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疫苗開發商第三階段的數據,該疫苗非常有效,同時,它也是安全的且耐受性很好。但參與者可能會出現副作用,尤其是55歲以下的人,主要出現在第二次註射之後。據瞭解,輝瑞/BioNTech的疫苗需註射兩劑,兩劑的註射間隔為四周。

該國的疾控中心(CDC)的一個審查小組已經確定瞭優先接種疫苗的小組,但COVID-19疫苗接種將是自願的。根據最近的調查,一些人仍對新冠病毒疫苗猶豫不決,這是政府必須克服的障礙之一。隻有70%以上的人口接種疫苗才能達到群體免疫。也許建立對疫苗安全性的信任的最好方法是聽取經歷過這一經歷的三期志願者的意見。碰巧,一名註冊參加試驗的護士發表瞭一篇社論,在這篇社論中,她介紹瞭自己的經歷、遇到的副作用以及她認為她得到的是真正的治療而不是安慰劑的原因。

雙盲安慰劑對照隨機化是臨床試驗的黃金標準。登記參加試驗的志願者將不知道他們得到的是疫苗還是安慰劑。參與研究的研究人員和註射人員也不會。志願者則被隨機分配到兩個選項中的一個。

護士兼研究員Kristen Choi在《JAMA Network》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介紹瞭其是如何參與這項試驗的以及在這個過程中的經歷。

今年8月,她在Instagram上看到瞭一則輝瑞試驗的廣告。由於熟悉COVID-19臨床試驗的進展,Choi決定報名成為一名志願者。她很快接到瞭電話並立刻安排瞭會面。在COVID-19測試和篩選過程後,她接受瞭第一次註射。

除瞭註射部位疼痛外,Choi幾乎沒有出現任何副作用。“我的手臂很酸痛,但我沒有註意到有什麼異常。我無法開始猜測我是接受瞭疫苗還是安慰劑,”她說道。

四周後,她又接受瞭COVID-19檢測並接受瞭第二次註射。第二次註射後副作用變得明顯起來。這可能會引起許多人的興趣,他們想知道COVID-19疫苗的感覺如何。

Choi介紹稱,當她完成第二次註射後的感覺跟第一次不一樣,“我手臂的註射部位很快就疼起來,比第一次要疼得多。一天結束時,我感到頭暈、發冷、惡心、頭痛欲裂。我早早地上床睡覺,並且很快就睡著瞭。當我在午夜時分醒來的時候感覺更糟瞭–發燒、發冷、惡心、暈眩,而且幾乎無法抬起手臂以緩解註射部位的肌肉疼痛。我當時的體溫是99.4華氏度(37.4攝氏度)。我輾轉反側,整晚幾乎沒睡。當我在五點半再次醒來時,我感到很熱。像是在燒。我量瞭量體溫,看瞭看讀數:104.9華氏度(40.5攝氏度)。這是我記得的最高的高燒,這把我嚇壞瞭。我服瞭對乙酰氨基酚,喝瞭一杯水。當研究室早上9點開門時,我打電話報告註射後的反應。謝天謝地,那時我的體溫已經降到瞭102.0華氏度(38.9攝氏度)。研究護士表示:‘很多人在第二次註射後都出現瞭反應。繼續監測你的癥狀,有任何變化就打電話給我們。’在那天剩下的時間裡,我的體溫一直在99.5華氏度(37.5攝氏度)上下徘徊。第二天早上,除瞭註射部位腫痛的腫塊外,我所有的癥狀都消失瞭。”

Choi從未被告知她是否接種瞭疫苗,但根據她的反應,她寫道,她“非常懷疑”自己接種的是實驗性疫苗而不是安慰劑。副作用跟輝瑞公司和BioNTech公司到目前為止在他們的研究中詳細描述的一致。

Choi稱,疫苗的副作用證明免疫系統正在對抗病原體。

免疫系統不知道它在對付一種無害元素,它的反應跟病原體進入人體時一樣。輝瑞/BioNTech的疫苗通過將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植入人體起到免疫作用。刺突的作用則是跟細胞結合並解鎖,這樣病毒的遺傳物質就能進入並啟動增殖過程。

Choi表示,COVID-19疫苗的副作用是衛生保健專業人員在開始接種疫苗時必須全面解決的一個重要問題,這樣人們才能知道會發生什麼。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