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劇一段“人生”,劇本殺成社交新寵

“對於懸疑推理的愛好者來說,通過細節和邏輯找出兇手是他們最大的樂趣。而對於我來說,把自己代入故事中的角色,體驗另一種人生,才是這個遊戲吸引我的關鍵。”孫小姐介紹說,劇本殺的遊戲規則大概是,玩傢先選擇人物,閱讀人物對應劇本,搜集線索後找出遊戲裡隱藏的真兇。

她表示,基本每個周末都會叫上朋友一起去店裡玩,如果店傢搭建的實景夠好,主持人(玩傢一般稱其為“DM”)也專業的話,有時候會真的覺得自己就是劇本中的那個人,經歷著和劇中人一樣的愛恨情仇。

“藝術傢、學生、大學教授、流浪漢……這些身份我都體驗過。”孫小姐說。

微博網友曬“劇本殺”遊戲的截圖。

微博網友曬“劇本殺”遊戲的截圖。

劇本殺創造多樣角色的魅力也得到瞭資深玩傢楊先生的認同,“可能今天我扮演張三,明天就扮演李四,劇本殺的劇本古今中外都可以涉獵,內容承載更豐富。相比之下,三國殺、狼人殺等遊戲的背景相對單一。”

楊先生表示,自己最開始玩劇本殺是出於社交需要,“通過遊戲能夠認識新朋友,劇本殺對新手玩傢是比較友好的,玩傢不會在遊戲結束之前,被提前淘汰掉。參與感一直都在,就能保證玩傢群體不斷擴大。”

中新網探訪瞭解到,在很多劇本殺的店裡,如果玩傢人數沒有達到開局標準,店傢還會幫忙組隊。劇本殺的價格也更友好,現在一些密室逃脫玩一次動輒四五百元,不夠親民,劇本殺的門檻相對低一點,在北京一般一局在128-188元之間不等。

線上線下齊開花,這個行業很掙錢?

武漢貓貓偵探社的老板露比爸(花名)坦言,現在生意確實還不錯。“11月開瞭170車(註:遊戲場次)左右。我們店的玩傢一般是下午和晚上來玩,生意最好的時候24小時開瞭20車。”

露比爸因為喜歡劇本殺而開瞭武漢貓貓偵探社,他認為劇本殺這個行業的潛力較大,存在較強的生命力,是一個值得做下去的事。

根據美團研究院的報告,2019年,我國劇本殺行業市場快速增長,規模是2018年的2倍,突破100億元。

武漢的一傢劇本殺店鋪的內部實景。受訪者供圖

武漢的一傢劇本殺店鋪的內部實景。受訪者供圖

“2019年的盈利挺好,今年因疫情受到一定影響。”北京大唐推理吧店主逍遙振振(花名)已經開瞭兩傢店,“這個行業才剛剛開始,因為從高中生到中年人都可以接受,受眾人群廣泛,玩的人會越來越多。”

疫情阻擋瞭線下生意,線上劇本殺卻逆流而上。2020年春節期間,“劇本殺”的百度指數是平日的5倍多,劇本殺APP“我是謎”服務器甚至一度崩潰。資本也嗅到這一商機,天眼查顯示,截至2020年,“我是謎”已經獲得5輪融資,其中2018年公佈的的2輪融資均為數千萬元人民幣。

但線上的遊戲體驗感並不被部分玩傢和線下的店傢看好。“實景質量有限的店都會影響玩傢的代入感,更何況線上純靠推理的玩法。”楊先生認為,線上形式無法帶給劇本殺玩傢所需要的環境氛圍和交流感,劇本殺需要實際的場地。

武漢的劇本殺店主小茜也認為,體驗過線下玩法的玩傢一般不會喜歡線上,新手玩傢先從線上進行嘗試的可能性比較大。

武漢某劇本殺店內,一群年輕人正在玩劇本殺遊戲。受訪者供圖

武漢某劇本殺店內,一群年輕人正在玩劇本殺遊戲。受訪者供圖

小茜擁有自己的悠趣劇本原創工作室,面對一部劇本賣出近百萬元的“暴利”傳聞,她表示,一個劇本正常情況下可以賣到大幾十萬,不過這其中包括劇本工作室和發行方的全部盈利。“不是所有劇本都能賣出百萬的價格,盈利多少也要看劇本成本,如果‍‍投資成本較低且劇本質量又好,在宣傳做得好的前提下,盈利肯定沒問題。”

