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世超還有點意外,售樓處賣個房子怎麼還用上人臉識別瞭?

後來才知道,這個人臉識別是為瞭區別自然到訪客戶和渠道拜訪客戶。

自然到訪客戶的意思就是世超自己主動去看房子,而渠道拜訪客戶的意思就是世超是通過中介介紹來看房子的。

而售樓處之所以要用人臉識別,就是為瞭看你之前有沒有主動來過售樓處。

因為售樓處一般是會給中介帶來的客戶一些購房優惠,而自然到訪的客戶是沒有的。

假如你曾經自己來看過房,又被人臉識別機記錄下來,你再去找中介,就無法享受中介的團購優惠,因為你已經被機器認定為 “ 自然到訪用戶 ”。

所以就出現瞭有些人帶著頭盔口罩去看房的現象。。

好傢夥,咱們這一張張寶貴的小臉蛋就是這麼被房地產利用的。。。

這其實還算好的,最起碼沒遭受什麼經濟損失。

而有的人就因為刷瞭一下臉,不僅沒等到房款,房子當天反而被過戶出去,甚至還被抵押給瞭第三方。。。

這要從南寧市不動產登記中心推出的 “ 邕e登 ” 的 App 說起,而這個 App 的推出也是為瞭想通過線上辦理的方式讓大傢少跑腿。

盡管本意是好的,但是由於 App 要刷臉認證,而一旦認證通過,不僅能查詢名下房產,還可以辦理房產過戶。。。

中介在騙客戶以房屋查檔為由,在 App 上進行人臉認證後,轉手就把房子給賣瞭。也就是說,現在人們的人臉信息,在某些時候,已經是認證身份的一種方式瞭。顯然,我們對我們自己人臉信息的保護並不充分。各種渠道泄漏出來的人臉,一張 5 分錢、3 分錢…… 比白菜還不如。

所以,盡管人臉識別很方便,但世超覺得有些時候,禁用人臉識別,可以極大降低我們的風險並保護隱私。

在國外,美國的幾個地區之前就已經陸續頒佈瞭禁用人臉識別的法令。

在 2019 年一月,研究發現亞馬遜的人臉識別技術 Rekognition 在分辨女性面部和深色皮膚的面部時,系統會出現識別困難的情況。

這項研究還表示 Rekognition 在識別膚色較淺的男性時沒有失誤,但將女性誤認為男性的概率為 19% ,而將膚色較黑的女性誤認為男性的概率為 31% 。

你這個人臉識別政治不正確啊。。。

言歸正傳,如果真如研究所說,那麼在實際使用過程中就確實會有一定幾率把人給認錯,而一旦認錯人,之後的麻煩可就多瞭。。。

其實舊金山在 2019 年 5 月禁用瞭面部識別技術,而就在前兩天,馬薩諸塞州也投票通過瞭警察禁止使用面部識別的禁令。

波特蘭這個地方則直接一步到位,它在 9 月通過瞭一項禁令,它不僅禁止市政局使用該技術,私人公司和公共場所也不能使用面部識別。。。

而在我們國傢,在今年 10 月 21 日,就已經發佈瞭 《 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信息保護法 ( 草案 ) 》 ,其中第二節第二十九條是這麼寫的:

說白瞭就是敏感信息不能再隨便采集瞭。

之前一位法學博士出身的市民就因為不滿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強行用人臉信息做為入園條件,把動物園給告上瞭法庭,並最終勝訴。

動物園刷臉這起案件也被稱為 “ 人臉識別第一案 ” ▼

說白瞭,我隻是買票想要進去看看小動物而已,要我的人臉信息幹啥?

高鐵站要用人臉識別,是為瞭在實名制購票的基礎上增加安全性,基本上杜絕瞭黃牛票和假票的風險,這個大傢都能理解。

而你一個動物園也想要,這也太小題大做瞭吧?

之前手機號什麼的給你們也就忍瞭,現在連我長什麼樣你們都要嫖走,是不是有點過分瞭?

其實個人隱私這件事已經議論很久瞭,我們被越來越多的電話和短信騷擾,包括世超本人也經常收到垃圾郵件,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被扒的連底褲都不剩瞭。。。

再後來就到瞭人臉識別這茬,就是不希望曾經的經歷重演,所以我們才要更加慎重地對待我們的人臉信息。

在用瞭幾次人臉識別之後,世超確實會覺得我們離未來越來越近瞭,但當我們的個人隱私已經完全不受自己掌控的時候,那麼這樣還不如生活在過去。

Source: m.cnbet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