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之路九死一生

Airbnb成立於2008年8月,由佈萊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內森·佈萊查奇克(Nathan Blecharczyk)和喬·戈比亞(Joe Gebbia)在加州舊金山創立。當時,切斯基和戈比亞作為室友,剛剛一起搬到舊金山,不久後他們就想到瞭在他們的客廳裡放一個充氣床墊,把它變成床,並為借宿的人提供早餐。隨後切斯基的前室友佈萊查奇克也加入瞭他們的隊伍,擔任首席技術官。他們建立瞭一個網站,為那些無法在飽和市場中預訂酒店的人提供短期住房和早餐,稱之為AirBed&Breakfast,在2008年8月11日正式上線。2008年夏天,由於美國工業設計會議在舊金山舉辦,他們為參會者提供住所,終於迎來瞭自己的第一批客人。2009年1月,該公司從創業孵化器Y Combinator獲得瞭2萬美元的風險投資。2009年3月,該公司的名字被縮短為Airbnb.com,網站的內容也從空氣床和共享空間擴展到各種房產,包括整棟住宅和公寓、私人房間和其他房產。

2009年4月,該公司獲得瞭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的種子資金。2010年11月,他們在A輪融資中從Greylock Partners和紅杉資本獲得融資,並宣佈已經獲得瞭超過70萬個夜晚的訂單。2011年7月,該公司再次融資1.12億美元。2014年4月,TPG資本對該公司投資4.5億美元,使得Airbnb的估值約為100億美元。2015年6月,高瓴資本加入,Airbnb在E輪融資中獲得瞭15億美元的資金。2016年9月,Airbnb獲得瞭5.555億美元的融資,公司估值為300億美元。2017年3月,Airbnb融資10億美元。

但該公司多年以來一直回避公開市場,直到切斯基在今年1月表示計劃在今年完成IPO,隨後在3月底向美國證監會(SEC)提交瞭IPO文件,但疫情對全球旅行的影響取消瞭這些計劃。為瞭維持業務的正常運轉,該公司裁員四分之一,並裁掉非核心業務。2020年4月,還從私募股權公司Silver Lake和Sixth Street Partners獲得瞭新一輪10億美元的融資,但這一輪融資對Airbnb的估值打擊巨大,僅剩108億美元。最後在8月,Airbnb正式提交瞭招股說明書。

根據其招股書顯示,通過13年的發展,目前Airbnb已經遍佈全球220多個國傢和地區,有400多萬房東,接待瞭超過8.25億人次的旅客,並累計創造瞭超過1100億美元的收入。

機遇與挑戰並存的2020

2019年,Airbnb創造瞭380億美元的總預訂價值(“GBV”),比2018年的294億美元增長瞭29%,收入為48億美元,比2018年的37億美元增長瞭32%。在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9個月中,但受到全球疫情的重大影響,GBV為180億美元,同比下降39%,收入為25億美元,同比下降32%。凈虧損6.669億美元,是2019年前九個月虧損3.22億美元的兩倍多。

雖然商業模式的確受到瞭疫情的影響,但已經開始反彈,即使國際旅行有限,Airbnb也顯示出瞭它的韌性。根據招股書顯示,總夜數和預訂體驗數在2020年4月達到低谷,同比下降72%。從2020年4月到6月,預定穩步反彈,與去年同期相比,6月下降瞭21%。從2020年7月到9月,則保持穩定,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瞭約20%。

(來源:招股說明書)

今年第三季度,由於大幅削減開支,Airbnb實現瞭2.193億美元的利潤。而且2015年至2019年期間,隨著公司向媒體和交通等新領域擴張,建造瞭新的總部,並在銷售和營銷方面大舉投資,該公司的成本增長瞭5倍。由於已經在全球打響瞭知名度,它可以在品牌營銷上花更少的錢,甚至可以幾乎不花任何錢。Airbnb將其營銷預算削減瞭一半。2019年前9個月,該公司在銷售和營銷上花費瞭11.8億美元,而在2020年前9個月僅花費瞭5.45億美元。然而,第三季度的預訂量卻出現瞭反彈。該公司也沒有放過這一點,在招股書中強調:“我們的品牌在全球得到認可,‘Airbnb’在世界各地都被用作名詞和動詞。”

而在所有業務中,國內短途旅行顯示出的彈性更強,復蘇更迅速,而且預定的時間也更長。首席執行官切斯基周四在IPO前接受CNBC的Deirdre Bosa采訪時還表示,該平臺正在考慮改變旅行者的旅行計劃方式,因為對很多人來說都可以進行遠程工作。現在人們開始使用Airbnb,他們甚至都不知道目的地或日期,因為他們很靈活。我們都在放大,所以人們會說,‘我想去300英裡外的地方,你能給我看什麼?’”他說。“現在,我們將更多地投入到激發靈感的遊戲中,讓人們獲得完美的傢居體驗。”

華爾街也有分析師給出瞭積極的評級。Wolfe Research認為從長遠來看,Airbnb將會占據市場份額。“在我們看來,Airbnb已經成為一個標志性品牌,因為該公司徹底改變瞭旅遊業。我們認為,Airbnb將保持長期增長,並將在長期內從傳統住宿(酒店和其他租賃)中奪取市場份額。”

監管可能才是最大問題

雖然需求可以恢復,但Airbnb面臨的最大潛在風險是監管。

由於短期租賃帶來的管理混亂以及房屋周邊居民對噪音、派對和對房產價值的擔憂,包括歐洲、美國、日本和加拿大在內的很多國傢都出臺瞭相關規定,要求房東不得進行短期租賃或者要在相關部門進行登記。與此同時,一些政府官員表示,投資者通過Airbnb購買房屋出租,加劇瞭住房短缺和負擔能力。

該公司也在招股書中明確地將監管列為風險因素,並表示:“自2008年開始運營以來,法律和監管方面的發展一直在影響短期租賃和合租業務。酒店和與酒店相關的集團已經並將繼續進行各種遊說和政治努力,要求在地方和國傢司法管轄區對我們的業務實施更嚴格的監管。其他私人團體,如業主、房東、共管公寓和社區協會,已經通過合同或規定,聲稱禁止或限制短期租賃。”

此外,該公司也多次陷入有關種族歧視的爭議。2016年,公司面臨許多與種族主義有關的投訴,包括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一項研究顯示,房東普遍歧視那些名字顯示自己是黑人的客人。

Airbnb的確創造瞭歷史,改變瞭酒店行業,通過“共享房屋”這一新的概念,打破瞭陌生人之間的隔閡和桎梏,讓遊客可以體驗當地最真實的生活。但創新總是伴隨著爭議和挑戰,疫情沒有讓它倒下,在度過瞭歷史上最糟糕的八個月以後,Airbnb甚至可能探索出新的生存模式。未來之路必然道阻且長,但迎接挑戰可能才是戰勝不確定性的最好法則。

Source: m.cnbeta.com