“一般來說,發行方和劇本作者在產品售賣後會進行利潤分成。劇本價格根據售賣方式的不同大概有三種定價:同一城市所有店傢都可以購買的盒裝本一般售價為四五百元;同一城市隻有三位店傢可以購買的‘城限劇本’一般在1800元左右;同一城市隻有一位店傢可以購買的‘獨傢劇本’則是3000元以上。”小茜說。

一人分飾幾角,從業者成多面手

和小茜一樣既是店主同時又負責發行的行業人士大有人在。楊先生表示,目前劇本殺的行業規模不大,很多時候一個劇本殺作者,同時也會是一個商傢和發行人員,多個角色會在一個人身上。

“我首先是一個劇本殺店傢,同時也做實景和桌面取證的業務,另外還覆蓋劇本發行業務,基本這個行業內做的事情我都有涉獵。”重慶天方夜探的丁十三原本是主持人,如今也創作劇本和進行品控。

“但無論你是什麼角色,首先得有內容。現階段還是很缺好的內容,‍‍我們現在大部分‍‍玩的劇本可能都是幾年前生產出來的。”楊先生表示,目前劇本殺的作者可能是‍‍劇本殺或者推理小說愛好者‍‍轉型來的,而非很專業的作傢。“不過今年由於疫情原因,有影視行業從事編劇工作的人進入到劇本殺的圈子,但總體上比例不算大。

在新晉作者王小夜看來,相對常規的小說創作,劇本殺創作是一個相對復雜的過程,因為要考慮很多方面:作為劇本殺,即使是情感本也需要基本的推理因素,這就需要推理創作能力和較強的邏輯能力;4-5個小時的遊戲,要讓玩傢全程不無聊,有事做,還能時不時有驚喜,需要具備對玩傢體驗的把控能力;故事和劇情創作能力也是必備;現在對好本的要求還需要新穎的題材、機制等。

行業發展日漸加大瞭對作者的要求,讓王小夜感到一定的壓力。“我的劇本《彼岸方舟》其實是去年年底創作完成的,當時是準備按照城市限定來發行(一般對這類本質量要求比較高),但由於疫情拖到近期才發,被迫改成瞭盒裝的發行方式,並非劇本不夠好,而是劇情體量和新穎程度也需要和時間賽跑。”

盜版9.9元包郵,行業維權路漫漫

但劇本殺作者辛勤勞動的果實還可能面臨著被“賤賣”的風險。中新網在某平臺上搜索“劇本殺”,發現當前的一些熱門劇本電子版的價格為9.9元包郵,有的甚至低至4.99元。

小茜表示,一般對劇本權限的約定是,隻要不做盜版怎麼用都可以。“但盜版依然不少,我們一般隻能查盜版劇本是從哪裡流出的。維權屬於吃力不討好,有時間和精力去管這個事情不如好好做劇本。”

某平臺上,有些店傢在售賣盜版劇本殺。

某平臺上,有些店傢在售賣盜版劇本殺。

丁十三表示,基本上每個城市都有這樣的情況,如果碰到隻能進行申述和譴責。現在店傢和發行都有正版聯盟,一起維護自己售出和購買劇本的市場,公開抵制盜版劇本店傢,發行也不會再售賣他們傢的劇本。

“但是由於政策一直沒有針對劇本盜版情況的解決辦法,說通俗點我們隻有著作權沒有版權,所以這也是我們發行方和店傢很頭疼的問題,意味著自己辛苦創作的東西很容易被他人輕易剽竊並售賣。”在丁十三看來,這個問題目前隻能靠行業內一起努力,慢慢改善市場。

“這個行業在逐步規范中,隻是還不算規范。”小茜說。

對於劇本殺行業的未來,丁十三還是很樂觀。他認為這個行業正在逐漸成熟,從最開始有限的劇本發行渠道到現在的劇本展會形式,不僅方便售賣劇本,也交瞭不少朋友。

你玩過劇本殺嗎?

最想“魂穿”哪個角色?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