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勒岡州塞勒姆的一位Twitter用戶分享的圖片顯示,該市的一傢餐廳Toast & Jam被Uber Eats貼上瞭“黑人所開”的標簽,盡管它的主人是一對白人夫婦。這個問題似乎比這更普遍。在Uber Eats的“黑人所開”的餐廳名單中,對華盛頓特區的餐廳進行快速調查,發現至少有兩傢餐廳似乎不是由黑人所有。

Abunai Poke是一傢在費城和華盛頓特區提供夏威夷食品的餐廳,是其中一傢被列為“黑人所開”的餐廳。但在該餐廳的網站上,關於部分寫著 "我們的創始人是一位女性,她是夏威夷原住民和日本人的混血後代"。還有Crepeaway,這是一傢傢族經營的餐廳,最初總部位於希臘雅典,後來在紐約市和華盛頓特區經營,老板是Saad Jallad,1999年離開希臘到美國大學學習,2004年在喬治華盛頓大學附近創辦瞭這傢餐廳。

Motherboard聯系瞭餐廳老板,想瞭解更多關於他們是如何被列入黑人企業名單的,但沒有立即得到他們的消息。

在警察殺害喬治-弗洛伊德後的抗議和活動之後,許多公司–包括那些剝削黑人工人和社區的公司–爭先恐後地制作聲援聲明和宣傳活動,申明他們對種族正義的承諾。6月,Uber Eats推出瞭一項計劃,免除黑人所開餐館的送餐費,但前提是它們不屬於特許經營權。

要想在Uber Eats上被認定為黑人所開的餐廳,餐廳可以通過其網站上提供的表格進行自我認定。在解釋該計劃的頁面上,UberEats表示,它還與“廣泛的當地組織合作,以確定是否是黑人所開的餐館”,並“確保我們名單的準確性”。

DoorDash方面,就像Uber Eats一樣,被貼上黑人企業的標簽似乎也隻是需要通過在其網站上提交的表格進行自我識別。Abunai Poke和Crepeaway都沒有出現在該應用的推廣名單上。

“我們從消費者那裡聽到瞭響亮的聲音,他們希望有一項功能能夠幫助他們在Uber Eats應用中支持黑人擁有的企業,”Uber Eats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已經創建瞭一個流程來幫助商傢進行自我識別。"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