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互聯網公司的加持也讓社區團購進入瞭新的爆發期。有分析師就認為,在線上流量成本日益高漲的今天,這些平臺型新經濟公司借助自身流量優勢能快速吸引、轉化、培養新用戶,是積極佈局社區團購新業務的重要原因;與此同時,這一方式也革新瞭零售方式、推動瞭農貿產品進城。

12月11日,中央政治局會議發佈公報,在部署明年經濟工作主要內容中特別提到:“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12月11日,人民日報官方評論社區團購稱,“別隻惦記著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其實更令人心潮澎湃。”

多傢大公司將退出社區團購 ?“謠傳”

12月12日,有網傳馬雲表態:阿裡將全面退出社區團購,認真做好科技賦能,服務產業升級。稍晚時間,又有網傳消息稱,美團王興、拼多多黃崢等均表示,也將退出社區團購。

不過,上述所謂表態均未見官方口徑的發聲。對於上述網傳消息的真實性,截至發稿,阿裡、美團官方尚未回復券商中國記者。有接近拼多多人士告訴記者,“網傳拼多多黃崢表示退出社區團購業務,是謠言。”

“真實性肯定有問題,這麼大一個公司戰略問題呢,怎麼可能這麼兒戲。”有券商互聯網行業分析師向記者表示,“這應該是謠傳。”

券商中國記者體驗多個社區團購業務產品發現,後者均正常使用,而且不少推出瞭雙十二的營銷活動。

打開美團App——美團買菜,根據用戶的地理位置,系統會自動配置最近的“美團買菜”提貨點,用戶下單之後就可以盡快提到商品。

在盒馬鮮生“優選”區,拼多多的多多買菜裡,也在今天推出瞭雙十二專場,通過購物紅包、滿減折扣等激勵消費。

近來,隨著社區團購的競爭加劇,互聯網巨頭紛紛入局,多個社區團購產品也通過購物補貼和新客補貼等方式抓緊獲客。

比如在滴滴推出的社區團購App“橙心優選”,券商中國記者看到,首頁就有“新人一分錢驚喜購”等推廣方式。

“這些平臺型新經濟公司在做社區團購有優勢,已經有品牌知名度而且具備資本和渠道規模實力,能借助自身流量優勢,在前期快速吸引、轉化、培養新用戶;而在線上流量成本日益高漲的今天,社區團購相對獲客成本低,這也是吸引那麼多大公司積極參與其中的原因。”上述分析師對記者稱。

早在2018年,京東、蘇寧易購等就有通過零售小店等方式佈局社區團購,進入今年下半年,受疫情影響的社區團購買菜等方式在一線城市、社區冒起,用戶訂單量周環比大幅增長,隨著市場發展深入,社區團購吸引瞭眾多互聯網大公司。

社區團購戰尤酣:互聯網巨頭賠本也爭相入局

從公開信息看,當前有阿裡巴巴、騰訊、京東、蘇寧易購、美團、滴滴、拼多多等多傢互聯網大公司,已再平臺內自建系統或者投資收購的方式參與到社區團購業務裡。

這些大公司的加持讓社區團購進入瞭新的爆發期。網經社“電數寶”電商大數據監測數據顯示,2020年1月至11月底,國內社區電商領域共發生瞭9起投融資事件,融資總額超33.6億元。除瞭如同程生活、興盛優選、十薈團等社區團購平臺接連拿到巨額融資,大公司也紛紛自建平臺,社區團購正成為生鮮電商業務後又一資本爭奪的新領域。

早在2019年,阿裡巴巴通過投資、收購等方式殺入社區團購,旗下大潤發以線上小程序的模式入局社區團購。

此外,今年下半年以來,阿裡巴巴旗下盒馬推出盒馬優選、盒馬雲超,積極部署社區團購業務;在阿裡巴巴9月中旬的一次集團總裁會上,阿裡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張勇宣佈由盒馬事業群組建盒馬優選事業部,被外界認為其正式進入社區團購賽道。

