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企業可申請專用頻率自建5G專網,實現靈活按需配置TDD的上下行時隙,無需考慮與公網TDD上下行時隙配置的兼容問題。

隨著5G商用的深入,5G頻譜不足與利用率低下的問題變得突出。應對無線電頻譜短缺的挑戰,鄔賀銓提出瞭三大解決思路:開拓新的頻譜資源、挖潛現有頻譜資源、提升頻譜利用效率。

如何開發新的頻段?2019年11月舉辦的WRC-19會議上已經為5G確定瞭更多頻段,包括24.25~27.5GHz、37~43.5GHz、45.5~47GHz、47.2~48.2GHz、66~71GHz。3GPP R17將5G NR頻譜范圍進一步擴展。從國內看,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已經牽頭在2.1GHz頻段上增加50MHz帶寬的項目,在R17成功立項。

挖潛現有頻譜資源,例如動態頻譜共享技術(DSS)。通過在同一頻段為不同制式的技術動態、靈活地分配頻譜資源,不僅可以提升頻譜效率,還有利於5G利用優質的低頻4G頻譜資源。鄔賀銓指出,5G NR物理層設計與4G具有相似之處,這是動態頻譜共享的基礎。在相同的子載波間隔和相似的時隙結構下,4G和5G之間的動態頻譜共享可行。

提升頻譜利用效率,可以采用當前火熱的區塊鏈技術。鄔賀銓提到,基於共識機制,在頻譜交易之前將確權信息和頻譜資源有效綁定並登記存儲,全網節點可確認頻譜資產的權利所屬人。同時,在頻譜交易中建立規則,使用智能合約代碼表述形式代替合同,實現鏈上支付,提高瞭交易的智能化水平。

當然,鄔賀銓也強調,頻譜區塊鏈既要考慮國傢無線電管理部門的行政審批與監管,又要考慮專用網、公用網、廣電網及其他相關部門的多方參與。為瞭實現快速監管與高效共享,需采用聯盟鏈與私有鏈相結合的分級異構混合區塊鏈架構方案。

“應對頻譜資源受限的挑戰,需要管理創新的支持,通過監管評價頻譜占用效果,引入動態調整機制和商業模式,提升頻譜資源分與利用的科學合理性。”鄔賀銓表示。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