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起訴訟本質上均要求拆分Facebook,即強制該公司撤銷當年對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購。這兩個應用合起來,一共有數十億用戶。

訴訟稱,撤銷行動是必要的,因為Facebook通過收購潛在的競爭對手,以扼殺競爭並獲得市場優勢地位。同時,Facebook的行為也限制瞭美國消費者的選擇,減少瞭他們本可以獲得的隱私保護。

“他們扼殺創新,降低瞭對數百萬美國人的隱私保護。任何公司不應該對我們的個人信息和社交活動有如此不加約束的影響力。”領導各州訴訟(包括46個州及華盛頓特區和關島)的紐約州檢察長萊蒂西亞·詹姆斯(Letitia James)說。

Facebook未立即回復評論請求。但該公司周三發佈的一篇博客文章將這些訴訟描述為“歷史修正主義”。Facebook在文章中強調說,該公司對WhatsApp和Instagram的收購在多年前曾獲得FTC的批準,如今“想反悔從頭來過”會引發令人擔憂的先例,即“沒有一筆收購是不可改變的”。

FTC和各州的訴訟焦點在於Facebook對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購。Facebook在2012年以10億美元價格收購瞭圖片分享應用Instagram,又在2014年以190億美元收購瞭全球即時通訊應用WhatsApp。訴訟指控,Facebook借這些收購發展成為今天的壟斷企業,並獲得能力以打壓未能收購的競爭對手。

“近十年來,Facebook在美國的人格社交網絡市場上擁有壟斷權。”檢察長的聯合訴訟寫道,“Facebook通過’收購或毀滅‘的策略阻礙競爭,從而非法維持自身的壟斷權,並且也損害瞭用戶和廣告主的利益。”

FTC的訴訟也得出類似的結論。訴訟寫道:“Facebook並未滿足於通過競爭來吸引和留住用戶,相反該公司以收購對自己業務有競爭威脅的公司、以及采取不公平的限制政策以阻礙未成功收購的實際或潛在競爭對手等方式,維持自身的壟斷地位。”

前FTC成員、現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和政策學教授威廉·科瓦契奇(William Kovacic)說,這是一個令人信服的論點。“兩起訴訟的論點基礎都建立在,Facebook的壟斷地位主要來源是該公司對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購,而這兩個業務也是該公司目前市場地位的重要支柱。解決這個局面的唯一方式是創建新的企業。”

訴訟的發起正值大型科技公司的關鍵時期,公眾、監管機構以及兩黨的議員都在審查這些公司以及這些公司對社會和經濟的影響。10月份,眾議院反壟斷小組委員會結束瞭歷時16個月的調查,並發佈一份廣泛的報告。該報告認為,Facebook和其他科技巨頭如亞馬遜、蘋果和谷歌等存在反壟斷行為,且需要對這些公司采取更好的監管。一個尚待解決的問題是,幾十年前制定的反壟斷法是否足以監管互聯網時代的企業。

盡管這些調查相似,但周三的訴訟與議員的報告仍有所不同。議員的報告隻是提出瞭建議,但並不能執行這些建議。但是,訴訟卻實實在在地有可能迫使Facebook采取一些行動,比如支付罰款或根據現有法律出售WhatsApp和Instagram。然而,現在討論這些訴訟的影響,仍為時過早。

為什麼美國政府認為Facebook對美國人不利?

