂。

至於在Airbnb工作的華人工程師到底能夠在上市過程中獲益多少,矽谷著名的華人工程師論壇一畝三分地給出瞭范例。

一位2019年加入Airbnb的L6級別前端工程師,股票收益大概在200萬美金左右。

一位2016年7月加入Airbnb的L5級工程師,股票收益大約在250萬美金左右。

兩者年份相差較遠,收益卻相差不大,除瞭因為工程師級別有別,也很大程度上由於Airbnb在2015年的E輪融資估值255億美金之後,整體估值並沒有一路走高。

除瞭對員工良心外,Airbnb在這次上市過程中對於自己的“房東”也有著諸多優先入市購買的優惠政策。 如果按照IPO價格68美金購入,單日股票收益可以說相當可觀。 相對比Uber、Doordash等上市公司上市,讓司機、送餐員毫無參與感,Airbnb又贏得瞭一大波好感。

2016年開始就在Airbnb上做短租房東的Travis Schurr在Airbnb上市前獲得提前購買資格,以68美金的IPO價格“無腦”購入最大額度200股。今天上市後,他的單日獲益高達15000美金。

不過,大部分盯著大盤準備入市“撈一把”的股民卻在今日上市過程中難以獲得收益。公開交易開始時,股價就已經攀升到146美金,最終以144美金收盤。

一隻難得盈利過的獨角獸

相對比Uber、Lyft等共享經濟獨角獸上市一年後仍然無法盈利,Airbnb則在疫情前有著不錯的收入甚至是偶爾盈利的記錄。

2017年,Airbnb收入26億美金,實現瞭其首次年度盈利,盈利額為9300萬美金。

2018年,Airbnb收入38億美金,實現瞭連續第二年盈利。具體盈利數字並未對外公開。

但由於高漲的開支,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Airbnb在前三個季度虧損3.2億美金。

2020年遭遇疫情,前兩個季度大幅度虧損。但到瞭第三季度,經過縮減開支和裁員,公司再次實現季度盈利, 盈利額超過2億美金。

當一些分析師分外看好Airbnb,另外一批人卻對它的未來有著擔憂,其中最大的擔憂來自於新冠疫情。

相對於今年年初,大部分人預判疫情可能影響一兩個月,到目前看起來無休無止的蔓延。隻要疫情無法結束,Airbnb很可能就很難從困難中得到喘息。

不過,大多數華爾街分析師認為,一旦疫情結束,它未來的發展還是非常被看好的。

在疫情的極端環境下完成自救,以及過程中體現出的“良心”,都讓Airbnb的上市不像其他幾個共享經濟明星那樣被批評質疑包圍,但這些掌聲最終會逐漸退去,到時候能否在資本市場繼續受到熱捧,還是要看Airbnb真正的經營能力,它的路才剛剛開始。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