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行“攜號轉網”須破除“山頭意識”

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手機號是解鎖各種應用程序的“金鑰匙”,太多應用程序需要手機號註冊登錄,這樣的情況下,想要更換手機號絕非易事,“攜號轉網”對每個人來說都涉及切身利益。當然,“攜號轉網”的最大意義不在於減少成本,而在於明確權利——用戶未必真的會轉網,但權利不能被剝奪。令人遺憾的是,對這種有限的權利,通信運營商表現得並不積極。工信部數據顯示,截至今年8月底,全國共有超過1200萬用戶完成“攜號轉網”。這組數字看起來頗為亮眼,但結合16億移動電話用戶總數來看,實際上微不足道。

“攜號轉網”有多難?西安周女士的遭遇頗具代表性。交涉近一個月後,周女士的“攜號轉網”業務還是沒辦成,最後隻得購買瞭一部雙卡雙待手機,辦理瞭一個新電話卡。周女士受阻的關鍵是,她的靚號協議到期時間為2029年年底。頗具諷刺意味的是,還有人曾投訴,自己的靚號協議被延長18年且不能銷號。為此,陜西省通信管理局認定陜西移動西安分公司行為違法,罰款5萬元並對5名負責人進行處理。寧願受罰,也要堅持為“攜號轉網”設置障礙,由此足見運營商的“山頭意識”有多強烈。

上述“攜號轉網”難在靚號轉網,通信運營商為靚號轉網設置重重障礙,無疑在很大程度上阻礙瞭“攜號轉網”的進程。有人表示,靚號轉網難在使用權歸屬不清晰。實際上,比靚號使用權更值得關註的問題是,靚號協議本身是否經得起法律的審視?按照相關規定,運營商不能從靚號銷售中額外獲利。現實情況是,因為奇貨可居,靚號往往會被捆綁上最低消費、預存話費等附加條款。換句話說,運營商已經從靚號的使用中獲取瞭額外收益。在“攜號轉網”的過程中,運營商將額外收益固化為應得利益,這真的那麼理直氣壯嗎?起碼,陜西省通信管理局並不這樣認為,因此才會向陜西移動西安分公司開出瞭罰單。問題是,5萬元的罰單到底能有多大的懲戒力與威懾力?

2019年3月,工信部發佈《關於2019年信息通信行業行風建設暨糾風工作的指導意見》,明確強調要深化“攜號轉網”業務規范辦理,不得擅自增設辦理條件、人為設置障礙,不得利用“攜號轉網”實施惡性競爭行為。工信部今年9月提供的數據顯示,“攜號轉網”服務正式提供以來,全國電信管理機構累計約談、通報、責令整改、行政處罰各級電信企業相關違規行為超過500次。監管部門頻頻出招,可以看出其雷厲風行的態度,但這也未嘗不是運營商屢屢違規的真實寫照。由此帶來的疑問是,在這場觸及利益的改革中,相關處罰是否能觸發痛覺?

事實上,資料顯示,僅從2019年3月到11月,全行業為“攜號轉網”的基礎設施建設累計投資超過30億元。就“攜號轉網”而言,監管部門的態度是明確的,基礎設施也在不斷完善,當下最迫切的需要是加大問責和處罰力度。如果不能破除運營商的“山頭意識”,“攜號轉網”的政策紅利就難以真正落地。

(作者:趙志疆,系媒體評論員)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