雖然FTC的訴訟和檢察長的訴訟並不完全相同,但雙方進行瞭合作,並且雙方的訴訟也就Facebook為什麼具有壟斷性,提出瞭類似的主張。

從本質上來說,他們都認為,Facebook是一個強大的社交媒體壟斷者,該公司收集瞭美國用戶的大量數據,並利用這些數據來出售廣告。雖然訴訟把目標對準瞭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購,但兩項訴訟都認為Facebook的反競爭行為是更廣泛行為模式的一部分。

訴訟中給出的不少證據都引用瞭包括該公司首席執行官馬克·紮克伯格在內的高管評論,以證明Facebook有意反對競爭。例如,FTC的訴訟引用瞭紮克伯格在宣佈收購Instagram那天向一名同事發送的電子郵件。訴訟引用郵件內容寫道:“我記得你在內部帖子中解釋過,為什麼是Instagram而不是Google+會給我們帶來威脅。總的來說,你是對的。但是對於創業公司而言,有一個好處是你可以收購他們。”

“訴訟的意義是,Facebook的壟斷權和個人社交網絡不隻是創新或成為市場上最佳產品或服務的結果,更是Facebook違反反壟斷法以確保其不會面臨任何有意義競爭的結果。”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薩莉·哈巴德(Sally Hubbard)說。

訴訟還提到瞭Facebook對待開發者的方式。他們指控該公司允許其他軟件供應商使用Facebook的數據開發自己的應用並將他們的應用連接到Facebook的服務上,這樣的行為有利於Facebook,因為該行為會鼓勵更多人加入Facebook並經常使用Facebook。但是,當Facebook最終認為這些應用會對其自身業務造成威脅時,Facebook就會將第三方應用拒之門外。

“由於Facebook的非法行為,個人社交網絡服務的用戶遭受並持續遭受各種傷害,包括用戶體驗質量下降、個人社交網絡選擇減少、創新受抑制以及對潛在競爭服務的投資減少。”檢察長的訴訟寫道。訴訟還指出,所有這一切的另一個後果是損害美國人的隱私權。因為Facebook扼殺瞭可能提供更好隱私保護的競爭對手。

想要拆分Facebook,路還很遠

那麼,消除訴訟所說的Facebook對用戶和市場造成的這些危害的解決方案是什麼呢?

兩項訴訟都認為,Facebook應該被拆分。但是實現這個目標絕非易事,而且即便可以拆分,也需要時間。Open Market Institute的哈巴德說,通過訴訟迫使Facebook從Instagram和WhatsApp撤資可能需要數年時間。其他專傢表示,訴訟的審理可能要到明年、甚至2022年才開始。

另一個問題是,Facebook仍在繼續深化旗下應用之間的聯系,這可能會使得拆分Facebook更加困難。2019年,Facebook宣佈,其將開始合並WhatsApp、Instagram和Facebook使用的即時通訊系統的技術基礎架構。該公司對WhatsApp還抱有更大的希望,並表示可能將Facebook 和Instagram的廣告業務與WhatsApp平臺相結合。

周三訴訟宣佈後,Facebook反駁瞭訴訟的主張,強調FTC在數年前已經批準瞭該公司對WhatsApp和Instagram的收購。

“我們正在審查訴訟,之後將提供更多信息。”訴訟宣佈後,Facebook在Twitter上回應說,“FTC在數年前批準瞭我們的收購,但政府現在又想反悔,從頭來過,全然不顧這一先例對廣泛的企業界和每天選擇我們產品的用戶將造成的影響。”

在隨後發表的博客文章中,Facebook還辯稱,該公司也面臨著來自其他平臺(如谷歌和TikTok)在廣告支出方面的競爭。

但這些並非Facebook可以使用的唯一辯解辭。科瓦契奇說:“Facebook的核心回答是,’瞧瞧我們這些年為收購的公司都做瞭些什麼。我們對這些公司棄之不顧瞭嗎?我們從未過多地幹預他們的發展,但卻幫助他們發展成為非常出色的業務‘。”

但是,科瓦契奇人說,這些訴訟“給該公司重組帶來瞭極大的可能性”。

雖然目前還不能判斷訴訟的進展將如何,但專傢表示,強制出售不是不可能。

所以,盡管指控Facebook存在反競爭行為早已不是新鮮事,但新的訴訟為該公司的批評者提供瞭更多的合作機會。這些批評者還表示,未來將對大型科技公司采取更為嚴格的監管措施。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