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歲的馬斯克如今正處在自己事業的巔峰,也是最志得意滿的時刻。盡管昨天發射的SN8重型火箭在德州試飛時爆炸,但這絲毫無損他在美國商界如日中天的地位。毫不誇張地說,現在的馬斯克就像是十多年前的喬佈斯一樣,成為瞭美國科技行業新一代的創新代表人物。

他創辦和領導的幾傢公司都成為瞭美國標志性的創新企業:特斯拉是電動車行業的明星,也是全球市值最高的車企,市值已經高達5000億美元,甚至是傳統汽車巨頭的數倍;Space X已經成為美國載人航天領域的驕傲;腦神經科學創業公司Neuralink和高速隧道列車The Boring Company也站在各自領域的前沿。

隨著事業登上巔峰,馬斯克的個人財富也不斷膨脹。他的資產幾乎全部是特斯拉和Space X的股權和期權。隨著特斯拉股價在過去一年瘋狂增長近八倍,馬斯克的身傢現在已經接近1400億美元,一躍成為全球第二大富豪,僅次於亞馬遜創始人兼CEO貝佐斯,遠遠超過瞭蓋茨和紮克伯格等原先的頂級科技富豪。去年年底的時候,馬斯克還在英國潛水員起訴自己的誹謗官司中向法庭承認,自己的個人財富約為200億美元,但全是股權,幾乎沒有現金。

過去一年的新冠疫情雖然讓美國經濟遭受重創,卻造就瞭一個瘋狂的股市。在美聯儲無限制放水的刺激下,幾大股指紛紛創下歷史新高,科技類股更是漲勢迅猛。特斯拉則是走勢最為瘋狂的一支股票。馬斯克此前放棄瞭自己的現金薪酬,將自己的薪酬完全與特斯拉股價業績綁定(以期權方式授予),這一選擇給他帶來瞭高達千億美元的回報。

美國夢起步加州

馬斯克的“美國夢”起步於加州。他出生和成長於南非,17歲來到母親故鄉的加拿大。馬斯克選擇加入加拿大國籍,是為瞭方便來美國求學,在楓葉國過渡瞭兩年後,他進入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求學。1995年,他來到斯坦福就讀碩士,但僅僅兩天之後,就決定放棄學業開始創業之旅。馬斯克擁有美國、加拿大和南非三國國籍。

馬斯克的創業之路趕上瞭上世紀末的網絡股泡沫熱潮,1999年他把創辦四年的軟件公司Zip2作價3億美元出售給瞭康柏(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這個品牌),拿到瞭人生的第一頓金;隨後又馬不停蹄創辦瞭第二傢網絡金融公司X.com,2000年與彼得·蒂爾(Peter Thiel)創辦的Confinity合並,共同打造瞭PayPal,因此他也是PayPal的聯合創始人。2002年,蒂爾帶領PayPal上市之後,當年就作價15億美元出售給瞭eBay。

剛剛30歲的馬斯克就已經實現瞭財務自由,成為瞭億萬富翁。在蒂爾轉向風投行業的同時,馬斯克則延續瞭自己的創業之路。2002年,他來到洛杉磯創辦瞭Space X,同時也把傢搬到瞭這裡。兩年之後,他以投資人的身份加入瞭兩位工程師創辦的特斯拉,從此開始瞭洛杉磯和矽谷兩地奔波的雙城生活。

和其他超級富豪一樣,馬斯克也喜歡洛杉磯,喜歡這裡的豪宅海景,也迷戀好萊塢的明星生活。他在洛杉磯和矽谷的超級富豪區擁有總計七棟豪宅,總價接近1.5億美元。他和娛樂明星們交往密切,萊昂納多等熱愛環保的明星們更成為瞭特斯拉最早的顧客和免費代言人。

馬斯克交往過不少好萊塢女明星,甚至介入瞭《加勒比海盜》明星強尼·德普(Johny Depp)和妻子安鉑·赫徳(Amber Heard)的生活。據德普豪華公寓的門房在法庭作證,當德普不在傢的時候,馬斯克經常半夜探望赫徳,甚至還擁有門禁卡。在德普和赫徳分居之後(當時並未離婚),馬斯克還和這位女明星高調交往過一段時間,還在Instagram上曬過香吻恩愛照。

