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者網》侯書青

近日,據媒體報道,有求職者反映自己在招聘平臺上投遞簡歷後,屢次收到陌生來電與短信的騷擾。調查顯示,銷售來自招聘平臺上的簡歷與個人信息已經形成一整條黑色產業鏈。其中就包括智聯招聘等知名招聘平臺。

《投資者網》還發現,在智聯招聘平臺上發佈的信息中,部分職位打著招聘“客房服務員”的旗號,疑似招聘性工作者。

智聯招聘創立於1997年,2014年赴美上市。上市後的一年半時間內,智聯招聘的股價大多徘徊在11-19美元之間,並於2017年宣佈私有化,從紐交所退市。在退市之前,公司已實現盈利。

黑產如何招人?

作為一個匯集瞭數百萬傢用人單位的招聘平臺,在智聯招聘的隱秘角落中,有著不為人知的陰暗面。

《投資者網》在瀏覽智聯招聘時,發現一傢位於廣州的公司正在以3-4萬元的月薪招聘客房服務員,而其他同類型職位在智聯招聘上的最高月薪僅為6000元左右。在以“求職者”身份向該企業投遞瞭一份幾乎是空白的簡歷後,該企業的招聘人員很快就發來自己的微信號。

(智聯招聘內的職位描述  圖源:《投資者網》研究員整理)

在通過後續詢問以及查看此人的朋友圈,《投資者網》發現這傢公司在智聯招聘打著招聘“客房服務員”的幌子,疑似招募性工作者。

這位招聘人員告訴《投資者網》,他們的工資以日結的形式發放,平均月薪高達5萬-10萬元。

(與招聘人員的聊天記錄  圖源:《投資者網》研究員整理)

APP內的職位信息顯示,該職位發佈於2020年11月12日,在平臺上已存活近一個月的時間。除瞭這傢公司之外,《投資者網》在智聯招聘上也發現瞭幾傢疑似以“私人秘書”的名義尋找性伴侶的公司。此類巧立名目的招聘信息隱藏在平臺海量的職位中,用與同類職位相比高出許多的薪資待遇宣示著自己的存在。《投資者網》關註的4個可疑職位,截至發稿均仍處於在線狀態。

(可疑職位以及與該職位發佈者的聊天記錄    圖源:《投資者網》研究員整理)

這些名不副實的職位,從一個側面發映出智聯招聘在審核用人單位相關資質、職位實際情況是否與描述相符等方面存在失察。線上招聘平臺該如何杜絕為黑色產業提供滋長的溫床,這是擺在整個行業面前的問題。

為瞭解智聯招聘對發佈信息企業的實際經營情況是否做過核實,《投資者網》曾致函智聯招聘求證,但一直未獲回復。

隱私如何保護?

在線上招聘行業,除瞭黑產問題,個人隱私泄露問題也時有發生。

2019年7月,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審理瞭一起智聯招聘內部員工參與倒賣個人信息案。涉案公民個人信息多達16萬餘份,每份信息的售價為5元左右。與兩名涉案員工一同受審的,還有專門以販賣個人信息為生的淘寶店主鄭某,以及破解瞭智聯招聘企業賬戶盜取簡歷信息的黃某與中間人解某。

智聯招聘聲稱,此案最早由公司在日常巡查中發現,並第一時間向警方報案。當時的報案原因並非“售賣簡歷”,而是“私下售賣簡歷”。

即便是員工不私自售賣簡歷,智聯也會以一定的價格向用戶收取費用。盡管目前智聯招聘已從美股退市,但根據其截至2017年6月30日的財報可知,其總營收為19.15億人民幣,在線招聘服務貢獻瞭84%的營收,為16.09億元,同比增長23%。根據已知數據,彼時智聯上的簡歷報價為50元。智聯在2017年第二季度,已經銷售瞭超過3000萬份簡歷。

