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px-Humpback_whale_with_her_calf.jpg

“這就像這場可怕的大流行把我們人類禁錮在非常狹小的空間裡,但卻給鯨魚回饋瞭很多成長的空間,無論是身體上還是聲音上。”冰川灣國傢公園和保護區的野生動物生物學傢Christine Gabriele在新聞發佈會上說。“實際上,我很幸運能有此機會一生中一次在自然安靜的環境中研究鯨魚的交流。”

沒有瞭每年為阿拉斯加冰川灣帶來數十萬遊客的遊輪和旅遊船的存在,座頭鯨有機會占據更多的空間,放松自己。研究人員觀察到它們在通常會被船隻吵鬧和繁忙的航道中間進行社交,甚至小憩。根據Gabriele的說法,2020年海灣的日常噪音水平比去年同期降低瞭50%。

Gabriele和其他研究人員正在調入一個水聽器網絡,基本上是水下麥克風,以記錄這些變化。來自美國國傢公園管理局、國傢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和德克薩斯農工大學加爾維斯頓分校的幾位科學傢之一,他們今天分享瞭他們研究的初步結果。他們在一年一度的美國地球物理聯盟秋季會議期間舉行瞭關於海洋噪音的簡報。

沿著西北太平洋和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海岸線,由於船隻減少,今年春天海洋噪音水平下降瞭約30%。研究人員在發佈會上表示,加州和馬薩諸塞州海岸線上人類制造的噪音也有所下降。他們仍在進行研究,尚未發表大部分工作。他們計劃與來自世界其他地區的科學傢合作,以更好地瞭解大流行病對海洋聲音景觀的影響。

研究人員還將繼續密切觀察座頭鯨。他們會從鯨魚身上取活檢樣本,看看今年和明年它們的應激激素是否有任何差異。他們還在傾聽鯨魚的交流方式會有什麼變化。他們很好奇,當鯨魚能更好地聽到對方的聲音時,它們的發聲是否會變得更復雜,反之亦然。過去的研究發現,鯨魚會隨著環境噪音的增加而提高聲音–就像人類在嘈雜的環境中一樣–這通常不會使交流變得冗長。

還有很多其他的方式,不同的海洋生物依靠聲音來“導航”,尋找食物,並避免成為其他捕食者的食物。科學傢們正在爭分奪秒地充分利用這段安靜的時期,以更好地瞭解這一切。希望其中一些研究能夠為政策和技術進步提供信息,以便在未來將海洋噪音控制在可承受的水平。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