馬斯克已經在加州生活瞭25年時間。他在這裡登上瞭事業巔峰,他所領導的四大科技公司總部也都在加州(兩傢在洛杉磯,兩傢在矽谷),自己也迷戀洛杉磯的明星生活,還有傢人在這裡。馬斯克的女友、加拿大女歌手Grimes在洛杉磯也有一套五個臥室的“小戶型”獨立屋,兩人育有一個兒子。此外,馬斯克還和第一任妻子育有五個兒子(都是試管嬰兒),兩人共享監護權。

避稅是關鍵因素

看起來他不太可能離開加州。但今年5月份,馬斯克突然高調宣佈自己將出售所有房產,稱“自己不需要現金,隻獻給火星和地球,財富會讓人壓抑,以後隻考慮租房”。公開資料顯示,這些豪宅至少已有四棟售出(數千萬美元的超級豪宅銷售需要較長時間)。相比他翻瞭幾倍的特斯拉股票,房產的確是馬斯克最不值錢的資產。

馬斯克對加州的不滿主要在兩個方面:加州民主黨政府的高額稅收,以及在企業監管中偏向勞方與環保。他也沒有避諱這一點,在解釋為何搬去德州的原因時公開表示,德州沒有州所得稅,而加州則有美國最高的州所得稅率(最高13.3%,面向年收入100萬美元以上人群),而且還在考慮提升最高稅率到16.8%。

馬斯克還沒有提到更為重要的資本利得稅。如果馬斯克選擇出售股票套現的話,那麼他除瞭面臨著20%的聯邦資本利得稅,還要向加州繳納13.3%的資本利得稅(同樣是美國最高)。而德州不僅沒有州個人所得稅,還沒有資本利得稅。值得一提的是,貝佐斯和蓋茨所在的華盛頓州,和德州一樣沒有州個人所得稅和資本利得稅。

具體來說,馬斯克目前大約持有價值1350億美元的特斯拉股票和期權。假如他行使期權並且在目前600美元價位悉數出清所有股票套現(當然馬斯克不可能賣光股票,這是假設情況),那麼他總計需要向加州繳納高達180億美元的資本利得稅!但現在他成為瞭德州居民,就根本不用擔心這筆天價稅款瞭。

馬斯克的個人財富和特斯拉股價直接相關。那麼,特斯拉股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飆升的?是從去年12月開始的。過去一年時間,特斯拉股價漲瞭八倍以上,馬斯克的個人財富也在急劇飆升。如果說此前他還沒有考慮這筆巨額稅收的話,那麼現在身傢近1400億美元的馬斯克,確實需要認真考慮避稅的問題,離開美國稅率最高的加州是最便捷的手段。

超級富豪善避稅

無論多有錢,超級富豪們也不會錯過合法避稅的機會,搬到低稅率州則是最簡單合法的途徑。美國總統特朗普是避稅的高手,為瞭降低稅收,他從紐約州搬到瞭佛羅裡達州。因為特朗普原本需要向紐約州和紐約市分別繳納9%和4%的最高稅率。

為瞭避稅,Facebook聯合創始人薩維林(Eduardo Saverin)甚至在Facebook上市之前放棄瞭美國國籍(他是巴西人,11歲才移民到美國),成為瞭新加坡公民。因為新加坡的個人所得稅率最高隻有22%(當時美國是接近40%),而且沒有資本利得稅,更沒有遺產稅(美國最高是55%)。現在薩維林個人財富超過130億美元。

在特朗普總統上臺執政的2017年,美國聯邦政府通過稅改法案,將個人所得稅的最高稅率(個人年收入超過41.5萬美元人群)從39.6%降低到37%。對比其他G7國傢,法國、德國、日本、英國的個人所得稅的最高稅率都超過瞭50%,澳大利亞也高達47%。與此同時,民主黨一直主張提升對超級富豪們的稅收,甚至增加財產稅,將新增稅收用於擴大美國民眾的醫保和教育成本。