一位獵頭人士告訴《投資者網》,在已經購買會員的情況下,他在智聯招聘上每刷新一次職位或私聊一次求職者,都需要支付價值10元人民幣的代幣,如果是金領求職者,價格則會提高至20元。盡管屬行業慣例,但這種收費方式是否涉及重復收費?《投資者網》曾向智聯方面求證此事,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為瞭保障用戶的個人信息安全,智聯招聘也推出瞭加密簡歷的功能,加密後的簡歷除非用戶主動投遞,否則企業無法查看。但很顯然,智聯招聘目前對抗“傢賊”發生的的種種疏漏很難讓用戶放心。若想抹掉自己留在平臺上的信息,刪除掉已填寫的平臺簡歷,或許是一個頗為穩妥的辦法。

然而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投資者網》在實際操作中發現,智聯招聘在刪除簡歷的流程上,為用戶設置瞭一重又一重的阻礙。幾經輾轉,終於在微信公眾號內人工客服的幫助下刪除瞭所有智聯招聘上的個人信息。

(想要刪除APP中的個人信息需要沖破重重阻攔   圖源:《投資者網》研究員整理)

撲朔迷離的財務狀況

智聯招聘曾於2014年赴紐交所上市,上市之後多次收到包括鼎暉投資、紅杉資本等外部投資機構的私有化邀請,並於2017年9月25日通過特別股東大會宣佈,已經通過瞭智聯招聘與母公司以及合並公司所簽署的合並協議與方案。

交易完成後,9月30日,智聯招聘在紐交所上市的美國存托股全面停止交易並退市。

完成私有化的智聯招聘隨即發佈瞭這一消息,並表示接下來將在資本支持下繼續推進職業發展平臺戰略,通過投資Jobs BD、51社保等相關企業,完善人力資源服務鏈條。就在今年,淡出江湖許久的智聯招聘又傳出新動向。

據36氪今年9月消息稱,智聯招聘當時正在與阿裡巴巴集團進行涉及投資事宜的談判,金額達數億美元。此外,今年8月,也傳出瞭智聯招聘考慮通過非公開配售融資5億美元的消息。但這兩件事至今都未有下文。

智聯招聘曾是國內規模最大的招聘平臺,成立於1997年,並於2000年-2008年期間先後進行瞭5輪融資,融資總額約為1.42億美元。

智聯招聘的擴張歷程,與現在的若幹傢互聯網公司別無二致。同樣的大筆融資+跑馬圈地模式讓智聯招聘連續12年虧損。

智聯招聘於2017年10月退市時,易觀千帆當年9月公佈的數據顯示,智聯招聘無論是從流量、還是用戶活躍度來看,都高於其他同業平臺,僅在盈利能力上略遜於前程無憂。

(2017年9月國內線上招聘平臺數據情況   圖源:易觀千帆)

而行業變革也恰巧在此時發生,自2017年3月開始,關於智聯招聘的負面新聞開始多瞭起來。內容涉及沒有營業執照的企業也能夠發佈職位、個人信息泄露、垃圾職位騷擾、雇傭水軍刷簡歷投遞率等。

產品上出現的若幹問題對智聯招聘造成的打擊集中體現在市占率變化上,根據易觀千帆提供的數據,2016年第三季度,智聯招聘尚有28%的市占率,僅低於前程無憂的29.3%。

而到瞭2019年第一季度,隨著58同城、獵聘等平臺陸續瓜分瞭更加細分的招聘市場,智聯招聘與前程無憂的市占率都有一定程度的下滑。智聯招聘的市占率僅剩19.6%,下降瞭近10個百分點,前程無憂的市占率也下滑瞭5個百分點。

從收入上看,根據36氪今年9月披露的收入數據,智聯招聘目前擁有1.8億用戶與超過450萬傢合作企業,營收較上一財年同比增長16%,為5.5億美元。對比前程無憂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財報,其收入約1.33億美元。

若以上數據為真,則意味著智聯招聘以低於前程無憂約5個百分點的市占率,收獲瞭近4倍於前程無憂的收入。短短3年後,曾經盈利能力略遜於前程無憂的智聯招聘,仿佛在盈利能力上取得瞭突飛猛進的進步。

但無論智聯招聘目前的盈利狀況如何,用戶隱私保護與對黑產監管是否到位,都是值得長期關註的問題。(思維財經出品)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