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道稱,北極已不是幾十年前的那個北極,再過幾十年,它也不會是原來的那個北極瞭。

2019年10月至2020年9月,北緯60°以北的年平均地面氣溫至少達到瞭自1900年以來的第二高紀錄。目前,北極地區的氣溫上升速度至少是全球平均水平的兩倍。與此同時,北極正上演一場“冰與火之歌”:北冰洋正在變暖,格陵蘭的冰蓋加速融化,每年夏季整個苔原野火肆虐……

海冰“空調”正在崩潰

科學傢說,北極是全球氣候的領頭羊。隨著地球由於人類排放的溫室氣體而升溫,北極首先感受到瞭這種變暖的影響,這預示著變化將發生在更低緯度的氣候中。

夏季融化季節結束時,北極海冰通常在9月達到最低值。報告中稱,2020年春季的海冰損失在西伯利亞東部海域和拉普捷夫海(北冰洋的陸緣海之一)地區尤其早,創下6月份拉普捷夫海的新低。2020年,夏季海冰范圍創瞭42年衛星記錄以來的第二低,僅次於2012年夏天。秋季氣溫降低時,海冰凍結得也比平常晚。

北極海冰不僅是北極熊和海象的重要棲息地,而且是地球空調系統的關鍵部分,它將太陽的能量反射回太空並保持北極周圍的溫度涼爽。但是,科學傢們說,去年又出現瞭創紀錄的低海冰面積,這又表明該“空調”正在崩潰。

美國國傢冰雪數據中心高級研究科學傢沃爾特·邁耶表示,現在不再是我們“是否”會在未來幾十年內看到無冰北極的問題,而是“何時”的問題。

野火肆虐 北極變綠

今年是北極圈野火創紀錄的一個夏天。這主要是由於西伯利亞地區發生瞭接二連三的火災,特別是在與拉普捷夫海接壤的薩哈共和國。

根據哥白尼氣候變化服務中心的數據,截至6月份,西伯利亞的野火活動已經打破瞭去年的記錄。高溫和豐富的幹燃料在很大程度上是罪魁禍首。

為北極大火提供燃料的大部分幹燃料來自死苔蘚和土壤中積累的其他植物物質。冰凍的溫度往往會阻止這些枯死的植物在冬天完全腐爛。當春天融化地面時,它們很快就會幹涸。空氣越暖和,春天就越早,它們幹燥的速度也就越快。

此外,自80年代初以來,衛星一直跟蹤著苔原的植被或北極的“綠色度”,這是北極氣候變化的重要信號。自2016年以來,北美的“綠色度”已急劇下降,但在歐亞地區仍高於平均水平。報告發現,從完整的衛星記錄來看,北極總體正朝著更“綠色”的方向發展,因為溫度升高使冰凍的苔原融化,灌木和其他植物物種在過去無法生根的地方生長。

生態系統不斷變化

氣候變化也在影響北冰洋的動植物,從食物鏈的最底層開始。

微小的藻類是北極海洋生態系統的基石。每年春天,當海冰融化,海洋充滿陽光和營養時,藻類開始快速生長,為北冰洋的其他動物提供瞭充沛的食物。

隨著北極變暖和海冰變薄,藻華的范圍越來越大且出現得更早。一些地方在秋季甚至出現第二次水華。美國克拉克大學北極問題專傢凱倫·弗雷表示,這是一種“相對較新”的現象。

額外的食物對北冰洋的一些動物來說是一種恩惠。今年的北極“體檢”報告單中稱,北極的弓頭鯨數量近期有所增長。科學傢們認為,這些增加可能與增加的藻類有關。

當海冰融化時,生長在海冰上的海藻往往會落到海底,成為貝類、海膽和海參等海底生物的食物。但弗雷警告說,海冰融化也一定程度上意味著某些生物的“海藻美味”減少。

此前,也有報道稱,永久凍土覆蓋瞭地球陸地表面的24%。在北極的一些凍土中,可能含有古老的冰凍微生物、冰川世的巨型動物,甚至還有被埋葬的天花受害者。隨著永凍土的融化速度越來越快,科學傢們面臨的新挑戰是發現和識別可能正在被“攪動”的微生物、細菌和病毒。

2019年8月,冰島曾為奧克約爾冰川舉行瞭葬禮,這是冰島第一座因氣候變化而失去的冰川。冰島用一塊銘牌來“紀念”這一不可逆轉的變化及其所代表的嚴重影響。這場葬禮是儀式,更是警醒。遏制氣候變化速度,保護環境已刻不容緩。

2020年北極的“體檢”報告更讓科學傢感受到,過去20年,尤其是過去5年,北極變化的速度已遠遠超出預期。NOAA太平洋海洋環境實驗室的海洋學傢詹姆斯·奧弗蘭德稱:“北極的潛在變化是我們在中緯度地區看到的三倍,這將徹底改變北極的面貌,這將反饋給地球上的其他地區。”

這些變化和影響應引起我們足夠的重視,北極生病瞭,在未來的很長時間內我們都要與此作鬥爭。讓北極“痊愈”,是全人類的一次嚴峻考驗。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