今年新當選的總統拜登則在競選時承諾,上臺要將最高稅率再度調回39.6%,並且對超出部分再度征收12.4%的社會保障薪酬稅。他還建議對收入超過100萬美元的傢庭征收高達39.6%的資本利得稅,而不是目前的23.8%。當然,他能否成功對富人開刀,還取決於民主黨能否贏下佐治亞州的兩個參議員席位。

當然,超級富豪有的是方法合法避稅,向慈善基金捐款抵稅是最常見的手段。近年來,超級富豪們最為熱衷的是“捐款人指定基金”(DAF),就像是為超級富豪個人慈善基金管理慈善資金的基金管理公司。DAF不僅可以讓超級富豪們拿到巨額抵稅額,還可以保留慈善資金使用的決定權。

以馬斯克舉例,2016年馬斯克將120萬股特斯拉股票捐給瞭自己的私人慈善基金,這筆資產當時價值2.6億美元,可以用來抵稅。馬斯克慈善基金那年對外捐出瞭4780萬美元,其中3780萬美元是捐給瞭DAF基金。谷歌聯合創始人佈林、GoPro創始人伍德曼(Nicholas Woodman)都使用過DAF基金來避稅。

強行開工鬧復產

馬斯克最早宣佈要搬到德州是今年5月份。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之後,馬斯克多次在推特上表示,對新冠病毒感到恐慌是愚蠢行為,自己絕不會因為疫情而停工。他當然有自己的原因:當時特斯拉正面臨著交付困難,工廠停產會導致Model 3無法交付,會直接影響到特斯拉寶貴的現金流,進而影響到特斯拉的股價。

3月底,在加州政府宣佈居傢停產之後,特斯拉工廠拒絕遵命停產,直到政府多次警告之後,才在一周後被迫關閉。而5月初,在沒有得到阿拉米達郡衛生部門批準的情況下,馬斯克指示特斯拉工廠強行開工復工,並且高調宣佈“要抓人就抓我”,甚至炮轟加州政府的疫情管制是法西斯行為。

正是在與阿拉米郡衛生部門爆發沖突之後,馬斯克才宣佈將“特斯拉總部和未來工廠立即搬往德州,至於加州的弗裡蒙特工廠是否搬遷,則取決於未來受到的對待。這可是加州最後一傢汽車工廠瞭。”他說的是事實,由於加州嚴格的勞工和環保等監管政策,以及高企的土地和勞資成本,過去幾十年時間各大汽車廠商已經陸續將工廠搬離瞭加州。

在勞動保護和工會問題上,特斯拉也在加州面臨著越來越多的批評聲。馬斯克一直抵制特斯拉工人組織工會,更漠視特斯拉工廠的安全防護問題,並且要求工廠加班加點提高產能。在註重保護工人利益的加州,勞資機構已經多次組織對特斯拉的抗議活動。

最終加州政府默許瞭馬斯克的強行復工行為,沒有對這一公開違反疫情管制的行為實施任何懲罰。但馬斯克和地方政府的防疫沖突,也引發瞭德州官員的爭相示好。從德州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到德州州長阿伯特(Greg Abbott)到地方官員,都在熱情歡迎這位美國商界領袖來到德州。

兩大州明爭暗鬥

實際上,加州和德州長期以來都在明爭暗鬥。能把馬斯克從加州挖來德州,顯然也是德州政府的一大勝利。這兩個州不僅在美國人口排名前兩位(分別為4000萬和3000萬人),也是美國經濟最大的兩個州(2019年GDP分別為3.14萬億美元和1.89億美元)。

在經濟政策和價值觀方面,加州和德州更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兩大核心陣營,高舉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的大旗。

加州政府主張大政府高稅收、平等與弱勢群體,加強企業監管;而德州政府主張小城市低稅收、放松監管。今年年初,加州甚至因為“德州歧視LGBT”為由拉黑瞭德州,禁止自己公務員去德州出差,德州則選擇在最高法院起訴加州。

