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丁堡大學羅斯林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剛剛發佈瞭一項突破性的冠狀病毒研究,解釋瞭為什麼有些患者會發展為COVID-19重癥病例。研究人員最近解釋說,與幹擾素相關的基因失衡可能會增加那些預計不會發展成COVID-19重癥病例的年輕患者的並發癥風險。這些遺傳問題一直存在,它們不是COVID-19感染的結果。但沒有其他疾病將它們帶到表面。

事實證明,能影響COVID-19預後的不僅僅是控制幹擾素的基因。幹擾素是一種蛋白質,是感染病原體後即時免疫反應的一部分。羅斯林研究人員研究瞭英國2700名COVID-19重癥患者的DNA,發現瞭5個可能導致更危險的疾病版本的基因問題。這一發現可能會導致新的治療方案,因為醫生會重新利用目前可用的藥物來處理這些特殊的遺傳問題。

FP8_09_~S]Z{]D}VFRPHXYX.png

GenOMICC財團的研究人員將2700名ICU患者的基因信息與其他研究中健康志願者的樣本進行瞭比較。他們發現瞭這五個基因的關鍵差異。IFNAR2、TYK2、OAS1、DPP9和CCR。研究人員稱,它們“部分地解釋瞭為什麼有些COVID-19患者的病情會變得嚴重,而其他人則不受影響”。

“我們的發現揭示瞭COVID-19的危重病癥至少與兩種生物機制有關:先天性抗病毒防禦,這是疾病早期已知的重要機制(IFNAR2和OAS基因),以及宿主驅動的炎癥性肺損傷,這是晚期危及生命的COVID-19的關鍵機制(DPP9,TYK2和CCR2),”研究人員寫道。

“這是對人類遺傳學幫助理解危重疾病的承諾的驚人實現,”該項目首席研究員Kenneth Baillie博士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的結果立即突出瞭哪些藥物應該在臨床測試的名單中名列前茅。我們每次隻能測試幾種藥物,所以做出正確的選擇將挽救成千上萬的生命。”

研究人員可以預測什麼樣的藥物可以對COVID-19重癥患者發揮作用。他們發現,降低TYK2基因的活性可以保護疾病。來自一類叫做JAK抑制劑的抗炎藥可能會有幫助。這種藥物的一個例子是baricitinib。

另一個發現涉及INFAR2基因。提高該基因的活性可以創造保護,因為它將模仿幹擾素治療的效果。但這種療法應該在感染早期使用才有效。研究人員表示,能夠針對這些基因問題的抗炎和抗病毒藥物應該是額外研究的重點。

“我們在COVID-19中發現瞭與危重病癥有關的新的和非常可信的基因關聯,”研究人員寫道。“其中一些關聯直接導致潛在的治療方法,以增強幹擾素信號傳導,拮抗單核細胞激活和滲入肺部,或專門針對有害的炎癥途徑。雖然這大大增加瞭支撐特定治療方法的生物學原理,但每一種治療方法在進入臨床實踐之前都必須經過大規模臨床試驗的檢驗。”

研究全文發表在《自然》雜志上。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