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一方面早已實現盈利;另外一方面,客單價高,在線授課受疫情影響較弱,還在雙11進行大促銷後不久突然跑路,關停服務,大量傢長退費無望。

柚子練琴到底怎麼瞭?

印女士告訴新浪科技,大部分傢長對於拿回預存的學費已經不抱希望,之所以堅持維護自己的權益,是為瞭在面對孩子的詢問時給他們一個交代,讓他們相信誠信,相信這個世界還是美好的。

促銷後20天宣佈破產

11月10日,正值雙11的第二輪付款高峰到來,柚子練琴的班主任開始向各位傢長推銷平臺的優惠。印女士提供的對話記錄顯示,原本6800元的課程隻需要6202元,包含82節課,加上班主任特批的兩節贈送課和朋友圈集點贊數滿後贈送的1節課,總共有85節課。

比原來的6800元88節課,單節課的價格有所下降。印女士看到優惠之後沒有多問,就決定購買並且到柚子練琴App購買瞭。

2019年11月,在朋友的推薦下,印女士為自己的孩子購買瞭柚子練琴的課程,因為印女士和孩子居住在美國,當地沒有提供類似於國內的服務,而她的孩子本身也有學習樂器的需求。“朋友推薦後我就買瞭,這已經是第三次購買,也證明瞭這傢平臺確實不錯。”印女士說。

類似於印女士這樣的傢長,遍佈美國和澳大利亞等國傢。特別是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美國疫情防控失控,中國的在線教育平臺在海外更受歡迎。一位和印女士一樣居住在美國的中國傢長告訴新浪科技,自己也為孩子購買瞭美術寶、火花思維等平臺的課程,以方便居傢隔離期間自己的孩子能夠上課學習。

在柚子練琴,傢長需要面對的是班主任,班主任主要負責推銷課程、續費以及調課。傢長和陪練教師的聯絡需要通過客服,客服幫助預約,在試過幾個老師後,印女士的孩子基本都是跟著一位陪練教師學習。

遇到雙11優惠的時候,印女士第二次購買的課程快要消耗完瞭,在班主任的推薦下,就購買瞭第三期的課程。但沒想到,11月10日剛付款後,第三期的課程還沒開始消耗,11月30日印女士在登錄平臺就發現無法使用服務。

印女士在柚子練琴的公眾號和App內看到平臺宣佈破產的公告,公告稱由於市場環境影響以及經營不善,企業一直處於虧損狀態,並且出現瞭現金流斷裂,公司已經資不抵債,無法繼續經營下去。

破產清算,也就意味著已經預存學費的傢長們無法拿回自己的錢。“但我們無法接受的是,11月10日還在大肆促銷,但11月30日就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宣佈破產。”印女士說,和她有一樣經歷的傢長,在QQ和微信組織瞭多個群,要求柚子練琴保障傢長的權益。

12月2日,柚子練琴再次在微信公眾號發佈一條公告,稱正在想辦法積極處理,聯系同行業和教育行業,希望將傢長們的損失降低到最小。同時呼籲教育行業同行伸出援助之手。側面也說明,柚子練琴在解決傢長的預存學費上沒有任何進展。

印女士告訴新浪科技,三次繳費她都沒有簽署任何培訓合同,在App上也沒有發現線上合同。“出事瞭我才知道,合同要專門找他們要才會給。”這無疑給傢長們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增添瞭難度。

預存學費有風險

柚子練琴隻是疫情影響下教育行業洗牌的一個縮影。在柚子練琴之前,專註於線下1對1培訓的優勝教育陷入經營困難,僅北京地區的傢長就因為預存學費遭受累計超過1億元的損失。

綜合IT桔子及公開報道的不完全統計,包括美聯國際、兄弟連、高思教育、百弗英語、趣動旅程、背帶兔藝術、立思辰理科、史蒂夫教育、一聽堂、巨石達陣等線下教育、興趣培訓機構,或在今年破產倒閉,或收縮轉型,或賣身他人。

啟信寶提供的數據顯示,從2月1日至6月16日,全國線下培訓機構註銷企業數量(統計中含工作室、培訓中心、培訓學校以及分支機構數量等關鍵字段)為18885傢,相當於每天有超過100傢線下教育培訓機構倒閉。

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北京陽光消費大數據研究院執行院長陳音江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時表示,如果商傢隻是停止營業,還能建立聯系,隻是無法退費,消費者可以收集證據向消費者協會或市場監管部門投訴;如果商傢卷款跑路或者完全聯系不上,消費者可以聯合向公安部門報案。

“預付式消費近年來一直是消費者投訴的熱點難點問題,原因主要是目前有關法律法規不健全、監管主體不明確、經營者缺乏誠信自律以及消費者自我保護意識不強等造成的。”陳音江表示,解決預付式消費問題,需要從完善法律法規、明確監管職責、加強預付資金監管以及建立信用評價體系等多個方面入手,建立法規完備、多方聯動、共享共治的預付式消費規范發展模式,從根源上解決預付式消費問題。

陳音江告訴新浪科技,實際上,傢長很難追回預存學費的損失。他也告誡消費者,在選擇預付式消費時,應盡量選擇規模較大、開業時間較長的商傢,不要一次性充值太高金額,並與商傢簽訂好協議。遇到問題第一時間收集好證據,依法維權。

柚子練琴不會是倒下的最後一傢,教育行業的洗牌和混亂,還在繼續下去。

新浪科技 花子健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