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道十二宮殺手素描相

作案的同時,他寄送瞭很多封以「挑釁」為主的信件給媒體,這些信件中包含著一些未公開的細節以及犯罪證據,甚至在其中署名。

雖然一封408字符的文件已經被專傢破解,但是其他信件繼續困擾瞭警方和密碼學專傢51年。

1969年11月8日,在殺死瞭兩名受害者之後,他向《舊金山紀事報》致信,並隨信附上瞭340個加密字符。該密碼被稱為Z-340,或簡稱為340,一直未曾有人成功破解。

直到最近,美國的軟件開發人員David Oranchak,澳大利亞的數學傢Sam Blake和比利時的程序員Jarl Van Eycke終於成功解決瞭這一難題。

甚至還獲得瞭FBI認可。

那麼這一密碼究竟是如何破譯的呢?

如何破譯?

Sam Blake 先是創建瞭65萬種密文變體,並以不同的方式排列,然後通過Jarl Van Eycke開發的一款代碼破解程序AZdecrypt來運行他們。

經過數月的解密,出現的亂碼終於有一定的含義。團隊最終確定瞭讀取符號的順序,並檢索出一條連貫的信息。

其中一個破譯者Oranchak表示,340就是「換位密碼」。

現在計算機使用的大多數密碼都是依靠數字來加密信息。

相比之下,換位密碼很大程度上是過去的方法,使用一定的規則重新排列郵件中的字符或字符組。

可以看到,340是一個矩形信息。破譯團隊通過切成類似「對角三角形」來重新排列出字符來重新破解的。

具體來說,先要將密碼分為三個部分,分別來進行解讀。(第一部分跟第二部分為9行,最後一部分為2行)

第一部分,第一個字符H,隨後再向下移動一格,在向左移動兩個,得到第二個字符+,以此類推。

經過重新排列,結果就變成瞭這樣。

隨後在AZdecrypt運行幾次之後,直到看到字符裡出現「TV SHOW」。

破譯者表示,當時就從椅子上跳起來瞭。

因為在1969年11月,某個電視臺TV Show正報道關於黃道十二宮兇手,來電者給節目組說瞭這樣一則消息。

同樣的「gas chamber」、「TV Show」,破譯者由此確定瞭這一密碼的真實性。

按照同樣的方式,對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進行瞭處理,但仍有些轉錄的錯誤。

在第三部分,團隊發現瞭一個奇怪的詞看起來像「PARADICE」,但拼寫倒瞭,在前面的字母中以同樣的方式多次出現過。

那如果其他看不懂的字符也同樣拼寫倒轉瞭呢?

於是,神奇的事情發生瞭。

LIFE WILL BE AN EASY ONE IN PARADICE DEATH.

隨後,他們還發現這個殺手犯瞭一些拼寫錯誤。比如「NOW」寫成瞭「OOW」,「FOR」寫成瞭「FOV」。

經過一些更正之後,最終得到瞭一篇完整的譯文。

嗯,翻譯過來就是:

我希望你在嘗試抓住我的過程中得到很多樂趣。

打電話上節目宣稱是十二宮殺手的那人,並不是我。

我不怕毒氣室,因為它可以把我很快地送入天堂。

我現在有足夠多的奴隸為我工作,而其他人到瞭天堂就一無所有瞭,所以他們害怕死亡。

我不害怕,因為我知道,在天堂裡生活將是一件很輕松的事。

談到密碼為何會懸而未決50多年,破解者之一Blake表示是因為:

密碼的閱讀方向太晦澀,以至於找到它的唯一方法是,使用復雜的軟件對許多候選答案進行大規模搜索,才能有效解決諧音替代密碼。

現在借助電腦軟件,破解的難度被大大降低瞭。

Blake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的傢中測試瞭「大約65萬種通過密碼的不同閱讀方向」,然後提出瞭正確的組合。他們為此共同努力瞭八個月。

破譯三人組

破解Z340的三個人分別是:美國維吉尼亞州軟件開發人員David Oranchak、比利時電腦工程師Jarl Van Eycke以及澳洲數學傢Sam Blake。

Oranchak是現年46歲的網頁設計師,自2006年以來一直從事黃道十二宮密碼的破解工作。

Blake在是網上看到Oranchak的分析後,對該案產生瞭興趣。

Van Eycke則開發瞭AZdecrypt,這是一款破解代碼的應用程序,其靈感來自於他破解Z340的努力。

破案未完待續

雖然這封信件被破解,但對於案件本身來說,可能並沒有太大進展,

最近,曾收到黃道十二宮殺手信件的《舊金山紀事報》采訪瞭當年負責此案的警官。

他表示,新的破解答案可能不會大大推動調查,這封信除瞭發現兇手在心理上的再次嘲諷,沒有太多其他事情瞭。

這封信沒有透露任何兇手的具體信息,比如住址或姓名。兇手的名字還在另一封未破解的信件裡。

而且案件年代久遠,具有最高嫌疑的兩人Arthur Leigh Allen、Jack Tarrance都已經去世,這個秘密大概隻能從未來的破解中找到答案瞭。

相關文章:

FBI證實黃道十二宮殺手的“340密碼”在51年後被破解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