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網上曝光的視頻來看,現場大批工人不僅砸毀瞭一樓辦公室的玻璃與設備,同時還對二樓部分生產線設備進行瞭破壞,停放在室外的部分汽車也被砸毀並掀翻,甚至被燒毀。

隨後,當地警方趕到現場處理,並對部分打砸者進行瞭逮捕。根據印度經濟時報(Economic Times)報導,已有約100位參與暴動者陸續遭逮捕。

至於此次打砸事件造成的損失,有傳聞稱,打砸損壞瞭超過21000多部iPhone,多輛汽車,以及價值超過10億歐元的機器和固定財產。

而根據資料顯示,在2018年初,印度卡納塔克邦(Karnataka)政府已經批準瞭緯創購買43英畝土地的申請,緯創宣佈投資68億印度盧比(約合1.05億美元)在當地建設制造工廠。

隨後,緯創在該工廠的投資也進一步增加到瞭290億盧比。目前該工廠主要生產蘋果iPhoneSE以及部分物聯網(IoT)產品和生物科技設備。

因此,在打砸事件當中,有部分的iPhone被損毀確實很有可能,但是是否有這麼大的量就不清楚瞭。另外,該工廠的總投資約290億盧比(約3.25億歐元),顯然,怎麼打砸也不會有10億歐元的機器和固定財產。

緯創也對外表示,目前確定廠內生產線及存貨倉庫等並未受到破壞。因此,損失並沒有傳聞的那麼嚴重。

針對緯創印度廠房發生暴動,卡納塔卡省工業廳長薛塔爾(Jagadish Shettar)承諾將對在該省投資的外商企業提供所需保護,以避免如此暴力事件再度發生。

起因是“薪資糾紛”?緯創:暴動人員非員工,是犯罪事件

至於此次緯創印度工廠打砸事件的起因,印度時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稱,這是一起因“薪資克扣”而引發的抗議事件。

《印度時報》援引一位內部員工的控訴稱,一名工程畢業生的許諾工資是2.1萬盧比(約合人民幣1864元),但最後卻降到瞭1.6萬盧比(約合人民幣1420 元),而最近幾個月又降到瞭1.2萬盧比(約合人民幣1065元)。

如果是非工程畢業生,月薪更是低至8000盧比(約合人民幣710元),承諾的工資數額的持續下降,讓人非常憤怒。

隨後,在12月11日當晚,該工廠部分員工在討論公司持續克扣薪資問題時,甚至有員工反映,隻拿到瞭500盧比(約合人民幣44元),在群情激奮之下,很多工人在夜班結束之後,隨即開始進行瞭暴力抗議。

不過,緯創對此並不認可。緯創稱,其每月根據合約按時向勞務仲介公司支付瞭所有款項,以支付工人的薪資。同時,緯創強調這不是罷工事件,而是犯罪事件。當地治安長期不佳,讓新廠房成為歹徒目標,外面的人跑到公司內部搗亂,並非員工。

據臺灣中央社報道,一位熟知內情人士稱,緯創一共委托當地5傢勞務公司幫緯創尋找並雇用工人,且緯創每月都如期按照承諾薪資條件,把資金撥給勞務公司。因此,印度媒體報導聲稱緯創對原先承諾給員工的薪資不斷調降,完全與事實不符,這應該是勞務公司與工人之間的糾紛。

隨後,印度卡納塔卡省工業廳長薛塔爾(Jagadish Shettar)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經初步調查顯示,緯創均按時支付勞務公司給工人的薪水,正進一步深入調查是否有外力介入,以及薪水流向的透明度與查核等問題。

薛塔爾說,“工人對公司有任何不滿卻不向政府主管投訴而使用暴力,令他們感到震驚,政府正在調查是否有外部力量促使工人無視法律。”

據瞭解,印度經常發生外資企業的內部印度籍管理層、或者外資企業聘用的律師、會計專業人員勾結外部人士甚至官員制造事端,再充當中間人協調對當地法律與潛規則不熟悉的外資企業支付巨款解決問題,這些不法的中間人再與外部人士分贓。

一位長期在印度當地經營的臺商高階主管也表示,印度經常發生外資企業有「內神通外鬼」情況,上從印度籍執行長、總經理、財務長,下至基層印度籍經理和管理工人主管,都曾發生過勾結外部(有時甚至是印度官員)制造事端,再向公司勒索中飽私囊。

但萬一被外資公司稽核查獲不法,也曾發生過這些「內神」鼓動基層制造暴動,勒索在當地孤立無援、又不熟悉印度復雜法令的外資公司。

這名臺商說,由於一些外資公司為瞭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滿足勒索者的條件以盡快恢復生產,這也讓上述「印度獨有劣行」不斷上演。

不過,緯創這起事件是否牽扯外部人士,警方正在進一步調查。

涉事工廠管理層與當地政府溝通較少?

緯創已在印度深耕10多年,2015年起更陸續在印度北部和南部設廠,在此之前從未曾發生過類似事件。

根據當地熟悉內情人士透露,緯創更換2015年起在印度北方省諾伊達設立合資廠,及之後到班加羅爾一起規劃、興建廠房的臺灣經營管理團隊,但新的經營管理團隊負責印度業務後,較少與外界交流,連當地政府和臺灣駐當地機構舉辦的活動也都鮮少參加。

一名曾在緯創南部第一廠房工作的人員也告訴中央社記者,過去的臺灣管理團隊,即使高階主管必須美國、臺灣和印度到處跑,但很願意花時間與印度員工互動,舉辦交誼活動,甚至抱著吉他唱歌表演,與印度籍員工一起吃同樣的食物,打成一片,好似傢人一般,但這種情況在新的團隊進駐以後,已鮮少看見。

臺商強調,在文化與生活習慣完全不同於臺灣的印度經營企業,最重要的是要融入當地,但確實近年有些到印度投資設廠的臺灣企業,自認是“世界級的大廠”,還可直通總理莫迪辦公室,且已有完善機制可應付任何問題,完全拒絕與當地、甚至臺灣社群聯系往來,但印度較偏向聯邦制,各省較為獨立,若平時不建立情誼,等到發生問題時,“當然會孤立無援”。

相關文章:

印度iPhone代工廠因為勞資糾紛發生職工暴力事件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