此外,德州是美國石油天然氣的主要產地,對新能源並不熱衷,而加州是美國最註重環保和可再生能源的政府。和加州政府人為抬高油價以推廣電動車不同,石油產區德州是美國油價最為親民的地區。美國汽車協會(AAA)的價格顯示,加州目前87號汽油油價是每加侖3.182美元,而德州則是1.857美元,正好是美國的兩個極端。

德州沒有個人所得稅的州稅部分,生活成本和薪酬水平更是遠低於加州;德州的企業所得稅和土地成本也低於加州。企業搬遷專傢弗蘭尼奇(Joe Vranich)去年統計認為,過去八年總計有1.3萬傢企業離開瞭加州,從加州搬到德州可以節省30%的運營成本。除瞭特斯拉,惠普企業也從加州矽谷搬遷到瞭德州。

與此同時,為瞭逃避高稅收和高房價,大量加州居民也在往德州搬遷,單是2018年就有8.6萬名加州人湧向瞭德州,同比增長瞭36%。但有趣的是,加州居民為瞭避稅來到德州,但他們中的很多人又因為自由主義價值觀而繼續支持當地的民主黨,反而推高瞭德州民主黨的選民基數,把德州逐漸從深紅變成瞭淺紅。德州民主黨在得到大量新選民之後,甚至提出瞭“把德州變藍”的口號。

德州招商為就業

過去十多年時間,馬斯克的私人飛機每周都在洛杉磯和矽谷之間奔波。而現在他的固定航線又增加瞭德州。目前Space X在德州中部的McGregor進行火箭測試,在德州南部的Boca Chica組裝火箭。而特斯拉投資10億美元的新超級工廠也在德州奧斯汀建造中。這是特斯拉的第五傢電動車組裝廠,於今年7月破土動工,預定明年年底投產,主要生產Model Y和電動皮卡Cybertruck。

今年7月,德州州長阿伯特喜氣洋洋地和馬斯克共同宣佈瞭這一項目。奧斯汀是在與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Tulsa)的競爭中拿下特斯拉工廠項目的。奧斯汀所在的Travis郡政府正面臨著數萬失業人群的難題,他們2018年也曾經競爭過亞馬遜的第二總部項目,但輸給瞭靠近首都華盛頓特區的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和紐約市。

當然,馬斯克是絕不會錯過在新建項目上向地方政府爭取稅收優惠政策的機會。2014年特斯拉在內華達的超級工廠項目獲得瞭內華達州總計13億美元的稅收減免(具體金額與就業和納稅直接掛鉤)。亞馬遜第二總部在全美公開招標,靈感正是來自於特斯拉工廠。

據奧斯汀當地媒體報道,為瞭爭取到特斯拉超級工廠的項目,Travis郡政府同意給予特斯拉至多4640萬美元的稅收減免。這傢公司將給奧斯汀創造5000個工作崗位,但工人薪資隻需要3.5萬美元起步,勞資成本遠遠低於加州。馬斯克承諾至少一半工人都會在Travis郡本地招聘。

不過,德州政府真正感興趣的隻是招商引資建工廠解決就業。由於傳統經銷商行業的強烈反對,德州政府一直禁止特斯拉直接面向消費者銷售汽車。他們的直接銷售模式在德州屬於違法行為,德州的13傢特斯拉門店隻能展示產品,店員甚至不能介紹價格。德州民眾當然可以通過網絡購買特斯拉,但卻不能在特斯拉的門店下單。去年德州甚至通過法案,禁止車企在德州直接提供維修保養服務,針對的就是特斯拉。

不知道這次馬斯克公開示愛德州,能否推動德州議會解除這一直接銷售禁令。盡管曾經公開要求特朗普施壓中國,指責中國的汽車進口稅和合資建廠限制,但隨著上海超級工廠項目得到上海政府的大力支持,隨著特斯拉在中國銷量爆發式增長,馬斯克很快就變成瞭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甚至興奮地現場跳起瞭舞。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相關文章:

特斯拉有意搬入得州 馬斯克打的什麼算盤?

馬斯克搬傢有實際行動瞭 私人基金會總部遷往德州

馬斯克:我已經搬遷到美國得克薩斯州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