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湘江

ofo-3.jpg

1. 針對退押金問題,兩名清華學子接力狀告“小黃車”,均“倒賠”400元

2019年,清華大學法學院大三學生小孫在“小黃車”App申請押金退款,一直未能到賬。

2020年5月,小孫再次登錄“小黃車”App時,註意到App的“註冊/登錄”界面以黃色小字的形式提供瞭《用戶服務協議》格式合同的入口,並用小字提及“爭議解決條款”,無需進行任何勾選或點擊即可登錄。

《協議》標明更新日期為2019年5月31日,其中約定:凡因本協議引起的或與本協議有關的任何爭議,均應提交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按照申請仲裁時該會現行有效的仲裁規則進行仲裁。仲裁應在北京進行,仲裁裁決是終局的,對雙方均有約束力。

小孫認為,消費者提交押金一般為99元或199元,每次租賃單車的租金也隻有1元,而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受理並處理案件的最低費用為6100元,糾紛解決成本與案件標的額相比過高,會實質性阻礙消費者對自身權利的維護。

小孫向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請,請法院確認小黃車仲裁協議無效。

小黃車運營企業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辯稱,仲裁條款不存在《仲裁法》規定的無效情形,也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不應當被認定為無效條款。

法院審理認為,本案《協議》中的仲裁條款具有明確的意思表示、仲裁事項和選定的仲裁機構,且根據已查明的事實,小孫是自主自願選擇註冊成為ofo共享單車用戶,不存在《仲裁法》規定的無效情形,應認定為有效。

7月23日,法院作出裁定,駁回小孫的申請,申請費400元由小孫負擔。

此事經媒體報道後,引起廣泛關註。

9月5日,另一名清華大學法學院學生小肖接力起訴”小黃車“,以同樣的理由,向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請,請法院確認小黃車仲裁協議無效。

“接力起訴就是希望通過合法的途徑去表達消費者的訴求。對勝算沒有預期,希望法院能做出合理的裁決。 ”當時在接受《中國消費者報》的采訪時,小肖這樣說。

12月8日,北京四中院作出裁定,駁回小肖的申請。

仲裁機構解決爭議產生的仲裁費等維權成本明顯高於訴訟費用,這是輿論關註的焦點問題。《中國消費者報》註意到,針對這一問題,裁定書中分析認為,仲裁庭在裁決仲裁案時,有權根據當事人承擔的責任比例確定仲栽費用的分擔,也有權要求敗訴方補償勝訴方因辦理案件而支出的合理費用,且小肖提出的該項仲裁協議無效的理由不屬於人民法院對仲裁司法審查案件的審查范圍,故該主張無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2.代理律師表示,為瞭退99元押金,先交6100元的仲裁費,會讓維權消費者望而卻步,足以對其主張權利造成極大的現實阻礙,將向立法機關提出相關建議

這兩起訴訟的代理律師都是北京市中銀律師事務所阮萬錦律師。

“對於法院的裁定,我們持保留意見。”12月9日,阮萬錦在接受《中國消費者報》采訪時表示,從立法目的來看,《合同法》第四十條正是考慮到經營者與消費者具體力量的不對等,才設定瞭“不公平則無效”的規定來調節合同自由原則。該規定追求的是實質公平和一個合理的社會效果。為瞭退100元押金,先交6100元的仲裁費,會讓維權消費者望而卻步,足以對其主張權利造成極大的現實阻礙。

“通過格式合同把爭議解決方式限定為申請費用高昂的仲裁,已經成瞭不少經營者通過提高爭議解決成本來阻礙消費者維權的典型手法,在電商領域尤為突出。我和兩位當事人認為,法院在考慮公平問題和適用《合同法》第四十條時,應該實質性地關註仲裁條款產生的現實效果,關註其對消費者的行為產生的實際影響,而不能僅僅從邏輯上進行推理。接下來,我們還會向立法部門提出相關建議。”阮萬錦說。

3.記者排隊體驗,兩個月過去,排隊人數仍有1650多萬少瞭2000多人,照此速度或還要等988年

10月10日,《中國消費者報》記者申請退小黃車押金,當時排名:16598377,讀作一千六百五十九萬八千三百七十七,截圖為證:

兩個月過去瞭,12月10日,記者查看進度,排名16595549,讀作一千六百五十九萬五千五百四十九。算一下,排隊的人還真少瞭,少瞭2828人。期間61天,平均每天少瞭46人左右。

記者忍不住,又做瞭幾道計算題目,以每天排隊人數每天少46人的速度,消化現有排隊人數存量,按天計算還需要360772天,按年計算為988年。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