對於社區團購業務模式的理解,今年9月29日,盒馬總裁侯毅發佈朋友圈透露:最近兩周一直在武漢、長沙、成都、合肥系統性調研社區團購, 他認為社區團購實質就是盒馬雲超,在原來的實體門店上用電商方式擴大商品品類,用門店配送體系實現物流配送,隻要擴大共享門店范圍,到店物流進一步下沉甚至快速拓展到農村。而早在2020年4月1日,盒馬雲超開始在北京上線,擴大商品SKU到20000以內,配送時效到次日達,購買商品將不再限定於門店已有的產品。

此外,拼多多在今年8月26日上線“多多買菜”,投入10億補貼搶奪資源。滴滴旗下橙心優選今年6月在成都上線運營,今年“雙11”全國日訂單已超過1000萬;今年7月,美團推出美團買菜、免配送費直接送達……進入四季度,各類社區團購紛紛從一線城市蔓延至三四線城市。

從當前各大平臺參與的情況來看,目前社區團購仍然在燒補貼、積極推廣階段。

美團第三季度財報顯示,該公司當季營收354億元、同比增長28.8%,超過市場預期,經調整凈利潤21億元、同比增加5.8%。但是,該公司新業務虧損20.29億元,同比擴大68.8%。分析認為,7月美團成立優選事業部,進入社區團購賽道,新業務大幅虧損與美團加碼社區團購有關。

人民日報:別隻惦記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

隨著互聯網巨頭企業相繼投入大量資源入局生鮮社區團購,“社區團購”成為互聯網行業及資本市場熱議的話題。

事實上,券商中國記者註意到,除瞭新型經濟體如互聯網資本加入社區帶來的消費者零售體驗方式改變,社區團購也積極推動瞭農產品順勢進城,小農戶、傢庭農場、農業合作社等也在適應新的銷路方式。

在關於社區團購的研報中分析中,天風證券商貿零售行業首席分析師劉章明團隊認為,社區團購在商業模式的創新點主要包含3點:團長制、集采集配和預售制,該三點分別帶來瞭三個成本的降低:流量成本、履約成本、生鮮損耗。

2020年來社區團購競爭加劇,一方面資本密集註入該賽道,各傳統創業公司擴張躍躍欲試;另一方面各大互聯網巨頭加速搶占該賽道,各平臺加大力度進行團長、運營人才招聘,多傢公司將社區團購業務提升至戰略高度。劉章明認為,“目前社區團購尚處初期,各大公司各有優勢,勝負未知。”

該研報提出,未來社區團購的發展要點為團長/流量、物業、供應鏈,同時,通過測算認為各巨頭的資金或足夠支撐其社區團購全國化擴展,或出現全國性平臺並在各個區域互有優勢,“出現全國性壟斷概率小,社區團購將融入數字化進程。”

不過,近期,在輿論場上也引起不同的聲音,“除瞭對於菜販群體利益深刻改變的討論外,也有不少思考指向對大型互聯網企業的創新期待。”

12月11日,人民日報官方評論社區團購稱,“如果隻顧著低頭撿六便士,而不能抬頭看月亮、展開贏得長遠未來的科技創新,那麼再大的流量、再多的數據也難以轉變成硬核的科技成果,難以改變我們在核心技術上受制於人的被動局面。”

“從阿裡巴巴的達摩院,到百度的無人駕駛汽車,再到華為建成國內首傢芯片制造廠,中國的企業日益註重向科技創新進軍。在當今時代以及更長遠的未來,科技創新能力,掌握關鍵領域核心科技的能力,成為國傢競爭和長遠發展的關鍵要素。”該評論中提出,如果我們的互聯網巨頭具有更多超越性追求,“依靠硬核科技,讓企業站上價值鏈頂端,讓國傢競爭力、自主性更強,讓人類的知識邊界更大,不是更‘香’嗎?”

該評論稱,“別隻惦記著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其實更令人心潮澎湃。”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