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ms-35-e415-abf001.jpg

研究人員利用GPS和信用卡數據繪制瞭該學生在感染前幾天的行蹤,因為她與她所在地區的任何已知病例都沒有其他接觸。閉路電視錄像則顯示,是房間的氣流導致瞭感染。

一名學生在與一名感染者在同一傢餐廳呆瞭五分鐘後感染瞭COVID-19。他們之間有20英尺的距離,這遠遠超過CDC和其他健康專傢建議作為安全距離的6英尺(1.8米)。該準則並沒有考慮到各種可能影響現實生活的因素。在這種情況下,有一件事特別導致COVID-19在如此長的距離內傳播。

《洛杉磯時報》的一篇報道稱,每當Lee Ju-hyung博士在餐廳用餐時,他都會用風速計來檢查空氣流動情況。因為Lee的團隊進行瞭一項實驗,證明一個人即使與生病的人相隔20多英尺的座位,也可能被感染。他們將研究結果發表在《韓國醫學科學雜志》上。

這項研究進一步證明,空氣傳播是一個巨大的風險,因為攜帶病毒的唾液微小顆粒可以傳播到比6英尺遠的地方。中國在大流行早期的類似研究表明,空調可以幫助病毒在餐館和其他室內空間傳播。

“‘A’必須在短短5分鐘內獲得大量劑量,由較大的氣溶膠提供,可能大約50微米,”Linsey Marr告訴《洛杉磯時報》。“如果你有強大的氣流,大氣溶膠或小液滴在該灰色區域重疊,可以將疾病傳播到一或兩米(3.3至6.6英尺)以上的地方。”  Marr是弗吉尼亞理工學院土木與環境工程教授,研究空氣中病毒的傳播。她指的是學生 "A",隻用瞭5分鐘就被感染瞭。

"A"是全州的一名高中生,她在6月17日的新冠檢測中呈陽性。但當時該市已經有兩個月沒有病例報告,所以科學傢們感到很疑惑。這名女生已經好幾周沒有出過遠門,大部分時間都在學校或傢裡。接觸追蹤者求助於“疫情調查支持系統”,這是韓國的一個數字平臺,調查人員可以在短短10分鐘內獲取感染者的智能手機位置數據和信用卡數據。

GPS數據告訴他們,A的路線與來自不同城市和省份的已知新冠確診病例的路線有過重疊。上門推銷的女推銷員 "B "在6月12日訪問瞭全州,並與A在餐廳裡呆瞭僅僅5分鐘。該女子並沒有告訴接觸追蹤者她到過全州,她的公司與餐廳在同一棟樓裡開瞭80人的會議。

coronavirus-study-korea-airborne-transmission-restaurant.jpg

Lee和他的團隊隨後查看瞭當天的閉路電視錄像,看到兩人從未相互交談,甚至沒有接觸過相同的表面。Lee確定天花板上的空調裝置在工作,然後他的團隊重新創造瞭讓液滴和氣溶膠傳播的條件。上圖與研究報告一起發佈,顯示瞭各個餐廳顧客的坐姿、訪問時間,以及空調空氣的方向和速度。並不是餐廳裡的每個人都被感染瞭,但有些人也和A一樣,從B處感染瞭病毒。

“不可思議的是,盡管坐在很遠的地方,但氣流還是順著墻壁而下,形成瞭一個風谷。沿著那條線的人都被感染瞭。”Lee說。“我們的結論是這是一種飛沫傳播,並超越6.6英尺。”

沒有參與研究的Marr推測,小液滴或大氣溶膠要麼落在A的臉上,要麼被吸入。“在餐廳堂食是在大流行中最危險的事情之一,”她說。“即使有距離,正如這項研究和其他研究所顯示的那樣,距離是不夠的。”

完整的研究報告可在此鏈接上查閱。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