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解雇為何引發軒然大波:Gebru的退出在谷歌內部和學術界引起瞭憤怒和恐慌,成千上萬的人簽署瞭一封敦促谷歌重新審視自己做法的公開信。

在聲明中,皮查伊承認公司的行為造成瞭嚴重的損害,另外他還表示,公司將從各個方面考慮此事,但沒有說公司在解雇Gebru這件事情上犯瞭錯誤。

皮查伊在備忘錄中寫道:“我清楚地聽到瞭人們對Gebru博士離職的反應:這引發瞭人們的疑慮,進而讓我們社區中的一些人開始質疑他們在谷歌的地位。我為此感到非常抱歉,我願意承擔恢復你們信任的責任。”

事件快速回顧:

Gebru於上周離開瞭谷歌,公司稱其為辭職行為,但當事人稱遭到公司解雇。

谷歌告知Gebru及其他谷歌研究人員不能在一篇已被接受發表的AI倫理論文上附上他們或公司的名字。

作為回應,Gebru給寫給其上司的電郵中提出瞭幾項要求並說如果這些條件不能滿足她將制定一個讓自己離開谷歌的時間表,同時則會盡量減少對團隊的幹擾。相反,谷歌突然表示“接受她的辭職”,並切斷瞭她使用內部電子郵件的途徑。

盡管皮查伊的備忘錄帶有懊悔的語氣,但它能在多大程度上解決谷歌內部的重大不安情緒–尤其是那些關心其對多樣性和學術自由的承諾的人有待商榷。Gebru和其他人則在Twitter上做出回應,稱皮查伊的這份備忘錄並沒有解決圍繞其離職的核心問題,也沒有為公司及其高管造成這種局面所采取的積極措施承擔責任。

Timnit Gebru寫道:“我看不出有追究責任的計劃,聲明中也沒有進一步的內容。”她在另一條推文中寫道,備忘錄“沒有說‘我對我們對她(Gebru)所做的感到抱歉,這是錯誤的。“…我所看到的是‘我為事態的發展感到抱歉,但我並不為我們對她所做的感到抱歉。’”

OpenAI Policy總監Jack Clark表示:“通常情況下我都不會摻和這類事情,但這封郵件讓我感到震驚。它用瞭最糟糕的公司寫作形式描述瞭Gebru遭解雇的事情,就像剛剛發生的天氣事件一樣。但這是真實的人做的,而他們躲起來瞭。”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